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四百四十八章 争风吃醋

第四百四十八章 争风吃醋

    这家酒店新开张不久,客人不算太多。钱县丞一行调笑过女掌柜,继续向大堂里面走去,占了四张桌子,钱县丞一桌,衙役两桌,其余四人一桌,然后呼喊跑堂的小厮上酒菜。

    大堂里有个小台子,上面坐着位说书先生,正在唾沫横飞的讲着。在酒菜还没有上来的空当,众人下意识听了几句。

    啪!只见说书先生一拍木板,绘形绘色的讲道:“说时迟那时快!在刹那间,只见天降一道金光笼住了方青天,挡住了妖邪尚铭的法术。其后方青天大喝一声,翻身立在了紫禁城城墙上,顺势口吐一枚宝珠射向尚铭,眼瞅着只取那尚铭性命”

    钱县丞与众衙役听得目瞪口呆,怎么一段时间不在京城,方县尊从官员变成了神仙?那个妖邪尚铭难道是东厂提督尚公公?这个世界变化也太快了?

    旁边四人桌上窃窃私语,那叫牛头的护卫不满道:“厂卫一旦式微,这传言就越来越没谱,简直就成了谣言,传开的都是妖言惑众的东西!没有厂卫查禁妖言能行么?”

    但没有人答话,小公子和侍女的眼神都往柜台那边飘。冷不防小公子指着柜台上的女掌柜,对牛头道:“你上前去调戏她一番!”

    牛头吓了一跳,嗫喏着应道:“小人不会做调戏民女的事情”

    “不会就学着!”小公子不耐烦道:“没听过梁山好汉的故事么,那武松武都头怎么在快活林调戏妇女的?照学着就是!”

    牛头没奈何,立起身来走到柜台前。扶着柜台叫道:“你这里有好酒否?打两角来尝尝!”

    女掌柜答道:“奴家站在这儿只管算账收钱,不管打酒。客官若想好酒,且去吩咐跑堂小厮就是!”

    牛头暗自一咬牙。硬着头皮又叫道:“小娘子在此立着未免无趣,哥哥我喝酒也无趣。不如小娘子随哥哥过去一同喝酒解闷如何?”

    女掌柜白了一眼,只顾低头扒拉算盘珠子。她这种有点姿色的人在酒家抛头露面,难免遇到登徒子,生气是生不过来的,只当没听到就是。

    牛头回头看了看小公子,苦着脸隔着柜台伸出一只大手,就要去抓女掌柜。然而这女掌柜轻巧的扭动了一下,堪堪闪开禄山之爪。牛头再伸手去抓。女掌柜毫不费力的左闪右避,始终没有被碰到。

    三番五次的伸手之后,连女掌柜裙角都没摸到,饶是牛头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继续了。难道还能光天化日之下来一个饿虎扑食?

    故而他只能灰头土脸的回到位子上,在同桌人鄙视的目光里羞臊难当,连头都抬不起来。

    小公子撇撇嘴嘲笑道:“你说你连调戏民女都不会,难怪堂堂一个世袭锦衣卫军户只能当小卒子。”

    而后小公子大喇喇的起身,也来到柜台边上。拍着柜台叫道:“小爷我瞧这店风水不错,你开个价,我买了!”

    虽然说笑口迎客是店家的基本功,但女掌柜此刻终于也忍不住了。这伙人有完没完了?

    开店是相当操心的事情,需要应付方方面面三教九流。她不惜拿身子换来在这里开店,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图一个背靠大树好乘凉。有县衙照看着能省心不少。

    怎么偏偏事与愿违,第一天开业就有这么多不长眼的人?刚才明明已经暗示过与县衙有关系了。还吓不住闲杂人等?难道算命的骗了她,今天不是黄道吉日?

    女掌柜恼怒的抬起头。“奴家瞅这位公子人模狗样的,怎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店面卖与你,奴家去哪里过活?”

    小公子毫不在意的答道:“当然是连店带人一起卖了。”女掌柜怒极而笑,“那就明着说了,奴家不答应,客官休要再开口!”

    小公子轻笑几声,“这可由不得你。”又对身旁小侍女吩咐道:“你带她回位子上去,好生谈一谈!”

    女掌柜立刻对着大堂里钱县丞这边叫道:“你们大概都是县衙公门里的差爷,还有位面生的官老爷,这里朗朗乾坤下有人强买强卖,你们看到也不管管么!”

    有两个衙役抱了英雄救美的心思,就要站起来,却被钱县丞喝住了。“你们也不想想,那四个人是什么来头,管得了么!”

    众人一想,这四个人是大同镇守太监府送来同行的客人。大同镇守太监可是大名鼎鼎的汪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们小小衙役又哪里管得起汪太监的客人?

    小侍女上得前来,也伸手去拉女掌柜。但她一时不防,却被女掌柜挡开手腕,并反手推了一把,这叫小侍女连退三四步才稳住身形。

    小侍女急了眼,娇斥一声,摩拳擦掌的再次上前。脚下是裙裾不便行动,故而还是手上功夫,一个双耳灌风向女掌柜头上招呼过去。

    但女掌柜也不含糊,一个铁板桥倒身闪过,芊芊玉手忽然化为钢爪锁住了小侍女的手腕。你来我往几个回合,两个女子便手臂交缠在了一起。

    牛头这个名义上的护卫看得冷汗直流,暗自嘀咕道:“这全天下会武的女子怎的都叫自己遇上了?刚才这个女掌柜若是插自己的眼睛,自己还真防不住。”

    正当这时,门口有人大喝一声:“县衙捕快在此,放开手!不许动了!是谁叫人去报官的?”

    原来方才有个跑堂的小厮得了女掌柜眼色,跑到对面县衙去报官了,来得倒也不算太晚。

    女掌柜抬头一看,便叫屈道:“张总班头!民妇今日才开张,便有这许多捣乱的,不但调戏民妇还要强买强卖。你这总班头要给民妇做主!”

    原来是总班头张贵亲自到了,该积极的时候他绝不落后。他见状抬抬手道:“我可做不了你的主。今天正好是大老爷审案的日子,去公堂上叫大老爷直接做主罢!”

    “那就去公堂上说说理!”小公子很无所谓道。

    钱县丞这边众衙役看着热闹。直到张贵进来说了几句话后,顿时议论纷纷:“这狗日的张贵竟然成了总班头?看起来很受县尊大老爷重用。”

    钱县丞不说话,只冷笑连连,汪太监的客人是那么好审的么?只等着看方青天的笑话罢!

    此时方大知县正在公堂上坐着,所做的无外乎审案子、撒签子、打板子老三样。说句实在话,对于穿越者而言,坐堂审案这种事情一开始威风凛凛的新鲜感十足,但是时间长了后也就那样。

    不过职责所在,即便感到乏味了。方知县也不得不按时放告牌审案,如果积压太多,会影响到考核和口碑。比起京官来,这就是亲民官最身不由己之处。

    却说前一阵子是收夏税的时候,县衙主要工作重心都放在收税上,案子积累了不少,今日方应物便专门拿出时间来判案。

    他刚判了一上午案子,便见总班头张贵上了大堂禀报道:“对面酒店有人报官,说是调戏民女和强买强卖。”

    随后便引了五六个人上堂。方应物低头喝了几口茶,再抬起头来,赫然发现一双气鼓鼓的眼珠子瞪着自己。再细看,方应物惊吓的险些站了起来。这模样不是汪太监又是谁?

    又看看汪太监左右,敢情都是熟人,时常惦记起的孙小娘子(幽怨的目光)。以及两个锦衣卫军户牛头和马面(敬佩的目光)。

    视线又回到汪芷身上,方知县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心里忍不住吐槽道。这汪芷每次回京就不能提前说一声么?每每都是换着花样神出鬼没,突然出现吓人!

    至于另一边。则是泼辣的何娘子了方知县来回扫了几眼,事情大概经过就便自动脑补出来。

    肯定是汪芷悄悄潜回京城找自己,一不小心进了对面酒店,看到何娘子并联想到自己后吃起了飞醋,故意闹事给自己难堪。而何娘子不知道汪芷的来头,也不甘示弱的捍卫主权

    不得不说,方知县所脑补出的场景还是挺接近事实的。虽然方应物很想先把汪芷叫到旁边小室内谈话,但是现在却不能。

    公堂上知县大老爷的一举一动都是有讲究的,特别是在判案的时候。众目睽睽之下,最忌讳找人去私下里说话,传出去那必然就是徇私枉法了。

    方应物只能重重咳嗽一声,沉声道:“一点鸡毛蒜皮的事情,也要闹上公堂打官司,你们真当本县是闲得无事的父母官么?尔等趁早和解,彼此赔个礼,然后各自散去罢!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何娘子是个耳聪目明的女子,偷偷察言观色,忽然感到方大老爷的态度有点怪异,旁边那四个人绝对是老相识,不知道为什么叫方知县为难着。

    她便娉娉袅袅的上前道:“县尊大老爷所言极是,民妇细细想来,方才或许是开玩笑。只是民妇没受得起,一时惊惶报了官,所以民妇也有不是之处。如此宁愿撤了讼,不耽误大老爷的工夫了。”

    方应物心里赞了一声,这何娘子真是善解人意,该顺从时知道顺从,紧急之间想到的说辞也聪明!

    误会,全都是一场误会,原告都不闹了,事情自然也就没了。方知县便和颜悦色的对何娘子道:“既然你宽于待人,本官就成全了你的和解之意。”

    汪芷冷眼旁观,心里直嘀咕“狗男女”。

    此后方应物让众人散了,并安排方应石将汪芷等人悄悄带到县衙客舍里面。到了日头西坠时候,方知县结束了今天的工作,到客舍里去找汪芷。

    挥退了左右人,方应物很直白的问道:“你怎的回到京城了?”汪芷反问道:“笑话,我怎么就不能回来?”

    方应物自思这话问的确实欠妥当,又重新开口道:“你怎么又偷偷回到京城?”

    汪芷撇撇嘴道:“难道我回京一定要大张旗鼓、广而告之么?还是你心里有鬼?”

    又没说对话,方应物只得再次问道:“你突然回京城有何贵干?”汪芷回答的依旧很不配合:“又与你何干?”

    方应物有点抓狂,就这态度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凭借汪芷的性子,既然偷偷回京,那必然肯定有什么新的想法了。

    便仔细解释道:“不是质疑你什么,是因为你本来就不该回京,为长久之计你现在越低调越好!偷偷摸摸回京总不是正道,若被人发现徒然惹人注意,所以你老老实实在大同混几年再说!”

    生怕她听不明白,方应物又道:“你相信不相信?如果不是尚铭垮了,这次你肯定要身败名裂、死活不知?那肯定是千夫所指、落井下石的局面!

    就是所幸没有败事,但放眼整个宫里宫外,你身上又承担了不知多大的风险。难得现在是个消停时机,你要抓住机会淡化掉过去,千万不要再惹事!何况你岁数又不大,完全等得起。”

    汪芷回应道:“你是不是把我当成无知少女了?我心中自有主张,不劳你太操心了。”

    方应物瞪着汪芷,总觉得她这次回来,有什么地方和以前不一样。以前的汪太监总是从容自信,做事爽朗痛快,今天却有点小鸡肚肠、目光短浅

    汪芷被看得不自在,躲着方应物目光道:“说正事,县衙对面那处位置不错,暂时交给我如何?”

    方应物长叹一声,“汪芷啊汪芷,你原来可是个千金散去还复来的豪爽人物,怎的几天不见变成了这模样?一个破酒店你也和别人争!”

    汪芷忍不住呸了一声,“你想到哪里去了?你以为我会和那什么酒店娘子争风吃醋么?我当然是用处!本来想直接从何氏手里盘下,怎奈她竟然不给面子,你看着办罢!”

    方应物皱眉道:“你要那地方作甚?”

    汪芷答道:“西厂已经没了,我回京师总要找个不为人知的秘密据点。我看此处就不错,既没人想得到,又方便联系你。

    其实住在县衙官舍里也不错,但县衙里人多口杂不合适,想来想去还是去对面酒店两全其美。”(未完待续……)

    ps:不分两章了,合成一个大章节发了吧!继续求月票,助我上青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