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四百三十九章 墙头草(下)

第四百三十九章 墙头草(下)

    听到首辅万安的名头,方应物真吃了一惊!谁都知道万首辅对都察院虎视眈眈,他方应物之所以低调处理都察院丑闻,就是为了不再给万安公然插手的机会。

    现在的内阁和首辅与后世还不太一样,内阁是内阁,外朝是外朝,虽然内阁已经位居外朝之上,开始有了宰相的影子,但还没发展到把外朝当下属的地步。

    纵然万安贵为首辅,想直接插手都察院也要寻找有利机会和借口,而不是想怎么插手就怎么插手。

    但是方应物却没有料到,先前对戴缙大张旗鼓喊打喊杀的万首辅居然会变了色,叫戴缙不许辞官?

    吃惊过后,在短短的几个瞬间,方应物从戴缙的话里立刻品出了几层意思。

    第一个意思就是,戴缙这个该杀的墙头草可能又投靠了首辅万安!当然也可能是万安主动勾引戴缙,结果两人一拍即合。

    无论是哪种过程,如今戴缙肯定投到了万安门下。道理很简单,戴缙说万安叫他不要辞官,所以他就不辞官,若非已经投靠过去,戴缙为什么要听从万安的安排?

    何况这戴缙本来就是毫无原则的人,以前投靠汪芷博取高位,上个月为了自保就能主动背叛汪芷并投奔尚铭,今天摇身一变成了万安走狗也不奇怪!

    方应物所品出的第二个意思就是,戴缙故意摆出了首辅万安的背景,为的就是警告自己不要对他乱来。

    大概这戴缙对自己还是存有畏惧感的,所以要拉出万安的大旗吓阻自己。要不然戴缙完全可以隐瞒这一点。让他方应物盲人摸象瞎琢磨!

    略略明白了戴缙的所思所想,方应物忍不住在心里大骂一句。此人简直就是三姓家奴!

    说实在的,方应物两世为人加起来活了这么些年。还真是头一次见到身带“三姓家奴”属性的人,戴大人当之无愧!如果过几天戴缙跑过来说要重新投靠汪太监,那也真不稀奇了。

    几年前他方应物初次进京时,见到过已故的锦衣卫指挥使万通,当时就觉得万通已经够无节操了;再后来,与刘棉花熟悉并拜了这个岳父后,他方应物就感到自己对节操下限的认识刷新了。

    今天这次拜访戴缙,又叫方应物感到,他再一次刷新了对节操下限的认识。有那么一瞬间。方应物深深的怀疑,自己要是在朝廷里呆的久了,自家的节操下限会不会也要被连连刷新?

    方应物一边想着,一边阴着脸问道:“那我就想问一问了,万首辅为何叫你不许辞官?他有什么好处?”

    戴缙非常坦诚的答道:“万首辅有党羽尹直在南京任礼部左侍郎,首辅欲召其还京师为臂助。

    不过当前首辅正在与刘次辅为内阁人选角力,暂时无暇他顾。所以万首辅叫我暂时不许辞官,以待他能腾出手来时,再运作那尹直为都御史。”

    尹直这个人。方应物也是有所知道的,在另一个时空历史上,也受万安援引入阁。难道上次万首辅企图插手都察院,就是想把尹直调过来担任都御史?

    不过听到这里。方应物忍不住又问道:“那你到时何去何从?”

    戴缙唏嘘叹息道:“到了那时,大概我要与尹直相换,到南京任职养老去。此生也就如此了!”

    方应物问话时,本来没指望戴缙会回答。更多的是一种站在道义立场上的责问。但却实在没想到,戴缙居然一五一十。将万首辅的意图透露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完全没有一点泄密后的内疚。

    对此他不能不叹服,做人能无耻到这个地步,实在是蔚为可观!刘棉花的无耻比起戴缙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事已至此,方应物无话可说。还能说什么?万安能让戴缙不失体面的去南京养老,只会劝戴缙辞官的他方应物又能做到什么?

    此时此刻,任何语言都是无力的,只能用行动来表示了。方应物不再说什么,起身离开了都察院,回到县衙。

    县衙就像是一个小社会,里面不止有百姓最熟悉的大堂,还有知县日常办公的后衙、知县居住的内衙、胥吏居住的官舍、客人居住的客舍、官吏吃饭的膳堂、监狱、仓库、土地庙等等。

    而今在县衙客舍里,就暂住着一位美貌小娘子,并由两位女牢子看守,她就是当初被东厂利用,差点陷方知县于不义的何氏小妇人了。

    县衙中颇有闲言碎语,这妇人当初撒赖打滚的险些在县衙闹出乱子,要不是生得一副好皮囊,能讨得大老爷心生怜惜?只怕早被丢到大牢里了!

    方应物回到县衙时,天色近黄昏,他想了想,改道去了客舍。而何氏娘子正在准备用饭,见了方应物进院,慌不迭的上前福了一福。方应物点点头,进屋挥了挥手,叫左右都退下。

    何氏娘子小心翼翼的给方知县倒了一碗水,低着眼睛怯生生的问道:“上次大老爷叫民妇检举东厂不法,民妇已经照做,现如今听说东厂太监已经被发落,那事情可以告一段落了罢?不知大老爷何时能放民妇出去?”

    方应物饶有兴趣的查看着小妇人神色,不知她这小可怜模样是不是装出来的?当初在县衙大堂上可是满地打滚抢地撞墙泼辣的很。口中答道:“检举过东厂,还有都察院,现在本官到此,就是叫你再准备一封文书,指向都察院的。”

    何氏娘子犹疑着说:“可是当初只有东厂的人来找过民妇,没直接和都察院老爷打过交道啊。”

    方应物大手一挥,“没有就编!你不是一直挺会编的么?编出点什么不难罢!”

    何氏娘子横着眼眸叫屈道:“民妇委屈死了,大老爷你目光如炬可曾发现民妇编过什么没有?当初那些混账话儿都是东厂那杀才教给民妇的,民妇只是照着说照着办,可不是自己编出来的!”

    方应物嘲笑道:“反正那柴东已经被打死了,随你怎么说也死无对证。”

    何氏娘子扁着嘴,轻轻叹口气答应道:“不管大老爷有什么吩咐,民妇一定照做就是。至于编得好不好,有用没有用,那可就管不到了。”

    不管有什么吩咐?方应物恍惚了一下,连忙收敛心神答道:“怎能没用?能当个由头重新挑起话题就可以了,依本官看来,编的越离奇越好,哪怕说那都察院赵御史想霸占你也行!”

    “大老爷你这是讨嘴上便宜么?”何氏娘子捂着嘴笑了几声,窈窕身形随之抖了抖,一时间颇有点春日里桃花迎风盛开的风情。

    收起笑声后,她又很好奇的问道:“大老爷当初不是说,叫奴家不要涉及都察院么?今次怎么又不同了?”

    方应物犹豫片刻,决定还是稍稍透露一下情况,也好让这何娘子心里有个底,万一有别人问话知道怎么答才算合适。“当初想叫都察院一位老大人安稳点,现在不同了,这位老大人投靠了别人,本官便想叫他不安稳了!”

    何娘子眼珠子滴溜溜转了转,“民妇总觉得这其中有不对呢”

    方知县奇道:“有什么不对?你这刁钻妇人能看得出什么不对来?说与本官听一听。”

    何娘子轻笑道:“大老爷刚从外面回来?想必尚未用膳,就在这用些粗茶淡饭,边吃边说可好?”

    方应物十分警惕的疑问道:“莫非你只是想找个借口骗本官不成?”

    何娘子撇撇嘴转过身子,赌气道:“反正民妇这都是没见识的妇道人家之言,大老爷你英明神武爱听不听。”

    方知县砰然拍案道:“老爷我就吃你这套,看你能说出个什么花来!吃个饭难道还能把本官吃了不成!”(未完待续

    ps:这段时间二十四小时订阅涨了100,多谢大家不离不弃!还请大家继续支持,多多订阅,这是吾辈没其他渠道写手的生命线!对了,还有月票,有了就投啊,过期作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