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三百六十七章 这都是命!(求月票)

第三百六十七章 这都是命!(求月票)

    方应物之所以到这里来见汪芷,就是因为刘棉花一旦真的丁忧回乡,那么汪芷是唯一有可能支持他的强力人物,别人都没有这么重的分量。

    鉴于这个重要性,方应物即便冒着一定风险,也不能不来认真谈一谈,而且越早越好。但糊里糊涂打了一场遭遇战,黑灯瞎火与汪芷颠鸾倒凤半个晚上,却是始料未及的

    方应物连续问了两次,都不见汪芷回答,更搞不清楚她为什么如此失常。于是方应物真是百爪挠心,恨不得钻到汪芷的肚子里,看看她到底在想什么,

    汪芷与方应物对视良久,这才幽幽的叹口气,“昨夜之事,就当成是离别罢!”

    方应物听到她的叹息声时,刚想顺口称赞一句“你真像个女人了”,但随即又听到了后面这句话,下意识的脱口而出道:“你怎么如此没有责任感!”

    什么叫离别?提上裤子就不认人了?那昨晚又何苦主动投怀送抱?方应物作为一个有小小的大男子主义情结的人,实在不能忍受被“事后无情”。

    见汪芷吞吞吐吐的语焉不详,方应物急着追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若实在不想说,我可以就当昨夜什么也没发生!”

    汪芷冷冰冰的说:“今日有京营轮班戍边,我做监军去宣大,大概立刻就要出发。”

    这就要走?方应物愕然无语,不是只有小清新们才会搞什么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么?

    为何这汪芷又要离京巡边?在历史上,汪直就因为太好武事而长时间出镇在外,导致京城基本盘全部丧失,连西厂都逐渐萎缩并被取缔。最后汪太监迅速而彻底的垮台了,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

    虽然本时空历史因为他方应物的加入而有所改变,汪芷最近其实占了上风。并没有开始走下坡路,完全可以在京城继续巩固地位,那为何还要出外巡边?难道历史车轮的惯性如此之大?

    想到这里。方应物提着裤子下了床,忠言逆耳苦口婆心的劝阻道:“我在牢中时。对你剖析过其中利害关系!你应当放弃御马监和监军位置,也别再去想什么边功武事了,踏踏实实留在京城保住西厂即可,这才是你的根本。

    兵事对你而言,就是个食之无味的鸡肋,你要它除了好玩没有实际用处,你又不想学曹吉祥造反!”

    汪芷面无表情的摇摇头。“我知道你说得对。不过我还是要离京,这一去后,什么时候再回来就难说了。”

    汪芷的态度叫方应物直挠头,他知道汪芷只是直爽而并非愚昧。在他的劝说之下,不可能看不清楚其中利害。但汪太监仍然选择一条仿佛错误的道路,其中必有外力干扰。

    “你直接得罪了贵妃娘娘,亦或是天子?不会是因为帮周太后找到失散多年的幼弟,而让贵妃娘娘发怒了罢?”

    汪芷否认道:“那倒不是。我对贵妃娘娘明说了。你方应物知道周吉祥的下落,无论我插不插手,怎么也能找得到人。我不去做,那就有别人来做。

    所以这个功劳与其让别人捡去,还不如自己赚了。此举是为了讨好皇爷,而不是巴结太后。贵妃娘娘不是不明白道理的人,不至于这点事情都容纳不下,同时还能叫皇爷感到贵妃娘娘对太后孝顺。”

    方应物继续推测道:“那就是你昨天触怒了天子?可是也不对,若真触怒了天子,你早被捉拿处置了,还有闲情逸致跑出来,并充任监军去边镇?”

    这个猜测仿佛让汪芷有所触动,再次长叹一声,眉头高高蹙起,神容渐渐凄苦,低声叫了一声:“这都是命!”

    方应物稍稍惊讶了一下,自从认识汪芷以来,她大都是趾高气扬、不知发愁为何物的做派,像官二代更像过小女人或者太监。眼前这般凄然无助的模样和语气,真是从没见过,不得不说,更像小女人了。

    汪芷平静无波,好像是说别人的事情:“昨日万通夫人进宫探望贵妃娘娘,并提出了一个事情,说我相貌酷肖贵妃娘娘年轻时候的模样,不如送到天子身边做妃子。而贵妃娘娘有所意动,试探了我几句。”

    听到这桩宫中秘事,方应物震惊无语稍加思索,就想通了这里面的门道,朝中这些人,果然没有一个省油灯!

    锦衣卫和东厂联手要与西厂汪芷争风,那东厂尚铭留了后手,把干儿子抱来找方应石磨人情;而锦衣卫万通居然也有更厉害的后手,劝姐姐把汪芷送给天子做妃子!

    虽然万贵妃与天子仍有三十多年积累下的感情羁绊,是天子后宫的第一号人物,但毕竟岁数半百年老色衰,亲自上床争宠力不从心。

    最关键的是万贵妃连个儿子都没有,而她年事已高还能活多久?万家今日看似繁盛,得到了超出普通妃子亲戚的待遇,其实像是无根之木一般,明眼人都看得出危机感。

    万通近年来之所以表现活跃,只怕也是明白这一点,若他不努力挣扎,万家的局面根本维持不下去。只怕他做梦都想封爵,可惜他姐姐只是个贵妃,也不可能有儿子当皇帝。

    若万贵妃让身边当女儿养大的汪芷代替自己服侍天子,对万贵妃而言,那真是个不坏的主意。何况汪芷长相脾气与她年轻时相似,不信天子没兴趣,在争宠中占上风轻而易举。

    而且若汪芷成为妃子后又生出儿子,那还可以进一步去争取东宫太子的位置,这才是万家一条有可能的长久之计。

    想通了这些,方应物就明白汪芷为何如此反常了。他知道汪芷不想回到宫中,更喜欢在外面自由自在的生活,进一步说根本不想嫁给天子这个老男人,然后守着深宫拘束一辈子。

    可是面对这个情况,一边是根本不可能反抗的天子,一边是对自己有抚养之恩的贵妃娘娘,汪芷除了趁着苗头出现,还没有确定性的时候,早早逃避跑路淡化此事,还能怎么办?谁又能帮助她?

    至少他方应物做不出劝汪芷顺从的事情,也没有力量能让汪芷从这个困境中解脱出来。

    正所谓重耳在外而安、申生在内而亡,汪芷暂时的出路只能是当监军去边镇,远离京城躲开这些是非。同时,这也是委婉的向贵妃娘娘表明不愿的态度。

    方应物苦笑几声,他帮汪芷设计的道路美好的,辞去御马监和监军差事,保留西厂基本盘,若汪芷是个真太监那就成了。但现实问题在于,她终究是从宫里出来的女儿身

    果然千言万语汇总起来还是那句话——这都是命!方应物不由得对汪芷深感同情,她这生长环境实在太变态了,完全不是正常人家。他语带怜惜的说:“可是昨晚你愁闷归愁闷,何苦糟践自己,又不是要你的命。”

    汪芷突然情绪爆发了,对着方应物狂喷道:“你说什么风凉话!你又没在宫中活过,知道有多压抑么?想叫我宫中当笼中雀,做不到!反正我现在不是处子之身了,别人爱怎么样怎么样!”

    靠!方应物满腹狐疑的打量着汪芷,她到底是心情苦闷,一时想不开自暴自弃,还是故意找自己破去处子金身,将来或许可以用不是处女的借口,躲过某些事情?如果天子很在意这一点的话。

    若是前者,自己就是情感宣泄的对象,还算是个人;若是后者,自己就他娘的是用来捅破一层膜的工具!

    又想了想,方应物觉得没必要再细问了。这汪芷正是心思最敏感的时候,一句话说不好又要闹得她发作大概还是两种因素皆有罢。

    不过在感慨的同时,方应物心里也产生了一点小虚荣,至少这时候汪芷甘愿*给自己,足够证明自己的魅力属性不错,至少比天子那个老男人强。

    汪芷又深深看了方应物一眼,转身道:“我该走了,你若有机会,就到宣大来寻我。”

    方应物依依不舍的抬手叫道:“厂督慢着!”

    汪芷满怀期待的转过头来问道:“还有什么话要说?”

    方应物踌躇着说:“那个,孙小娘子也要走吗?不如”

    “滚!”

    御马监太监、西厂提督汪芷真的走了,仿佛按照宿命一般的去了宣大军镇。如果历史继续按着既有轨迹运转下去,她会渐渐的失去一切,然后悄然无息的消失在世间,没有人清楚她最后是什么下场。除非有人能逆天改命

    而方应物则从另一条幽静道路被领着出去,一直把他送到了大街上,人来人往的尘世喧嚣顿时扑面而来。

    方应物看着天上,依旧是蓝天白云,风和日丽。前天,他在牢中;昨天,他恢复了自由身;今天,却感到了寂寞。

    自己与项成贤高谈阔论,号称身后有三座大山,当个宛平知县堪称固若金汤。却不承想,一夜之间汪芷走了,远赴宣大军镇,老泰山刘棉花也准备走了,返回保定府守制。

    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这日子快没法过了。

    ps:

    我还能继续写,大家还能继续投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