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三百九十九章 没文化真可怕(上)

第三百九十九章 没文化真可怕(上)

    天色蒙蒙亮,几声梆子响起,宛平县县衙仿佛从沉睡中惊醒过来。一片有序的骚动过后,大小胥吏上堂参见知县,然后各自做各自的公事去。

    今天是审案日,对父母官们而言堪称是最忙最累的日子,即便有刑房和师爷帮忙把关筛选,但仍然有很多案件需要知县耗费心神的当堂过问。

    同时这也是最考验知县临机能力、专业素质的时候,当然也是最好的塑造公众形象、传播口碑的时机之一。

    一般百姓接触不到高高在上的知县大老爷,也看不到知县大老爷日常所作所为,只能通过半公开的公堂审案来窥其全豹。所以,几乎所有青天的传说都是从公堂断案这个窗口开始的。

    今日宛平县方知县接受了胥吏参拜之后,似乎有点心不在焉,没有长篇大论的讲话训诫,只是挥挥手便让大家散了。

    然后方知县就坐在公堂上面发呆,旁边刑房书吏抱着案卷提醒道:“大老爷?大老爷?案卷在此,原告被告大抵也都在堂下候着了,可否开始断案?”

    “哦,哦!”方知县回过神来,伸脖子望了望堂外,果然看见院中跪了一地百姓,都是今日这些案子的原告被告,得了传唤便在今日来县衙候审。

    “叫百姓们都起身!”方知县再次很仁慈的发话,又道:“不过暂时不审案,还要等等。”

    刑房书吏莫名其妙,不明白为什么县尊大老爷宁可坐在公堂上浪费时间发呆,也不肯开始审理案件。

    天色逐渐从蒙蒙亮变成了旭日东升,又从旭日东升逐渐向西移动,眼看辰时就要结束。半个上午已经过去了。

    此时宛平县衙看起来十分不正常,大堂外面站着一大片不明所以的原告被告,交头接耳叽叽喳喳的也没人管。

    大堂里当值衙役列作两排相对而立,个个拄着水火棍打瞌睡,公案旁边的书吏则是有一搭没一搭的乱翻着小案上的状词案卷。

    至于知县大老爷还能神采奕奕。只是一直扯着脖子向外看,也不知道望穿秋水的等着什么。

    忽然有前面门禁连滚带爬的上了公堂门外的月台,口中胡乱嚷嚷着:“来了,来了!”

    公堂里的宁静气氛瞬间被打破了,自视为知县心腹的张贵张班头见着门禁实在不像个样子,主动站在门边呵斥道:“王老三!把话说清楚些!什么来了来了的?”

    那门禁叫道:“永平伯来了来了!浑身朝服冠带的。就在大门外面!”

    永平伯?公堂里大小胥吏齐齐一惊,堂外百姓也停住了窃窃私语,一起注视公堂这边。

    忽的又见到钱县丞窜了进来,慌慌张张的叫道:“如何是好?如何是好?还请方县尊赶紧去前面阻一阻,不然新修到一半的大门就白白浪费了!”

    方应物似笑非笑的反问道:“钱大人为何不去?”

    钱县丞答道:“县衙以方大人最尊,本官职小位卑。何德何能可以代表县衙与永平伯周旋?”

    张贵张班头扫了一眼知县大老爷,举起水火棍虚张声势的喊道:“啊呀呀!县衙大门才修了一半,这永平伯又欺负上门了!兄弟们跟我冲!”

    随后张班头又殷勤的问道:“大老爷是不是要避一避?小的护送大老爷去后衙!”

    “胡说什么!”方知县拍案大喝一声,扔下签子下令道:“张贵!你去大门外将永平伯捉拿进来!”

    张贵脸色立刻苦得皱成一团,嗫喏道:“大老爷明鉴,小的虽不惜此身,刀山火海也敢去。但实在没这个捉拿永平伯的本事啊。”

    方应物又喝道:“你怕什么?那永平伯不会大闹。还不速速去拿人!”

    张贵愣了愣,大老爷这明显是话中有话,看到方知县的镇静模样,张班头鼓足了勇气,拣了签子便出门“拿”人去。

    方应物瞥了一眼钱县丞,吩咐道:“钱大人既然来之则安之,先不要走了,站在旁边看着!”

    站着?钱县丞刚想抗议几声,但一接触到锐利的目光,便缩了缩脖子。不敢再出声讨要座椅。

    过了片刻,堂外密集的百姓忽然仿佛被劈开潮水向两旁涌开,中间闪现出一条道路。

    只见得永平伯安知头戴梁冠身披朝服,昂首挺胸的登上大堂,不过脸色很不好看。这可是正牌的伯爵勋贵。难怪百姓很敬畏的闪开一条路。

    张班头小心翼翼的跟在安伯爷后面,伸出脖子对方知县回禀道:“大老爷!永平伯已经带到!”

    满堂胥吏包括堂外百姓都忍不住的哗然,这看起来简直不可思议。一个高高在上的勋臣怎的会乖乖的上公堂?这又不是在包青天戏文里!

    方应物嘿然笑了几声,喝问道:“永平伯!十天之前,本县便送了传票到贵府,为何时至今日才赴堂听审?”

    安小伯爷破口骂道:“呸!你这奸贼不过是蒙混了陛下而已!”

    一说起来,安小伯爷便出奇的愤怒。今天惯例早朝,他永平伯可不是某个被罢免朝参的扑街仔,所以勤勤恳恳的上朝当摆设去。特别是最近风声紧,随时有可能点名,文武大臣都不敢轻易的偷懒。

    在朝会上,按照惯例是象征性的奏闻几件事、然后下几道事先制好的诏书,代表君臣共商国是,随后就可以散朝了。

    谁知道第一道诏书就是给他永平伯的,全部旨意凝缩起来就一句话:“着永平伯安知赴宛平县县衙听审。”

    当时安小伯爷便感到天旋地转,浑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其中到底有什么内幕!这一定是方应物奸贼使出阴谋诡计蒙蔽了陛下!

    其实他并不惧怕听审,他是功臣后人,他是伯爵勋贵,他家里有太宗皇帝赐予的金书铁券,除了天子谁也奈何不得他,更别说方应物一个小知县!但是去衙门听审这个过程叫安小伯爷很屈辱,这必将成为一个笑柄!

    宛平县县衙大堂有史以来,从来没有过比伯爵还大的显贵上堂,搞得众胥吏吃惊过后便面面相觑,不知所措这样的人怎么审?

    PS:昨天网文第二轮严打,现代都市官场和民国历史几乎被无差别大屠杀,很多关系不错的朋友中了招,书都被屏蔽掉。他们以后日子很艰难啊。晚上和他们闲聊这事,结果影响了码字,只好今早爬补上前半章,下一半争取下午之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