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四百一十章 难言之隐(上)

第四百一十章 难言之隐(上)

    该说的都说完了,汪芷看了看夜色,便甩开方应物的纠缠,很认真的辞别道:“我是昨日悄悄从宣府潜回京城,并不能在京城公然露面,也不便久留,因而明日又要悄悄出城去宣府。

    如今在这偌大的京城里,真正可以信任的人只有你了,但愿你终究不会做忘情负义之人。”

    方应物嘿嘿一笑,还嘴道:“这话不太对罢?怎么可能只有我?我可是被王越老大人请到这里的,还是受了你的指使,难道你能不信任王老大人么?从这点看,你大概更信任王老大人,可怜小生还不知排在哪里。”

    汪芷露出恨铁不成钢的神情,“你好歹也是做知县的人了,怎的连这个都参不透?在你面前,我自然说可信任之人只有你了;而在王越面前,我当然要说可信任之人只有他王越了!你要连这都理解不了,趁早回家种地去罢!”

    “好罢算你有理。”方应物只能苦笑,汪芷斗嘴技术见长啊,这是跟谁学的?

    这间临水厅堂隐蔽性不过好,远处隐隐约约还有人影,实在不可能做少儿不宜的游戏,所以方应物没有什么得寸进尺的指望,彼此告辞之后只能目送汪芷离开了。

    不过汪芷走到门口时,忽然回头道:“天亮之前城门不开,时间还早,你陪我在街头散步消遣如何?”方应物站起身来答应道:“如你所愿。”

    两人并肩出了小院,方应物摆手让方应石不要过来打扰。不过又走了几步,各种衣香鬓影纸醉金迷出现在眼前。方应物这才意识到,原来王越把他请到了花街柳巷里面。刚才却忘了身处何方。

    这个不拘小节的浪荡老不修!方应物暗骂一句,不过看汪芷倒是不尴尬。反而饶有兴趣的东张西望。

    方应物拍了拍汪芷的肩膀,很正人君子的说:“走罢,庸俗脂粉倚门卖笑而已,没甚好看的!你今晚若无处可去,去县衙客舍安置一晚也可,保证不外泄行迹。”

    汪芷无可无不可,只管跟着方应物走。方应物看街上有点车如流水马如龙的意思,有点担心被别人认出来。他可不想闹出方青天原来也**之类的新闻事故,便将帽子往下压了压。一路上小心翼翼的擦着墙根走,专拣那阴影重的地方钻。

    眼看就要走出这一片胡同,忽然听到有人在不远处大呼小叫:“嘿!嘿!嘿!方贤弟!”

    方应物皱眉抬头,入眼处好死不死的赫然是项成贤项大公子,他的旁边就是大舅哥刘公子了。

    此刻项大公子与刘公子貌似很是熟络了,不得不说,项大公子确实很有亲和力,交朋友向来很快。

    方应物愣了愣,不知道怎么答话时。就听到项成贤对刘枫笑道:“你瞧瞧,我说的如何?方贤弟其实矫情的很,嘴上一本正经的说不要不要,实际上还是管不住的跑过来了我们南方那边都说这叫名士风流。”

    前有正房大舅哥。后有小情人,此乃死地也方应物黑着脸说:“我这是有重要事情!现在要离开了,告辞!”

    “慢着慢着!”项成贤拦住了方应物:“既来之则安之。你来都来了,不如一起同乐!算起来你我也很久没有一起吃花酒。我都快忘了上次是什么时候了。”

    方应物继续黑着脸拒绝道:“别闹!你自己去罢,我这边还有客人要送!”

    一直在旁边没有说话的汪芷突然开口道:“今夜左右无事。不妨一起玩乐,以全你们兄弟情谊。”

    方应物愕然回首,却见汪芷饶有兴趣、跃跃欲试,真想劈头盖脸的骂一句:风月场的事情,你一个女人或者太监凑什么热闹?

    项成贤大笑几声,“这位贤弟说的不错!方贤弟你还摆什么知县大老爷架子?难道我们几位会把你身份泄露出去么?”

    方应物没奈何,只能跟着众人一起去,不过仍然不情不愿磨磨蹭蹭的走在最后面。趁个机会对汪芷耳语道:“你意欲何为?”

    汪芷笑吟吟的看着前方答道:“我长到这么大,从来没亲眼见过风流名士的风采,今晚想见识见识。再说你们这不拘于礼的兄弟友情也很叫我眼热,亦是从来没有感受到过的,今晚就算我一个。”

    方应物嗤声道:“你真是穷极无聊。”

    项成贤对汪芷也很感兴趣,能与方应物忽然一同出现的人物想必也不是普通人,只可惜他什么也没问出来。

    这边是刚刚建起的教坊分司胡同,各家生意都很红火。又走了几步,项大公子东张西望几下,指着一处门面道:“这家貌似不错!门口的小厮也是面熟的,想必也是从东城搬来的。”

    其他三人跟着项成贤进门,上了大堂便见有老鸨子迎上来,请四人围着八仙桌坐下,站在旁边陪话道:“几位可都是稀客,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项成贤摆手道:“客套话不必讲了,你们这里还有空闲地方么?”

    老鸨捂着嘴笑了笑,“几位公子可是来迟了,眼下只剩了一栋楼闲着,这价钱是本院里最贵的”

    一直在牵头的项成贤闻言纠结起来,这种地方本来就不便宜,最贵的房间厅堂那还不知道是什么大价钱

    这时汪芷啪的一拍桌子,亮出一锭明晃晃的小金锞子,对着老鸨子喝道:“休要啰嗦,地方我们要了,速速去打扫干净!”

    项成贤愕然片刻,随后对着汪芷竖了竖大拇指,“这位汪朋友当真豪气干云,在下佩服!”

    这时旁边不远处忽然也有个公子哥叫道:“徐老鸨!那万花楼可还闲着么?我今晚要借地方招待朋友!”

    不过老鸨子没有离开,仍对方应物等人陪着笑说:“我们这个万花楼并非有钱就能进得,从不招待无名之辈,故而才时常空闲,还请几位公子先报上大名来历”

    项成贤极其不悦,啪得合起扇子,指着徐老鸨斥道:“你这老鸨子好生狗眼看人低么?难道那边是有名人物,我们就是无名之辈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