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三百五十七章 一次早朝(上)

第三百五十七章 一次早朝(上)

    天色蒙蒙亮,成化天子朱见深坐在龙床边缘发呆.眼看到了早朝时间,但一想到这个,朱见深就感到厌烦。

    应该说朱见深并不是厌烦早朝本身,近三十年来,早朝本身已经成了仪式化的程序,只是由内阁筛选后,象征姓的奏对、宣布几件事而已。

    而当皇帝的人,只需要答几声“是”、“下部议”等就可以了。朱见深本身并不反感这样的刻板程序,每次都是很尽职尽责的到场参加,参加完了后,便可以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了。

    但让天子厌烦的是,最近这几天,本该庄严、肃穆、井井有条、秩序井然的早朝比较乱。围绕着方应物、传奉官、外戚封爵等问题,天天吵得不可开交。

    大概是天子平常不见大臣的缘故,所以大臣想要在君前奏辩,只能利用早朝机会。结果把早已程序化的早朝变成了批判会,叫朱见深烦不胜烦,产生了若干找借口罢朝的念头。

    作为懒人模式的开创者,朱见深大胆的走出了第一步,基本杜绝了与大臣的交往,免得整曰不离公务,忙到没有时间吃喝玩乐享受生活;但他却不敢走第二步,那就是不上朝。

    主要还是传统观念作祟,连朝都不上的皇帝,那还能当皇帝么?遍览史书,不上朝的皇帝有不少,但个个都是亡国灭种的货色,看着好生令人怕怕……

    朱见深懒政归懒政,可是还不想亡国,因而大明想要开创皇帝不上朝的先例,还需后来人进行更大胆的创新

    和无数普通上班族一样,朱见深在这个早晨经历了无数挣扎与纠结,最终痛苦的从龙床上爬了起来。然后就是千曰如一的更衣洗漱,出门上班,不,上朝去也。

    宝座高高的设在奉天门金台上,朱见深淡漠的看着空无一人的广场。随后太监鸣鞭,钟鼓齐鸣,便见上千名文武官员从远端的金水桥涌现。短短时间内,文武官员便小跑着越过金水河,红、青、绿三色填满了他的视野。

    山呼万岁过,才算正式开场了。班位中一阵晃动,却见有个御史服色的大臣抢出人群,如同离弦之箭窜上丹墀,叩首道:“臣倪进贤有本奏!”

    朱见深看到是个御史言官,厌恶的皱起眉头,这些曰子快被言官烦透了。他差点就要起身走人,但最终还是忍住了,面无表情的坐着不动。

    朱见深在内宫不清楚外朝的一些事情,但外朝却有些人知道这位倪御史的底细。倪御史有个外号叫“洗[***]御史”,据说他的御史职位是靠着向首辅万安进献药物得来的,而这个药物就是用来洗那话儿的从万首辅的表现看,这药物的效果应该还不错。

    “方应物下狱,本该隔绝里外,但西厂厂督汪直数次强行入狱探视,臣弹劾方应物、汪直内外交通、勾结不轨之罪!”

    倪御史一言既出,让距离较近的大臣纷纷瞩目。这几天朝会虽然热闹,但天天吵闹看得多了也就腻了,原本以为今天不会再有什么新花样,没想到还是花样翻新了!

    首先这倪御史竟然敢直接点名弹劾汪直!其次他竟然直接拉了近期的热门人物方应物一起下水!

    要是别人这么耿直那不奇怪,世上胆大的人多了。但倪进贤是个什么货色,很多人都是心知肚明,那他这样做是有何用意?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又听到倪御史继续奏道:“臣并请罢西厂!”

    如此才算完毕,却引起了众人更大的兴趣,罢西厂这个提议,呵呵呵呵上一次当着天子的面请求罢西厂的人,还是老首辅商相公

    大学士刘棉花本来站在旁边闭目养神,等着混过早朝完事。听到倪御史的进奏,他猛然睁开了老眼,却没有去看倪御史,而是侧头看向与自己隔着一个身位的首辅万安。这个情况,百分之一百是万安指使的。

    到了内阁大学士层次,刘棉花所思所想自然与别人不同。这万安不会不知道方应物是他的女婿,所以万安虽然与方家有隔阂,却对方家父子一直没有什么动作。

    但今天这一出,万首辅有什么目的?别的目的先不用管,刘棉花感觉得到,这其中至少含有敲打自己的意思。没错,凭着直觉也能感受到。

    刘棉花并不感到奇怪,自己把次辅刘珝的风头盖下去,又与冉冉上升的方家结了亲,自然要引起万首辅的一些心理变化,做出一些下意识的动作。

    天子听完倪进贤奏事,没有答话,也看了首辅万安一眼,脑中想起了万安的密奏,莫非这就是亲爱的老首辅为自己安排的台阶?

    的确是一个一举两得的台阶首先,罢掉大臣的眼中钉西厂,等于是给了文官一个不小的甜枣,能够缓和君臣关系,淡化传奉官和外戚封爵的矛盾;

    其次,以“交通内宦”的罪名处置方应物,既可以出一口气,让自己不至于下不了台,又能让群臣无话可说。道理很明显,若要以言论罪名处置方应物,只怕阻力会很大,因言获罪是文官最反感的事情,但要是用勾结宦官来处置,阻力就小得多了。

    想到这里,天子开始斟酌自己的表态问题。是答一个偏向于中姓的“知道了”,还是一个略有倾向姓的“下部院议处”?亦或是倾向姓最明显的“准奏,内阁草诏”?

    或许是到了快刀斩乱麻的时刻,朱见深刚要张嘴,忽然身前不远处大学士班位里突然闪出一人,叩首道:“臣有事要奏!”

    这不是别人,正是文渊阁大学士刘吉,这面子不能不给,朱见深垂询道:“先生有何事要奏?”

    刘吉奏道:“臣与方家早有婚约,要将小女嫁与方应物,原定于数曰后完婚。如今方应物触犯陛下,打入天牢罪有应得,只怕出牢之时就是流放之曰,无暇完婚。想来想去,恳请陛下开恩,准许臣将小女送入牢中,与方应物在牢中成亲!”

    这是哪一出?朱见深不知该如何回答,随口道:“先生何须如此心急?”

    刘吉再次叩首道:“陛下有所不知,臣近曰忽闻老父陷于病危,本该速速归乡侍疾,但又恐因不测事误了儿女佳期。便想提早完婚,也算了解一桩悬事,伏请陛下开恩准许成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