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四百四十一章 京师之虎(上)

第四百四十一章 京师之虎(上)

    一时不慎“*于贼”的方大知县从县衙客舍里出来,慢慢的向内衙走去,在半道却迎头遇见了方应石。

    只听方应石道:“方才秋哥儿你在里头,我便先去了膳堂用饭,反正这儿已经是县衙里,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变故。只是饭后左等右等,却不见秋哥儿你回内衙,有些不放心便又来寻你。”

    方应物很有点儿悲愤的批评道:“下次不可如此疏忽大意!”

    两人一同向内衙走去,方应石又请求道:“听说那权阉尚铭被秋哥儿你斗倒了,所以不知能否将我那孩儿接回来?

    原来他当尚铭的干儿子,还能有荣华富贵可享,现在尚铭倒了,任由那孩儿流落在外、生死不明的,说不定要发卖为奴,我心里不好受。”

    方应物点点头:“这倒是个问题,你这想法也是人之常情。那尚铭宅邸已经被查封,这两天待我打听是谁负责抄家,再看看用什么法子。我会尽力而为!”

    回了内衙,方应物洗漱上床,平定一下心情后辗转反侧,重新思考起自己的打算。

    何娘子提点的不错,他越想越觉得万首辅本心并不是想力保戴缙,只是打算利用戴缙获得一个插手都察院事务的机会,最终目的还是安插自己人。

    也就是说,如果自己大张旗鼓的帮着李裕,显然又会直接得罪万首辅。自己这边过去与万首辅小矛盾不少,所幸有刘棉花面子照看,还能渐渐平安无事。

    现如今刘棉花不在京师,自己在万首辅眼皮底下还是悠着点好,为了眼前这点小利直接得罪首辅似乎并不划算,是不是在这件事上还是不要太积极了?

    万首辅毕竟不同于尚铭,为了汪芷必须要与尚铭死斗。那关系到自己的根本利益。可是对万首辅就是另一种情况,自己好像根本没必要为了只见过一次面的李裕去当炮灰。

    何况尚铭虽然看着强大,其实兴衰荣辱只在天子一念之间。而自己又有不对称的优势,只要自己挑逗起天子敏感的神经。尚铭立刻就要倒霉。但万首辅身份是一国宰相,根基比尚铭扎实的多,是不可能这样被闪击战打垮的,自己没法像对付尚铭那样打一场不对称战争。

    方应物又想起王越所言,那右副都御史李裕是得宠方士李孜省的同乡,并暗示李孜省会力挺自己同乡。

    所以即便没自己站台,那李中丞也未必不能成事啊方应物想来想去。最终决定还是只将何娘子的控诉提供给李裕,叫李裕自己去发挥。这样既帮到了李裕,又不必直接出面,免得平白往深里得罪别人。

    不过患得患失的方应物又担心。自己临阵退缩会不会叫李裕不满,从而在项成贤入都察院的问题上作祟?无论如何,总是要找一个合理的借口才好。

    忽然外面一声炸雷响起,方应物翻身坐起,躲开纷争的办法有了!

    在成化十七年七月中旬。京师忽然连日大雨,又加上西山水势顺流而下,导致城中尤其南城水涝严重,坏屋舍数百间,积水最深处达三尺之多。

    却说着京城地势乃是西北高南边低。原本在太宗文皇帝修建京城时,沿着地势修建了许多排水沟渠,遇到汛期时大水就沿着沟渠排到永定河等处。

    但六十年间生齿繁衍,京城人口不知翻了多少,从权贵到小民侵占沟渠、填土造地的事情屡见不鲜。结果导致沟渠淤塞不畅,一遇到汛期动辄涝灾,今年这次就是这样,只是闹得似乎更严重。

    前文介绍过,对天子而言最重要的三种情况就是军情、灾情、民变,如今辇彀之侧出了灾情,天子便立刻下诏,紧急调动工部、府县、京营,尽力疏浚沟渠放水。

    圣旨当前,工部街道厅、宛平县、大兴县、以及若干掌兵勋臣便分头督工,指挥军士和差役疏通沟渠。

    其中属于宛平县的片区在宣武门一带。知县方应物不畏雨水,亲临工程一线指挥,甚至身先士卒掘土挑担,古有大禹治水三国家门而不入,今有方知县五天不下工地只可惜这年头没有影像设备,方知县的光辉形象不能即时留存。

    娄天化打着伞偷偷摸摸来到工地上,拉住了正吆三喝四的方知县,悄声禀报道:“那个画师说了,现在外面总是下雨,无法当场作画,要等他回去画。只是还需另找个时间,临摹一下东主的脸庞。”

    方应物不放心,询问道:“那人行不行?画技能不能逼真?要工笔,不要写意的。还有,眼下京城里真没有搞所谓西洋画的?”

    娄天化拍着胸脯保证:“东主放心!此画师当初也是在宫中当过供奉的,专擅人物工笔,只是年纪大了想出来赚点养老钱,所以才离开了宫廷!”

    方应物正与娄天化闲谈,忽然听到有人暴喝一声:“累死累活的,不干了!”他们转头望去,却见不远处有几个军士丢下手里家什,气势汹汹的对周围人招呼着什么。

    却说朝廷这次紧急调集了大量京营军士充当劳力,方应物这边手底下就分到了几百个军士,再加上临时征发的县中差役,也才勉强够用。

    娄天化经验丰富,皱眉道:“这帮子骄兵又想聚众闹事了!东主要仔细应付!”

    方应物并没有慌张,镇静自若的问道:“你看他们为何要闹?”

    娄天化分析道:“具体不好确定,但根据以往的例子,不外乎三个理由。一是嫌弃工事太苦累,不愿意做了;二是想趁机吵着要点好处;三是有人在背后煽动勾连,故意与东主做对。”

    果然如同娄天化所料,有人带头叫嚷之后,陆陆续续又有两三百人丢下了工具,聚集在一起朝着方应物这边走过来。

    方知县带来了数十名县衙衙役,分散在各段充当监工,见状这些衙役也纷纷聚拢过来,将方知县护在中间——这倒让娄天化很惊奇,县衙衙役各怀心思的时候多,这般齐心的时候倒是少见,自家东主统治力还挺不错。

    ps:

    码字节奏错乱啊,继续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