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三百七十六章 亏空(下)拜求月票!

第三百七十六章 亏空(下)拜求月票!

    李士实见方应物还算给自己面子,又开口劝道:“这三千两是公库亏空,又不是你个人腰包,何必如此斤斤计较?你初入官场,须得考虑自己名声,若将前辈逼得走投无路,传了出去别人怎么看你?”

    方应物点头答道:“老师所言有理,学生岂不不懂?只是三千两确实太多,不能不谨慎。”

    李士实转向孙知县道:“你看”孙知县连忙接话道:“我愿补上五百两。”

    方应物暗中嗤之以鼻,打心眼里实在瞧不上这孙知县,呵呵笑了笑,又问道:“数目的事情先不提,我先想知道,这三千两是如何亏空的?”

    孙知县没有正面回答,却又向李士实看去,不过现在李士实也对孙知县感到不耐烦了。

    今天要不是看在同乡淦博士的面子上,他才懒得管这事,更不会帮这总想耍小聪明的孙知县说话。要知道,方应物对他而言比孙知县重要多了。

    李大人口气重了几分,督促道:“孙大人,事无不可对人言,打开天窗说亮话罢!方应物是你的后任,接替的就是你的位置,前面有什么事情是不能查出的?因而你没有必要瞒着!至于我和淦博士,你还不相信么?”

    孙知县万般无奈,便解释道:“这些亏空,主要是源自去年一次修路。京城西山寺庙众多,当今太后每年都有数次到西山寺庙进香。

    因为道路残破,又见往来人流众多。去年朝廷便发了两万两银子到宛平县,责令本县整修阜成门与西直门城外的道路。三千两亏空便由此而来。”

    原来为此!方应物已经不想再绕圈子浪费时间了,又直截了当的问道:“朝廷发的银两总不会不够罢?就算略有不足,也不至于缺三千两。却不知到底为何亏空?”

    孙知县很犹豫的想了又想,神神秘秘的说:“方大人还是不要问了,这实在与你无关。方大人若觉得三千两亏空太多不愿接手,我还可以补上一些。”

    方应物冷哼一声,起身对李士实道:“学生我抱着诚意而来,怎奈别人不肯实心实意。如此便告辞了。”

    想叫他接手,总要先让他弄清楚里面到底有什么事情罢?若话说到这个份上还不肯明说,那就实在没必要虚以委蛇了。

    许久未说话的淦博士突然对孙知县高声道:“孙大人!你有一说一可好?不要故弄玄虚!”

    孙知县看看在座众人的神态,忽然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成了孤家寡人,所有人看自己的神色都不甚好。

    愤恨而屈辱的情绪如同潮水一般,瞬间涌满了他的心头,咬牙道:“你们非要想知道?这次修建由西厂督工。亏空的三千两被西厂提走了!”

    西厂?李士实和淦博士齐齐大吃一惊。自从当年西厂在朝争中把半数重臣清扫出朝廷后,可谓是一战成名,成为三大厂卫组织之首,其恐怖早已印在了每一个知情官员的心头。

    李士实也好,淦博士也好,其实本质上都只能算普通官员。腰杆硬度还不如方应物,猛然听到西厂的名字,确实要吓一大跳。

    唯有方应物面不改色,若有所思。这个答案虽然没想到,但也不奇怪。短时间内大笔银两亏空,背后肯定有猫腻。无非是谁干的而已。原来是西厂

    孙知县看众人似乎哑口无言,突然又狂笑两声,“怎么?你们听到西厂就不答话了?确切的说,这三千两就是西厂千户韦瑛拿走的,你们刚才说得轻巧,那么谁敢去找他要回来?”

    方应物兔死狐悲的轻轻叹口气,只觉得这孙知县看起来不再那么讨厌了,反而有几分可怜。

    很明显,他这异常表现是情绪压抑到极限后突然爆发出来的,缘由大概只有一个:他当这个知县受气太多了,平时太委屈了!

    像西厂从他手里抠走三千两银子,还逼得他把这笔银子认作自己亏空这件事,只是一个典型例子而已。宛平知县难做!还不知道有多少别的例子,因而要发泄一下也不奇怪。

    不过话说回来,别人听到西厂的名字,那真是闻之色变,但方应物并不怕,相反还有点跃跃欲试。他对着情绪明显不正常的孙知县道:“既然如此,我也不多说什么。孙大人你自己补上五百两,其余等我上任后,再找那西厂去要。”

    李士实和淦博士双双再次吃了一惊,就连孙知县也惊讶的停住了大呼小叫。如果他们没听错的话,方应物说去找西厂要钱?这与虎口拔牙有什么区别?

    方应物见别人都望着他,仰头傲然道:“若秉持正义,西厂有何惧哉?诸君又何必大惊小怪?”

    李士实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但淦博士已经万分佩服的抱拳行个礼,“壮哉,不愧是曾经一身系三狱的方大人,今日一见名符其实!”

    方应物微笑不语,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刚才盘算过,如果银子确为西厂吞掉的,那就是杀了孙知县也不能全部追回来。

    还不如让孙知县补上五百两然后放他一马,留一线人情,在官场传出去也显得自己仁义宽厚大度。

    而剩下的两千五百两亏空若想找西厂追回来,只怕也不容易,吃进嘴里的再吐出来,那就太难了。

    但不用全数追回,只要回一千两总该可以罢?千户韦瑛就是汪芷的一条狗,凭借自己和汪芷的关系,这份面子总该有的。

    这样一来,三千两亏空立刻可以补上一半,那也能够接受了,其余的就在任期里慢慢消化掉罢。

    当然,最大的好处当然不只是解决一点亏空,钱财都是身外之物最大的好处其实是有利于拔高自己的威望。

    随便想想也知道,到任后人生地不熟,自己又太年轻,肯定急需尽快树立起威信。而威信又从哪里来?不同人有不同的办法,正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

    但还有什么法子,能比悍然从西厂要回银子更令人震撼的?看看眼前李座师和淦博士的脸色就知道,这比什么新官三把火都管用,到时候宛平县满衙胥吏谁敢不服气?

    别人视西厂畏惧如虎,但在他方应物眼里就是个声望提款机正好这次又主动送上门来,方应物只想高呼一声简直天助我也!

    正当方应物想东想西,乐得险些出声时,孙知县激动地对方应物拜了拜,“方大人孟尝再世义薄云天,老夫忝长几岁,甘拜下风!”

    “老前辈言重了,言重了!”方应物连忙扶起。于是乎场面和谐起来,宾主尽欢,兴尽而归。

    PS:月票!月票!月票!我们要保持住分类第一,觊觎总榜前十啊!!不过本书订阅基数比周围的书都差点,维持吃力,前进更吃力,但继续一起加油努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