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四百二十四章 以貌取人

第四百二十四章 以貌取人

    方应物被七八名衙役紧紧的围护在中间,而且被引导出怒火的民众目的也不是他,所以自然是安全无虞。

    但赵御史就没这个好处了,他带来的差役都是京城当地人,眼见父老乡亲冲了过来,根本无心阻挡。于是轻而易举就被愤怒的民众包围了,拳打脚踢几个回合,他就倒地不起了。

    方应物冷眼旁观,过了一会儿,他忽然大喝一声:“住手!”但百姓打得兴起,这声喝止毫无效果。

    方应物又喝道:“此地乃宛平县衙,本官乃宛平知县,你们真要本官陪着赵大人一起死么!”听到这话的人,手头不由自主的缓了缓。

    随即方应物身边的皂隶手持水火棍对着暴民一通乱打,硬是打开一条通道,叫方应物勉强挤到了赵御史旁边。随后宛平县衙役一边紧紧围住两名官员,一边向外驱赶百姓。

    方应物抬头看了看另一边,东厂番子柴东直挺挺的躺在柱子旁一动不动,血肉模糊的似乎已经不行了。

    又低头看着躺在地面上的赵御史,他的乌纱帽不知丢到了何处,同样披头散发血迹斑斑,眼睛肿的几乎睁不开,而且身上官袍破碎,露出了几段肥肉,不过已经被打得颜色发青。

    方应物又仔细看了看,见这赵大人尚有鼻息,人倒是还活着,就是伤情不轻,便貌似很遗憾的叹道:“赵大人你没有死啊,那边柴档头瞧着已经断气了。”

    赵御史此时已心死如灰。但猛然听到方应物这句话,顿时打了一个激灵。浑身汗毛直竖。他能感受得到,这方知县刚才只怕真的闪过一丝杀机!

    放纵愤怒的民众打死他这个巡城御史,会有什么后果?这是前所未有的破天荒事件,必然要让朝廷雷霆震怒,进行最彻底的清查,所有企图掩盖的人都会被九天神雷劈的粉身碎骨!

    首先要追查责任是属于谁的?想来想去无论怎么查,也是他巡城御史赵文焕和东厂役头柴东联手陷害方应物在先,这才激怒了围观民众!

    为什么会有大量民众聚集在现场?也是他赵文焕下令打开县衙大门。所以才导致民众旁观,进而引发了民变!

    总而言之,那时候最大的责任是两个死人的错,仿佛是死有余辜!

    宛平县有多大责任?不要忘了,是他这个巡城御史临时借用了宛平县大堂,是这里的临时最高官员,方应物只是个被勘察的被告。不能正常履行知县职责,可以把责任直接推掉大半!

    所以赵御史意识到,方应物要再狠辣一点,完全可以让他立刻死掉!当然,就算他不死,今天这起事故也不小了。堂堂的东厂役头被殴打毙命,钦差体制的出巡御史被殴成重伤,这足够骇人听闻了。

    赵御史费尽全身所有力气,将眼皮睁开一条细缝,对居高临下的方知县道:“你这样对付本官。何至于此”

    方应物傲然道:“你算个什么东西,值当本官来对付你?”

    赵御史一时间惘然不已这方应物到底是于心不忍、兔死狐悲。不想看到同朝为官的自己活生生被打死,还是因为担心一位御史被打死后,局面彻底失控,所以才拦住百姓救下了自己?

    县衙大堂一片狼藉,自从方应物上任以后,县衙真是事故不断。前些日子,被永平伯纵容军士砸了县衙大门和前庭,今天又被民变把大堂给冲乱了。

    方应物正在指挥善后事宜时,张贵悄然出现并低声禀报道:“已经遵照吩咐,给了他一百两银子,让他暂避到外地,五年内不要回京城。”

    “嗯。”方应物点点头,指了指地上的两人又吩咐道:“找两具担架来,抬着这两人送回去,活着的送到都察院去,死了的送回东厂去!”

    张贵请示道:“怎么送?”方应物冷笑道:“自然是大张旗鼓的送,宁可多绕几圈,就当是游街示众!”

    张贵心中一凛,答应道:“是!”同时在心里头盘算几句,这个活计还是安排别人罢,自己就不要亲自去了!

    县衙差役继续打扫大堂,先将两个丧门星先抬到了院外去。方应物继续与张贵说话,忽然听到有人轻呼一声“啊也”。

    方知县抬眼望去,却见四个衙役正在搬开沉重的公案,然后在公案下面发现了一个躲藏在这里的人,只不过先前有桌布当着,一直没被发现。

    再细看,这人不是告状的何氏妇人又是谁?方应物哑然失笑,刚才乱子一闹了起来,焦点都在柴东和赵文焕两人身上,倒是把这泼妇给忘了。却没想到她竟然无声无息的躲到了那里,并安安全全的乱中保身,小人物的生存智慧不可小看啊。

    衙役将何氏妇人抬了过来,却见她也闭目不醒,不知道是被刚才的骚乱吓到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正好有人提着一桶水洒扫,张贵见状顺手将桶接了过来,把一桶水全都泼在了这何氏妇人的脸上。他今天不知道已经是第几次干这种活了,熟练得很。

    这何氏妇人猛地坐了起来,下意识胡乱抹了几把脸,同时被水呛得连连咳嗽。

    周围衙役快活的哄笑几声,她这昏迷显然是装的,但众人很快就停住了笑声,愕然的瞅着何氏妇人,连宠辱不惊的方知县也瞪大了眼,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原本蓬头垢面、不修边幅、满脸尘土的妇人被泼上水并抹了几把脸后,虽然一时不能彻底清洗干净,但也隐隐约约现出一张白皙、娇嫩、如花似玉的脸庞,看着年纪也不过二十出头。

    而且一桶水泼下去。不但泼到了她脸上,还打湿了她半身。在破烂宽大的袄子遮掩下。若隐若现的凸显出一道诱人的贴身曲线。

    一句话,眨眼之间丑小鸭突然变成了白天鹅方应物错愕不已,久久无语。

    他一开始就对这这撒赖打滚的泼妇存了厌恶之感,再加上她那比要饭乞丐强不了多少的肮脏样子,直接把这泼妇脑补成了更年期失调的中年大妈,看都懒得多看一眼。

    谁料到那个令人作呕的外表下,竟然是一个很美貌的小少妇。方知县忽然想起一句话,圣贤曰“以貌取人。失之子羽”,果然是至理名言。

    正在众人集体愣神的当儿,这何氏娘子忽然一个侧身,直接跪在了某县尊身前,并紧紧抱着某县尊的大腿,泪花闪闪的苦苦哀求道:“民妇知罪了,求大老爷饶过一遭!都是别人逼着民妇来的。民妇愿将功赎罪,帮着大老爷反告回去!”

    不得不说,一个乞丐模样的泼妇和一个标致美人都抱着大腿哀求,两者相比较,效果是绝对不一样的换成之前,方应物早就一脚甩开踢飞了。但现在竟然挪不动脚。

    更令方知县心动的是,何娘子愿意主动帮他。这点很重要,如果有这样的关键证人帮着自己指控东厂和都察院,极其有利于后面的事态发展。

    不然自己空口白话的去指责东厂和都察院对付自己,总差点什么。有这么一个本来是对方阵营的重要角色突然反戈一击。自己就游刃有余轻松愉快了。

    不过也不是没有问题,旁边这么多人看着。自己要是轻而易举的就姑息了何氏,未免有损县尊大老爷的威严,传出去还以为自己多么好色和耳朵软。

    需要一个台阶啊,方应物心里暗叹道。此刻总班头张贵心有灵犀的靠近了方知县,劝道:“大老爷!小的去打探过何氏底细,她家里状况确实可怜,被抢去田地和丈夫亡故都是有的。

    她被逼迫着来宛平县告刁状也是孤苦无依之下的无奈,一个无权无势的小寡妇如何能拒绝得了虎狼,何况也是为了生计,所以主要罪责也不在于她。

    既然此时她肯迷途知返,帮着大老爷澄清事情,那么依小的看,大老爷就宽宏大量饶她一次罢!”

    方知县很稳重的沉吟片刻,然后点点头道:“张差役此言有理,本官就纳你之言,叫她将功赎罪!”

    张贵几乎要泪流满面,三番五次的揣摩出错后,他终于能跟上大老爷的思路了,回想起历程辛酸,可谓虽九死而不悔矣。

    周围一干衙役啧啧称羡,难怪人家张贵能当总班头,这揣摩功夫炉火纯青了,刚才别人怎么就没反应过来!

    何氏娘子连声道:“多谢大老爷不罪之恩!”不过仍然紧紧抱着某县尊大腿,还有越抱越紧之势。

    靠,都快抱到大腿根了!方应物面上仍然不动声色的问道:“你还有什么话说?”

    何氏娘子梨花带雨的哭诉道:“民妇今后生计无着,又不敢返回东边去,恳请大老爷给一条活路!不然往后只有死路了。”

    方应物皱眉道:“你要什么活路?”

    何氏娘子擦了擦泪水道:“县衙门前沿街有处闲置空院,听说是县衙公产,本来用作班房的。民妇想在此置办酒店,以此维持生计,并愿缴纳租银,县库也可多些入账。”

    方应物惊愕道:“你这小娘,在县衙大门外蹲了几天,倒是把周边观察的一清二楚啊,等事后再说!”

    此后方应物又从女牢里喊来两个女牢头,看管这何氏娘子去了县衙官舍,在此暂住等待。

    张贵又凑近方应物道:“其实此女很聪明,很善于利用形势。话说她到县衙告状那天带来的幼儿其实不是她的儿女,只是借用了一天,告完状当天就还回去了。”

    方应物哑然失笑,“有点意思,她从头到尾也没有说这是她自家儿女罢?只是我们都下意识的以为这是孤儿寡母。”

    PS:今天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