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四百二十六章 这个玩笑不好笑

第四百二十六章 这个玩笑不好笑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三天过去了宛平县知县方应物每日里很正常的处理民务、审问案件、应付差事。

    是的,这看起来是很正常的知县生活,没有半点寻常之处。但是放在现在这个情况下,就很不正常了。

    然后到第四天,终于有一封奏疏从宛平县县衙送到了通政司,顿时无数通政司官员和在这里抄邸报奏疏的各衙门书吏抢着先睹为快。

    只见得奏疏上写道:“前日有内廷敕书,迁城南报国寺往钟鼓楼原陈家店铺地方,改名为慈仁寺。如今地方勘察已毕,奈何县库无有多余银两修建,奏请圣意裁断。”

    所有看完奏疏的人在心里只冒出一个字,靠!满朝上下都在等着看方应物出手,他却竟然放了大家鸽子?

    或者很粗俗的说,朝廷诸公把裤子都脱了,他就给大家看这个?这不就是一封请皇帝拨发内库银子的奏疏么!

    此时寄居在方家的同乡老友项成贤忍不住了,他仗着和方应物熟,亲自跑到县衙去找方应物,只是今天凑巧方知县不在县衙,去了钟鼓楼那里。

    所幸距离不远,项大公子又跑了一趟,在一片残垣断壁之间看到了负手而立的方知县,边上还有几个工匠指指点点。

    项成贤一边扇风一边凑过去,对方应物问道:“方贤弟!数日不见,风采依旧!听说前日县衙出了事故,你就打算这样若无其事?”

    方应物笑道:“此事与你何干?你问这些作甚?”项成贤理直气壮的说:“为兄这是为你担忧!”

    方应物乜斜着眼一语道破天机:“依我看来。你是想从我口中套话,然后去当成独家谈资显摆卖弄罢?”

    项大公子脸不红心不跳的否认道:“吾辈岂是这样口风不紧的人!”

    方应物抬头远眺前方蓝天白云。悠然叹道:“生活中不只有勾心斗角,还有其他很多美好的事情,又何必时时刻刻的绳营狗苟?难道我受了点委屈,就一定要找朝廷告状么?”

    项成贤鄙视道:“装,接着装。”方应物反鄙视回去:“我都不急,你着什么急?真是那啥不急那啥急。”

    项成贤纳闷道:“这回你被别人毫无来由的欺负上门,难道你真想忍气吞声、息事宁人?我看这绝对不是你的做派,还是说你想等你那老丈人两三年后回了京。再君子报仇秋后算账?”

    其实在外人眼里,这次确实有点莫名其妙,都察院和东厂简直就是吃错药了一样。

    方应物高深莫测的说:“眼光要放高一点,视野要放大一点,不要只盯着眼前这一小点地方看。”

    项大公子表示不明觉厉。方应物便又问道:“若我真如你们这些看热闹的所愿,借着这次机会上奏疏猛烈弹劾他们,那么之后会怎样?”

    项成贤不假思索的答道:“必然招致强烈抵抗。毕竟那右都御使和东厂提督都不是软柿子。”

    方应物又问:“我与他们孰强孰弱?我有拳打戴缙、脚踢尚铭的本事么?我能一棒子将这两位打得不能翻身么?”

    “有点困难,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你似乎还是差了点。”项大公子继续答道。

    方应物最后问道:“那么我这个小小知县,还能有其他的手段么?”

    项成贤迟疑的说:“应当没有了罢?你这知县与他们比起来分量太轻了,可用的手段少之又少。”

    方应物露出孺子可教的神情,“所以说。我手里只有这么一个重量级的筹码,当然不能轻率地抛出去,浪费在非决定性的地方。一定要用在关键时候,起到致命一击的作用!

    还有,如果在缺乏足够实力、没有足够后手的情况下。先出招就等于是将主动权交给别人了,下面就只能被动的穷于应付。因而要沉住气。现在是他们着急的要解决问题,我又何必着急?

    谋定而后动方为上策!说不定他们为了息事宁人,会提出令我心动的优厚条件,我就此罢手也不是没可能。”

    项成贤质疑道:“你不动,他们也不动,事情说不定就渐渐平息了!你还怎么打出筹码?”

    方应物对此胸有成竹,“我方才说过,要将眼光要放高一点,视野要放大一点!着急的不只是戴缙尚铭之流,更还有别人着急,总会有人动的!

    比如,戴缙此人靠吹捧汪直上位,如今名声极坏,几乎不能服众,都察院里以清流自诩的诸君子能服气他么?这次出了这样大一个丑闻,很可能会叫戴缙直接下台,诸君子能不动心么?”

    项成贤恍然大悟,“你不是谋定而后动,你这是待价而沽!你手里攥着筹码,各方都有求到你之处!”

    “事情有无限种可能性,就连戴缙和尚铭之间的立场不见得都是一致的,我只需静观其变”方应物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谈,忽然话头一转问道:“你还在那个什么什么寺观政,没有正式选官罢?”

    项成贤非常不满的答道:“是太仆寺!你不要自恃清流就瞧不起别的衙门”

    方应物无视项大公子的情绪,仿佛自言自语道:“你说,我送你去当御史如何?”

    项大公子愣了愣,口不择言的叫道:“大哥!哥哥我管你叫大哥!”

    虽然只是七品,但御史在所有官职中,是非常特殊的,与给事中并称言官,清贵程度只次于词林官,是位卑权重的典范!

    一般情况下,只有表现好、口碑高的七品官比如大县知县、部主事之类才能转任御史,品级不变但同样被视为升迁!从进士直接选为御史的不敢说绝无仅有,但也是凤毛麟角!

    若进士选官直接当上御史,那就相当于少奋斗十年,关键是很有面子、非常荣耀,说出去都是吹嘘一辈子的资本,难怪对功名官运比较淡定的项大公子也失态了。

    看着脸红脖子粗的项大公子,方应物忽然“哈哈”一笑,“我只是与你说笑,你也当真么?”

    项成贤咬牙切齿道:“这个玩笑不好笑!我只当你是认真说的,若无下文,我就住在你家不走了!”

    PS:啊啊啊啊,一写到这种地方就要消耗大量脑细胞,先午睡去,起来继续抠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