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四百零八章 令人心寒!

第四百零八章 令人心寒!

    方应物从来没想到过,他竟然能发出如此尖利的叫声,正如他从来没想到过,真正的惊悚不是见到了鬼,而是见到了人。

    换句话说,方应物在这一瞬间,突然体验到了与有夫之妇偷情却被对方丈夫抓现行的感觉。

    一开始以为是屠滽要见他,却不料是王越在这里等着,当他以为是王越要找他谈话,却更没料到汪芷突然出现!

    王越老大人忽然放声大笑,冉冉长须很欢快的抖动着,他拿起筷子敲击案几,很有节奏的唱起了自制酒歌:

    “我放歌,君进酒,酒到莫停手!聊宽锦绣肠,小试谈天口,一饮三百杯,再饮五六斗!胃中不平气,散作风雷吼,今尹海静之,曾在君王殿前走!

    君进酒,听我歌,等闲莫负金叵罗!闲日少,忙日多,古来豪杰俱消磨!百岁光阴一掷梭,人生不饮将如何?”

    方应物很仇视的瞥了一眼王越,这歌很不合时宜好不好?王越无视方应物的仇视,提着酒壶,起身晃晃悠悠的出了厅堂,消失在夜幕中。

    方应物再看那边,用很俗气的词来形容,汪芷此刻简直就是杏眼圆睁、柳眉倒竖、银牙紧咬,仿佛还听得见“咯吱咯吱”的声音。

    方应物毛骨悚然,咬牙切齿如此狠,难道汪芷要吃人么?然后却见汪芷脚踩着屏风走了出来,这才意识到“咯吱咯吱”声音是踩屏风的声音,不是汪芷咬牙的声音。

    如此他稍稍松了口气,便很明知故问的说:“厂督你不是去了宣大监军么?什么时候回得京城?”

    汪太监脸色极其愤激,厉声喝骂道:“不回京城,如何能看得到你的丑恶嘴脸?我扪心自问,那点对不起你?将心比心的恩情,难道换来的就是你一封弹劾奏疏么?难怪俗语云,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尽是读书人!真是令人心寒。令人心寒!”

    方应物拱拱手道:“请听我”

    汪芷此时激动无比,哪里有心思听方应物狡辩?事实俱在也没什么可狡辩的。“好!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肯定说自己有苦衷,说自己实在无奈!

    可是你若为了自保,落井下石也就罢了,世间反复无常之人屡见不鲜,读书人换脸如翻书也不差你一个。但你却还大言不惭的鼓动别人。若非亲耳听到简直不敢相信,真真是无耻之尤!”

    方应物耐着性子听汪芷骂完,再次开口道:“在你眼里,我就是这种翻脸无情、忘恩负义的人么?还需要你躲在屏风后面偷偷监视么?”

    汪芷冷笑几声讽刺道:“这需要我确认么?你的言行难道不能表明你不是这种人?”

    方应物摇摇头,转身道:“那就没甚可说的了,告辞!”汪芷上前几步抓住方应物的衣领继续骂道:“混账!回来把话说清楚!”

    “呵呵呵呵。”方应物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汪芷今夜非常暴躁。看什么都极其不顺眼,又指着方应物喝道:“住嘴!我最讨厌别人这样笑!”

    方应物回过头来后注视几眼,却见汪芷紧抿着嘴,表情十分僵硬,好像强忍着什么似的。再细看,他像是发现了新大陆,惊讶道:“你的竟然哭了?”

    汪芷闻言仿佛像是打开了闸的洪水。泪珠源源不断的涌出,沿着脸庞一直摔到地面上。

    但并没有伴随着抽泣或者哽咽的声音,汪芷的神情也很木然而无动于衷,仿佛眼泪是与她完全无关的东西,只是借了眼眶作为管道流出来而已。

    这就是哀莫过于心死?方应物很不严肃的冒出这个念头。她这样没有来历跟脚,似乎也没有未来,短短时间里众叛亲离四面楚歌,此时此刻一定非常孤独罢?

    方应物轻轻拍了拍汪芷的肩膀。叹口气劝道:“好了,好了,不要哭了。你不明白物极必反的道理么?正所谓置之死地而后生,破釜沉舟也未尝不可。”

    汪芷扭动了几下身躯,甩开了方应物的手,不过倒是没有开骂了。

    方应物边想边说:“按照正常过程,我可以断定。你完蛋几乎是必然的了,没人救得了你,所以只能从另一个角度着手了。

    我刚才确实是要劝王越老大人变一变的,比如高调结交东厂提督尚铭。然后也学我上奏疏弹劾你。”

    汪芷忍不住闷声问道:“这是为何?”

    “你是西厂,尚铭是东厂,是陛下厂卫里的左膀右臂,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合适人选。你想过这次为什么你危险了?归根结底是让陛下不太放心的缘故!

    那么换一个角度看,现在右都御使戴缙投靠了尚铭,提督京营王越老大人也向尚铭示好,锦衣卫万通与尚铭勾结听说陛下最宠信的方士李孜省也与尚铭交好——我接下来就打算弹劾尚铭内外勾结,把这个消息捅出去。

    这样的尚铭,与之前的你有什么不同?与此同时你四面楚歌人人喊打,成了孤臣孽子,陛下起码会减去一部分疑心吧?此消彼长,转机或许就在其中。”

    汪芷不知为什么,看着冥思苦想为她筹谋的方应物,心情豁然开朗起来,之后疑问道:“这能成么?”

    方应物如实答道:“如果成功,你就能渡过这一关,若不成功,那你继续完蛋,没什么变化。所以无论如何,我觉得有必要试试看,不试连成功的可能都不会有!”

    汪芷忽然想到什么,冷哼一声:“所以你就可以痛痛快快的上疏骂我,还能劝说别人痛痛快快的上疏骂我,而我只能忍气吞声,任由你们诋毁辱骂?

    若事情成了,我还要领你的情,如果事情不成,我真完蛋了,那你们都是上书弹劾过我的人,自然都不会被牵连到,还能立起声望,堪称是左右逢源。是也不是?”

    方应物大怒道:“你什么胡话?这是我呕心沥血为你想出的破解困境之道,你却如此妄加揣测,真是令人心寒!令人心寒”

    “呵呵呵呵。”汪芷今天第一次笑了。方应物不满道:“别笑了,我最讨厌这样笑!”

    PS:这章从一开始写来写去就写不满意,刚才临更新时又忍不住修改,改完一看过了预定更新时间半小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