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四百三十八章 墙头草(上)

第四百三十八章 墙头草(上)

    方应物没有食言,到黄昏时候便换了便服,带着项成贤出县衙,号称要去见一见右副都御史李裕李中丞。

    项成贤有点小激动,边走边问道:“这是要去哪里会面?”方应物答道:“本省屠前辈的家里。”

    项大公子明白,方应物嘴里所说的这个屠前辈,自然是同为浙江人的右佥都御史屠滽屠大人了。屠滽兼具浙江人和都察院官员身份,在方应物与李中丞之间做个中间人很合适。

    当然,屠大人也不是没上进的心思,如果李中丞能进位都御史,那么他屠滽也可以顺理成章的从正四品佥都御使进位正三品副都御史。在朝廷里,一旦做到三品,那就算正式进入了高官行列。

    对此方应物是乐见其成的,一个还算熟的同乡,与自己父亲又没什么冲突,自然是升的越高越好,关键时候可以互为助力!而且方应物知道,屠滽是大有前途的人,在历史上也是做到了尚书级别的人物,搞好关系没坏处。

    屠大人不是有钱人,而且一直当风宪科道官,自我约束比较严,所以宅邸面积并不大,只与方家东院相当。

    故而屠大人只能在前堂待客,方应物见了屠滽便笑道:“屠前辈这回还真在家里待客?还以为又要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将晚辈引入花丛深处!”

    屠滽老脸一红。在上个月,挂名的左都御史王越想见方应物,却找他借了名帖,把方应物叫到了教坊分司胡同里。害的他见了方清之时好一通解释。

    又闲聊几句,屠家下人来禀报道:“有位李大人登门造访。”

    这就是右副都御史李裕李中丞来了。方应物和项成贤便随着屠滽一起出去迎接。

    宾主重新落座,便又开始寒暄。谈起了诗词,特别是点评了方应物的作品。这个过程叫项大公子感到极为无趣,几乎就要坐不住了。

    李中丞看项成贤十分眼生,又感到奇怪,今天是很私密的谈话,方应物为什么要带一个陌生人过来?便询问道:“此乃何人?”

    方应物趁机介绍道:“此乃下官的同乡,也是今科进士,现在太仆寺观政,尚未正式选官。下官斗胆将他举荐给老中丞。不知是否有幸选为御史?”

    李裕抚须沉吟片刻,答道:“选官乃是由吏部选,都察院不是铨政衙门。方大人你该去找吏部才是,对老夫说这个,只怕是拜错了庙门。”

    方应物接上话道:“说是这么说,但都察院若想指名要谁,吏部总该卖几分面子,反正两京十三道上百御史,也不差这一个两个的。”

    李中丞又答道:“那也要本院正官都御史出面才好说话。老夫只是副都御史,有何德何能可以对吏部发话讨人情?”

    方应物笑了笑,“明人不说暗话,下官听老中丞这话里意思。只要老中丞能当上都御史,就肯帮这个忙?是么?”

    李裕回应道:“国朝御史向来是从既年富力强又经验丰富的官员中选拔,让新科进士直接选为御史的先例很少。坐在什么位置说什么话。想破这个例,确实只有都御史才好去发话。”

    方应物点点头道:“下官晓得了。”

    话说到这里也就差不多了。屠滽在家里设下便宴,用粗茶淡饭招待了众人。所幸酒还不错。其实谈话能谈得来,吃喝就不是那么重要了,如此众人各自尽兴而归。

    辞别时,主人家屠滽很诚恳的对方应物道:“此次我若能更上一层,倒是因你而起,今天真是慢待了,改日再另行设宴款待。”

    到了次日,方应物把王英叫来,吩咐道:“你拿我的名帖去一趟都察院,与右都御史戴老爷约个时间见面。”王英本来是负责保管知县大印并盖印的,但方应物人手不太足便让他跑腿了。

    方应物约见戴缙,自然是要与戴大中丞再谈一谈,主题就是劝戴大中丞自己主动走人,这样也算全身而退,并且腾出位置,可谓是你好我好大家好。

    却说都察院位于西城,就在宛平县境内,来去还算便利。过了一个多时辰,眼看日头偏近中午,王英回来向方知县回话道:“我去了都察院,戴老爷不见我,也没有任何话传回来!”

    方应物闻言满腹狐疑,他之前没想到王英会吃个闭门羹,甚至连句话都没有捎回来。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戴缙躲着他!

    那么戴缙为什么要躲着他?想来想去,方应物只有一种猜测,戴大中丞大概是别有心思、恋栈不去了

    先前自己不想多面树敌,也不想被别人分散主要目标,所以集中精力在尚铭这边,对戴缙则是放了一马,甚至给了戴缙反正的机会。

    难道戴大中丞现在以为,尚铭倒台意味着事情已经结束,而他侥幸无事苟延残喘,便想试试看能不能赖在都御史位置上不走?不得不说,从戴缙的投机性格来看,方应物觉得这非常有可能

    戴缙这样做可就坏了先前的默契,此人当初只要能全身而退那简直是千肯万肯,官职是可以不要的,现在稍有缓和就又想贪得无厌保住官职?

    方应物心里不由得一阵厌烦!但他并不想把事情闹大,所以只想劝戴缙主动辞官,然后按照官场正常的升迁程序,李裕和屠滽能够各自递补上去。

    不然就像与尚铭斗法之前那样,闹得满城风雨时,别人借机大动干戈插手进来,事态就不受控制了。

    草草用过午膳,方应物便招呼方应石出县衙,他要亲自去都察院拜访,看戴缙到底见还是不见!

    方应物亲自到了,戴缙倒不好再给闭门羹,便把方知县请进了都御史大堂旁边的内室。

    方应物毫不客气,反客为主的责问道:“大中丞你未免过于贪心,已然保住了身家,还想保住官职不成?”

    这不像是一个六品知县对正二品掌院都御史所说的话,传出去实在要惊世骇俗。但在方应物眼里,戴缙是汪芷的前党羽小弟,自己是汪芷的情夫兼谋士,目前代替汪芷的在京话事人,从这个角度当然可以俯视戴缙。

    戴缙脸上挤出几分为难神色,慢条斯理的答道:“不是我不想辞官,实在是有人不让我辞官。”

    方应物皱眉道:“是谁?”戴缙故意叹口气道:“万首辅发过话,叫本官不许辞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