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四百四十章 人有失足......

第四百四十章 人有失足......

    何娘子见方知县又坐了下来,便很殷勤的张罗着碗碟筷子,又重新上了碗茶。很献媚的笑道:“此地无酒,只得以茶代酒了,菜蔬也都是从膳堂借来烧的,还请大老爷不要嫌弃。”

    方应物眼神忍不住的在她身上打转,夏天就是夏天,这汗衫儿穿的真薄,从领口望进去隐隐约约的一片白花花,里面好像什么也没有穿的样子但他心里还是在琢磨正事,见何娘子准备完毕,赶紧问道:“你说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本官要听的是这个。”

    何娘子反问道:“大老爷上次说,有人想在都察院这里将事情闹大,而大老爷你不想看到这样。而这次不知道大老爷为什么想重新闹开,难道别人也忽然转了性子,不想闹大了?”

    方应物答道:“此一时也,彼一时也!当时那戴缙危如累卵,不用我闹也保不住位置,而别人想闹大当然别有居心;而现在戴缙投靠了别人,别人自然就不想闹大了,我就不得不闹一闹。”

    何娘子若有所思道:“能叫戴大人投靠的人,想必也是大人物了民妇总觉得,戴大人已经是个臭不可闻的人物了,而那位大人物先前还打算废掉戴大人,忽然转眼之间就收污纳垢,未免有点不可思议。

    想要力保一个千夫所指的人物,这很得不偿失罢?从你们官老爷的心性来说,思量事情不是都要算计得失吗?”

    方应物若有所悟,这何氏妇人说的好像有点道理。他不禁微微皱起眉头,深思一番。自己先前只从自己的角度考量了。却忘了站在万首辅角度错位思考。

    戴缙去投靠万首辅,但那万首辅就真心要收?难道说万首辅的本意并不是保住戴缙。而是为了掌握一个棋子?而且是进可攻、退可守的棋子。

    若别人放过戴缙,万首辅也不吃亏,戴缙除了紧紧抱住万首辅的大腿别无选择。平白得到一个掌院都御史为党羽,怎么看也不是坏事罢。

    反过来说,如果别人对戴缙穷追猛打,万首辅完全可以放弃这个棋子。甚至有可能是故意勾引别人去攻击戴缙,正所谓借刀杀人,毕竟万安当初就想废掉戴缙,让亲信取而代之。

    方应物想象了一下。如果戴缙肯听自己的劝告乖乖辞官,那李裕就要顺理成章的接任,万首辅什么好处也得不到。

    但如果有了万首辅的暗中撑腰,戴缙恋栈不去,那方应物这边少不得要使用一些激烈手段,万首辅便可以获得从中浑水摸鱼的机会。

    从这个角度看,就是一招欲擒故纵,不,应该叫欲纵故擒。史书上说。万安此人表面宽和却内心阴鸷,一个阴鸷的人想出这样的弯弯道道,确实是非常有可能的。

    想至此处,方应物忽然深有感触。做人还是要有一点原则比较好。戴缙这样三姓家奴式的人物,最终下场只能是沦落为受人摆弄的棋子了,万安就真敢相信他么?八成可能性还是拿来利用一番。

    看着方应物发呆半晌。何娘子提醒道:“饭菜要凉了”

    方应物放下杂乱心思,端起茶碗道:“你说的不错。倒是点醒了本官,不然险些有所疏忽了!便借此茶代酒为谢!”

    然后他仰头喝了一大口。忽觉腹中饥饿,便提起筷子吃起饭菜。不得不说,虽然这菜蔬都是寻常时蔬,但入口倒也别有一番清香。

    又吃了片刻,方应物忍不住称赞一声:“好手艺!”

    何娘子一直在旁边站着侍候,闻言便道:“民妇别无所长,就这两手做菜本事。所以想租用县衙外那处空余地方,开个酒家糊口,大老爷肯给个方便否?”

    方应物放下筷子,扭头道:“若你想糊口,本官可以把你安置到县衙膳堂里作厨娘。这样安稳又不必在外面抛头露面,正适合你们妇道人家,你意下如何?”

    何娘子又恳求道:“民妇还有一个幼弟亦想为他存点银子,以后供他读书考学,故而宁愿在外面抛头露面一些。”

    “等事情完结后再议罢。”方应物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又端起茶碗,喝了几口。县衙对面那地方是可是做生意的黄金地带,哪有这么容易许人的。

    突然之间,方知县感到身子有点热,按说眼下天色渐黑晚风习习,天气没有白天那么热了,所以身上这股热气感来的甚至莫名其妙。

    而且并没有热出汗,只是从身子内部涌出一阵阵的燥热,但又不是很难受,仿佛在冬天烤着火一般。最要命的是,方应物感到底下小兄弟悄然挺了起来,直直的戳着裤裆。

    这情形不对!方应物霍然站了起来,对何娘子质问道:“你下了什么东西?”

    何娘子嘻嘻两声,“大老爷不要惊着了,只是一点点祖传秘制药物,那事儿助兴用的”

    方应物愤然道:“你这妇人好生不地道,本官岂是一点药物就能乱性的人!你也太小看本官了!”

    说罢他深吸一口气,抬步便往外走,才走了两步,又觉得头晕,几乎要站立不稳。这时候何娘子忽然窜到前面来,展开双臂拦住了方应物。

    “让开!”方应物伸出手去,打算推开何氏。说时迟那时快,何娘子忽然也伸出了手,反而先发后至,攥住了方应物的手腕,另一只手掌也闪电般扣住了肩膀。

    不等方应物反应过来,便觉得一条胳膊又酸又麻,几乎抬不起来了。他正要开口,却见何娘子两只手很有节奏的一拉一扯,自己便站不稳了,一头倒向何娘子怀里。

    何娘子顺势将方应物揽住。在他耳边咯咯笑道:“好人儿,为什么要走?”

    方应物晕头晕脑的挣扎了几下。但手脚酸软没力气,实在挣扎不开。同时又感觉仿佛自己掉入了一张大网里。无论怎么扑腾也脱离不了,何娘子那略带丰腴的手臂和胸怀像是牢笼一般死死扣住了自己。

    再傻的人也明白点什么了,方应物像是另一个时空的外国佬似的,忍不住惊叫一声:“功夫?”

    绞缠在一起的方应物与何娘子互相使着劲,一个要冲破牢笼,一个要锁拿金鳌。不知不觉间,挪动到了里屋床边上,何娘子扭腰并伸出一只金莲拌在方应物腿后,然后抬起胳膊肘用巧力一顶。

    方应物又站不住了。下意识往后面一仰,重重的栽倒在硬邦邦的床铺上,摔得七仰八叉头冒金星,心内只想捶胸顿足。大意了大意了!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是百年身

    只以为这是个任由拿捏的弱女子,至多大胆泼辣中带着几分狡黠而已,谁知道如此深藏不露,居然还是练家子!为何自己怎么总是撞上这种不正常的女人!

    不等方应物在床上有所动作,何娘子按住床边一个跃起。像轻盈的燕子翻到床铺上,直接压住了妄图做最后反抗的方应物。

    被下了药的方知县要力气没力气(除了下面那话儿还在坚挺),要技术没技术,一番剧烈的近身擒拿练习之后。他实在斗不过对方,只能羞恼的大骂一声:“你这个贱人!”

    何娘子毕竟是女人家,闹过这一场。此时身上已然乱得钗横鬓乱、衣衫半敞。她脸对脸的骑弯腰在方应物身上,一边轻轻往方应物脸上喘着气。一边笑意吟吟的说:“你们男人不就最喜欢贱女人么?大老爷你可以喊,喊破喉咙也没关系。”

    喊人干什么?喊人进来看自己丢人现眼么?方应物眼神总是下意识的往白花花地方乱瞟。又恨自己不争气,使劲侧过头去懒得再看。

    何娘子又将方应物的头摆正了,捧着方应物的脸道:“县尊小哥哥,我看你们男人听西游故事时,都最喜欢听唐三藏被女妖精捉走的段子。奴家看你嫩皮白肉的就像个唐三藏,今天你演上一回唐三藏,奴家就是女妖精如何?”

    说是询问,其实也没征求方大知县的回答。此后她便低下头来,主动口对口的将香舌儿渡过来摆弄。

    方应物登时脑中一团火被点炸了,吮了几口便含糊不清的说:“就这点本事,没有别样的招式了么?”

    何娘子也含糊不清的答道:“别的招式也要县尊小哥哥来教。”同时向下面伸出手去

    半个时辰后,云收雨散,一对赤条条的人静静歇息,只不过依旧是何娘子趴在上面。

    等方应物缓过神来,咬牙道:“你这泼妇!简直毫无廉耻,就有没有一点贞洁心思?”

    何娘子抖着肩膀笑道:“什么贞洁,都是你们男人编出来糊弄女人的,奴家先前已经被骗了两次!当然奴家也不是人可尽夫的随便人,大老爷你要想让奴家就此守节,奴家听话就是。”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女人不要脸起来更是没有男人挡得住。方应物简直没法答话,又问道:“老实交底,你到底是什么人?”

    何娘子在方应物胸口画着圈子说:“大老爷在下躺好,请听奴家在上细细禀告奴家本是山东人氏,祖上和唐赛儿起过兵,父亲做过剪径的响马,但都殁去了。现今只有奴家带着幼弟流落到京师郊外。

    本来嫁了人要安生几年,谁想到去年夫君病得一命呜呼,夫家那边也不太容得下奴家姐弟,京师又没其他亲戚投靠,便只好想法子营生。故而受了奸人蛊惑,到你这青天衙门讨饭吃。”

    我靠!方应物半晌无语,这都什么身世啊,爷爷是反贼,父亲是强盗,难怪有点家传拳脚功夫。忍不住追问道:“你就如此自信能从我这里讨到好处?”

    何娘子抿嘴一笑:“谁让你是青天嘛,不管是真青天还是假青天,总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死要面子。奴家豁出去这张脸子不要,总能从你身上吃块肉下来不过居然能全都吃掉了,倒是意外之喜”

    方应物咬牙切齿的说:“你这泼妇倒是胆大妄为,强行倒采本官,也不怕传出去丢人现眼么!”

    “这么丢面子的事情,你们读书人好意思说得出去?你敢说出去,奴家就敢说你强暴民女,看别人肯相信谁。”

    士林后起之秀、一代县级青天方应物强暴民女?想到这里,方大知县顿时无可奈何。

    摊上这种事儿,男人在舆论上绝对是弱势。他方应物要是出去嚷嚷自己被何娘子下药强暴了,有谁肯信?只怕要反过来笑话他无廉无耻没羞没臊。

    方应物忽然坐起来,翻了脸道:“你没听说过破家的知县、灭门的令尹么!你这盗匪反贼的余孽,今日虽然冒犯了本官,但本官念在你身世可怜饶你无罪,事情便到此为止!”

    何娘子忽然迅速起身,方应物以为她又要动手,下意识紧紧护住要害,暗暗后悔起来,不该此时拿话激她。她要是丧心病狂与自己拼命可怎么办?自己这么金贵的一条命可不该是丢在这里的!

    却见何娘子翻起身跪在床上,抖着白花花的身子,颤悠悠的抱着方应物哭道:“奴家知道自己错了,怎奈走投无路别无他法,不然就要沦落京师街头,以后不是冻死就是饿死!请大老爷恕罪则个,奴家愿做牛做马报答!”

    看着这美貌小娘子说哭就真哭,方应物也只能哭笑不得,啪得拍了一下她的屁股蛋儿,“别闹了!县衙对面那块地方,让你去开店就是,只是嘴巴要严实点!”

    何娘子顿时破涕为笑,伸出小小舌尖舔了舔嘴唇道:“大老爷刚刚试过,难道奴家这樱桃小嘴儿不严实么?”

    方应物看着眼晕心跳,用莫大的毅力抬手道:“打住罢!你想要的已经给你了,今后本官还是离你远一点好。”

    这样聪明又敢将所有本钱发挥到极致的女人,实在是有点儿危险啊特别是还很能动手,以及身世实在复杂了点。

    何娘子见方应物没有继续的意思,便一边捡起衣裙套上身子,一边答道:“奴家还盘算着送一副大大的牌匾,写上扶危救困四个大字,送到县衙里呢!”

    方应物严词拒绝道:“免了!千万别!”(未完待续……)

    ps:  呃,写到现在才写完,凑成了个四千字大章节,算是补上昨天的吧!今天继续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