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三百八十三章 老泰山误会了!

第三百八十三章 老泰山误会了!

    尚铭与方应物也算是打过几次交道了,对方应物个性有所了解,知道他心志比较坚定,不会轻易被人左右。

    便在临走之前又道:“韦瑛也好,西厂也罢,全在天子一念之间,方大人岂不闻顺天者昌、逆天者徒劳?螳臂当车这种事情,实在不明智。”

    方应物送走尚铭,暂时按下了这起心思,又拿起今天状词研究一番。而后便书写了一张传票,招来张贵吩咐道:“张差役你持票去永平伯府上,传永平伯三日后过堂!”

    张贵虽然这几日屡屡被新知县惊吓,但此时仍然又一次被吓了一跳,一时忘了尊卑之别反问道:“敢问大老爷,是让小的去传唤永平伯?”

    方应物明白张贵想什么,便答道:“传票是发给永平伯的,至于他是否会来,亦或派家人代替过堂,且看看再说。”

    如此张贵暗中松了口气,听大老爷这意思,他只负责把传票送过去即可,并不知道强行要求他带了永平伯或者永平伯府上什么人回县衙。真要那样,就是两头怕了,去了永平伯府说不定要挨打,完不成任务回来按规矩又要打板子。

    挥挥手让张贵下去,方应物抬眼看了看日头。想到自己上任已经三日,一直没有回过家,如今对衙门情况渐渐熟悉,公务也开始上手,今晚也该回去一下。

    把娄天化招来,方应物吩咐道:“本官今晚要回去问安,你在衙门里守着。有大事再传禀本官。”

    娄天化却禀报道:“方才县丞、主簿二位老爷与在下说话,想在今晚设宴为东主接风。”

    “哦?”方应物想了想。答应道:“也好,盛情难却,那今晚就与同僚公宴。”虽然大明官府实行的是“一把手负责制”,正堂官几乎拥有所有权力和责任,县丞、主簿这样的佐贰官几乎就是帮忙打杂的,但方应物也没必要对同僚太骄矜。

    娄天化又禀报道:“其实两位老爷此时都在外面候着。”

    “何不早说!”方应物轻斥一声,立刻要起身出屋迎接。不过想了想觉得自己出去迎接不合适,便又道:“请到旁边小厅。”

    娄天化到了外面。看到钱县丞和焦主簿在正堂前站着闲谈,上前招呼道:“两位老爷请进!”

    却说钱、焦两人岁数都不大,届是三十余岁的年纪。因为京城附郭县事务繁巨又极度重要,老迈之辈精力不济是顶不住的,所以一般都要选用精力充沛的壮年官员。

    但钱县丞和焦主簿虽然也号称少壮,但与十九岁的方应物一比,就成老家伙了。偏生这个十九岁的还是上官,这对人的心性是一个极大考验。若心理素质不好的,难免要心态失衡,官场许多人就栽在这上面。

    不过方应物细细观察,没看出钱、焦两人有什么不恰当的态度,一切宛如寻常。却听钱县丞道:“方大人上任数日。沉心公务无暇旁顾,堪为勤事楷模,不知今晚得空否?吾二人略备酒席,为方大人接风。”

    方应物答应道:“钱兄言重了,你我还有焦大人份属同僚。理当亲近,今夜正该把酒畅谈。何况我初到此地。还多有请教之处。”

    焦主簿趁机笑道:“钱大人其实是有事相求,方县尊不得不防啊。”

    话说到这里时,忽见王英匆匆走进来禀报道:“老爷!刘府那边有人来传话,明日就要出发离京,今夜请老爷过府相聚!”

    这事情都凑到一起了,大概是老泰山上疏丁忧,已经被批下来了方应物只能万分遗憾的说:“真是不巧,今晚看来是无法与你们畅谈了,改天如何?”

    钱县丞有点不死心,又开口道:“若是方便,不妨将这刘府老爷一同相邀,共同聚会,如此两不耽误。”

    呵呵呵呵方知县笑而不语。娄天化出面答道:“实不相瞒,这刘府乃是当朝文渊阁大学士刘府,这刘府老爷便是方县尊的老泰山,故而”

    钱县丞尴尬而自嘲的笑了几声,他恍然记起,依稀听说过方知县确实被大学士招为女婿如此只得掩面而去,想邀请相国去吃吃喝喝谈天说地,他还没这么大的脸面,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哪。

    方应物今晚的计划行程一变再变,到此总算能确认下来了,除非有比刘棉花更大的来头。

    方应物没有摆县太爷排场,低调的轻车简从来到刘府,直入书房见到刘棉花,行过礼后便问道:“老泰山回乡守制之事确定无疑了?明日就要走?”

    刘棉花恋恋不舍的抚摸着桌案,叹道:“天子御批,自然是确定无疑。你说这人子尽孝,就一定要守制三年么?”

    方应物也很露骨的劝慰道:“三年时间也不长,弹指一挥间也就过去了。天子渐有昏庸之像,老泰山正好还可避开乱局,明哲保身不见得是坏事。”

    若有道德之士在此听到翁婿两人对答,必然要瞠目结舌,然后怒斥两人不忠不孝无君无父与禽兽无异!

    方应物又问道:“小婿尚有一事纠结不定,要请教老泰山。”随后便将尚铭与韦瑛之事略说一二。

    刘棉花想了想,皱眉道:“此事着眼点还是在汪太监身上,老夫知道,你肯定与汪太监在暗地里有交情。其实这不算什么,本朝大臣与内宦交结,互为倚角援引的事情并不稀罕,就连做到大学士也免不了俗。

    要问你该怎么办,第一要看你与汪太监交情深不深,第二要看汪太监前途如何其实交情深不深都是扯淡的,关键还是看前途。从这个角度想。事情就简单多了。

    彼辈太监与吾辈文臣不同,吾辈文臣是大道三千。各有各的活法,顺从天子有顺从天子的活法,违逆天子有违逆天子的活法。

    但太监的活法只有一种,就是依靠君恩,有君恩就是生,没了君恩就是死。老夫隐隐感到汪太监身上的君恩似乎有所淡薄,内外交困,虽然活命不成问题。但前程渺茫。”

    方应物忍不住质疑道:“未见得罢?前程这东西,谁能说得准?”

    刘棉花瞥了一眼方应物,“换一个说法,只有能进司礼监的太监才是对我们真正有用处的太监,才是值得作为长远考虑的盟友。君恩不君恩的先不提,你觉得汪太监有可能进司礼监么?”

    方应物苦笑着摇了摇头,那汪芷文化水平不高。也就是认字而已,何德何能进司礼监?

    要知道,司礼监作为太监衙门的核心,就相当于太监里的内阁,也是非常讲究出身和文化水平的,不是自幼内书堂读书出身的太监。很难进司礼监。

    不要以为太监系统就是没原则的,当今司礼监还是由怀恩把持着,天子纵然宠信汪直、梁芳,也拉不下脸把这二位送到司礼监去,只能安排为御马监太监。

    想要靠个人奋斗破例。除非混到魏忠贤九千岁的地步,但就是魏忠贤也没脸面当司礼监掌印太监。只做了秉笔太监兼提督东厂。

    刘大学士继续说:“汪太监固然权势熏天,但满朝官员里除了王越这等近乎武夫的人,为何几乎没有真心愿意结交汪直的?原因就在这里了!

    如果换做老夫在你这个处境,必然是当机立断,借着手握韦瑛把柄的机会做一个急先锋,同时上疏请求罢掉西厂、处置汪直。还有,不知道你手里有没有汪太监把柄?

    把声势造了出去,等到西厂垮台,甚至让别人以为是你斗倒了汪芷,那你必将声威大震,说是得到天下之望也不为过!”

    方应物无言以对,脸上露出几分迷茫之色。汪芷这些年嚣张跋扈得罪人太多了,名声确实也响亮,自己要踩着她扬名,确实是攀升名望的机会。

    有个现成的例子,后世嘉靖朝邹应龙是怎么干翻权奸严嵩的?就连到了几百年后,还有戏文、影视歌颂此事。

    别说找不到理由,自己当年在榆林又不是没和汪芷打过交道,随便编几条克扣军饷之类的理由就可以,这个情势下没人会在乎真假虚实。可是

    方应物的神态看在刘棉花眼里,叫他感到十分奇怪。他很清楚自家这女婿是什么性格,该果断的时候从来不犹豫。今天怎么变了性子,在这儿瞻前顾后犹犹豫豫?

    刘大学士便问道:“你到底怎么回事?莫非害怕事情不成?老夫可以断定,就算你事情不成,凭借汪直如今的颓势,也无法对你如何了。”

    方应物叹道:“老泰山所言不差,但有点交情在先,于心何忍。”

    刘棉花嗤声道:“交情?不要说笑了,你一个清流能与太监有什么真正交情?老夫却不晓得,原来你也有如此幼稚的时候。”

    话说刘大学士是人老成精目光如炬的人物,说着话并察言观色,忽然感觉到方应物这神态并不是那种懦弱无断,倒是有点像儿女情长斩不断的样子

    同时回忆起汪直的俊美样貌,刘老泰山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立刻拍案喝问女婿道:“老实交代!你与汪直是什么样的交情?到底有多深?事关重大不得隐瞒!”

    方应物苦着脸答道:“很深很深。”

    刘棉花忍着恶心火冒三丈,厉声斥道:“无耻无耻!简直令人作呕,那等不男不女的人你也老夫瞎了眼才”

    方应物跳了起来高举双手叫道:“老泰山误会了!”

    PS:有人说,我一过月底月初就萎缩,为了粉碎传言,我,决定,请假(翘班)两天,蹲在家里用更新打你们的脸!下一更大概下午两三点左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