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三百五十九章 廷审(上)

第三百五十九章 廷审(上)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这个廷审的提议,其实是次辅刘珝在早朝上提出来的。天子听了后觉得是个解决问题的办法,便欣然采纳,宣布移驾文华殿。

    却说这文华殿距离内阁不远,位于奉天门之外的左顺门里,从理论上说是天子处置政务和东宫太子读书的场所,历代先皇也时常在此批阅奏章和召见大臣议事。

    但今上成化天子习惯躲在深宫里,早朝之外并不与大臣见面,奏疏也只通过司礼监送到御前,一切公务都只靠文牍往来。所以文华殿和早朝一样,已经失去了实际功用,现在仅仅用作东宫太子读书。

    天子宣布移驾文华殿,这当场就引起了底下上千文武百官的极大轰动。有记性好的便想起来,天子上次去文华殿,大约还是成化十一年的事情,也就是说,是六年前的事情。

    那一年的首辅是彭时,次辅是商辂,而万安只能是第三大学士。当时君臣已经很多年不见面,在文华殿会面时,互相都很生疏和不适应,没说几句话就山呼万岁散了场。

    而今日天子这次御临文华殿,是六年来的第一次,似乎也可能是天子登基以来的第二次,能不引起轰动么?

    这么重大而且罕见的场合,自然不是人人都有资格跟着去的,早朝人员中,只有宰辅、部院大臣、掌科掌道、侍班词臣才能去参加(看热闹),其他打酱油的人只能依依不舍的各自散去。

    宝殿庄严,君臣肃穆。香烟袅袅,钟磬悠悠。在这种情况下,蓬头垢面、衣冠破碎、仿佛饱受摧残的方应物踉踉跄跄的步入大殿。好像一个闯进来的外星人

    噗嗤!天子左右有个值殿小太监修养不够吗,忍不住笑了场,大太监覃昌便喝令值殿官军将此人拉下去打板子。

    “有朝一日,咱家定要做那人上人,谁也不能打咱家的板子!”这个叫刘瑾的小太监一边默默地承受苦刑,一边咬牙切齿的在心中立下誓言。

    不过其余朝臣看到方应物的狼狈样子,未免生了兔死狐悲之心,心下皆有几分恻然,个别消息极其灵通的人比如刘棉花除外。

    在方应物后面。东厂提督尚铭尚公公悄然无声的也跟着溜了进来。按说尚公公可以不用或者说没有资格上殿的,但他一来为了在天子面前表现,二来对方应物放不下心,所以定要亲自到场。还好此时没有人较真,非要把他赶出去。

    方应物被押上前去,三叩九拜是不消说了,等行完大礼,廷审便开始了,这种事当然是由刑部尚书来主持。

    太子太保、刑部尚书林聪站了出来。扫视一遍四周,便开口问道:“方应物!有大臣弹劾你勾结内臣、密谋不轨,是否属实?”

    听到问话,方应物顿时明白了眼前情况。他是因为“上疏进谏”才进了天牢。被提到这里审问时,应该问他“上疏进谏”的事情,然后进行诛心之论再安上罪名才是。

    然而林尚书刚才却当头问起他与汪芷的关系。还点出有人弹劾,这很能说明一些问题了。在有心人的操纵下。事情的重心大概有所转移而且是对自己不利的转移。

    方应物又想了想,这才答道:“不知是何人弹劾?敢站出来对质否?”

    林尚书还算是个公正的人。转头看向弹劾方应物的倪进贤,招呼道:“倪御史,可敢与方应物对质?”

    御史倪进贤从班位中站出来,方应物好奇的看了一眼,委实不认识这是哪根葱,“这位大人弹劾在下,可有实证?”

    倪御史自然是有备而来,答道:“太祖有诏,许言官风闻言事!”

    方应物不在与倪御史搭话,转过头去,毫不客气的对林尚书道:“倪大人所言乃一派胡言!绝无此事!”

    尚铭忽然从大臣班位后面闪到天子身旁不远处,从袖中掏出一叠纸笺,奏道:“方应物在东厂已经供认不讳,文书在此。”

    方应物感到好笑,这尚铭竟然把东厂的审讯记录也带来了。天子懒得费心思,直接叫尚铭把文书给了林尚书。而林聪低头看了几眼,再抬头时满脸不能相信的神色。

    方应物轻哼一声,“诸君怎能不明?这东厂制造的冤案还少么?也不差在下这一桩了。”

    尚铭本来不想出面喧宾夺主,但听到这里,非常生气!方应物这说法与出尔反尔有什么区别?

    特别是方应物当众所说的话,简直就是对东厂专业素质的极大贬低!如果他尚铭不站出来,还有什么威信可言?

    于是尚公公越过人群,对方应物喝道:“方应物!你自己在东厂说过的话,已经记录为呈堂供词,这就不打算认了么?”

    方应物瞥了尚公公一眼,忽然哈哈大笑几声:“我只知道朝廷有三法司,乃都察院、刑部、大理寺!没听说东厂包括在内!

    遍览大明诸典,法司可曾包含有东厂?连法司都不是,只是代天子问话而已,还谈什么呈堂供词,笑死人也!在下在东厂随意戏言几句试探一下,尚公公还真如获是宝,这份居心在下心领了!”

    尚铭被噎的不轻,正脸色铁青,一时没有来得及反驳。却又听到方应物义正词严、掷地有声的呵斥道:“莫非尚公还想把东厂的夹棍和杀威棒搬到这里,对在下再使一次?在下区区七尺贱躯虽不足挂齿,但也是读过圣贤书的人,断然不会怕了你们东厂!”

    声如金石,方应物的形象陡然十分高大起来,一身破衣烂衫和蓬头垢面也影响不到他的光芒!一干文臣望向尚铭的眼都很不善,大概出于同仇敌忾的心理。

    尚铭那哪里辩得过方应物,此刻肠子都悔青了,自己到这里来真是多此一举!

    一直没有退回班位的倪御史突然开口道:“方应物,你被弹劾也并非空穴来风,西厂提督汪直五次探视你,并屡屡密谈,这总归是事实罢?”

    方应物对此万分惊奇,反问道:“你知道的还挺详细,从哪里知道的?”

    随后他用手指头虚空指点了几下,恍然大悟道:“倪御史,东厂,原来如此!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有大臣与东厂勾结,联起手来欲置在下于死地!”

    倪御史本身的名声就不好,听到方应物“貌似有理”的反手倒打一耙,大臣人群里忽然响起低低的哄笑声。

    更有几道用意不明的目光频频射向万首辅,很多人都知道,倪御史是万首辅的亲信门生。

    只有刘棉花暗暗皱起了眉头,方应物虽然表现的很激爽,但这种做派只怕会让天子不喜欢。(未完待续……)

    ps:  困乏不堪,先打个盹去,凌晨起来再继续补完。另外,这两天可能要配合起点上一个项目,集资出大明官或者奋斗在新明朝的偏搞笑漫画册子,也包含一些番外内容,大家有兴趣收藏否?历史小说没有什么赚钱的渠道周边,影视游戏出版统统无望,这吃力不讨好的局面很没意思,漫画册子这是到目前为止我唯一能找到的突破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