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三百五十五章 各方心事

第三百五十五章 各方心事

    朱见深吩咐完事情,却又有司礼监秉笔太监覃昌来求见,身后还两个文书房太监,捧着一些奏疏。

    成化天子身边的得势太监可以分为三类:一是公务类的,比如司礼监的怀恩、覃昌;二是密探类的,比如西厂汪直、东厂尚铭;三是生活服务类的,比如梁芳。

    见过礼后,覃昌主动禀道:“今日有首辅万安的密奏。”由于奏疏太多,天子未必有精神认真看,所以要先择密奏、军机、灾害提醒一下,这是多年惯例。

    “万先生有密奏?”朱见深闻言便伸手接过来。阁老密奏肯定都是封好的,只能御前开拆,他展开后低头看去,很是聚精会神,时而微微颌首,时而会心一笑。

    这时候不是什么人都能站在天子身边的,只有前来送奏章的覃昌侍立在近旁。而此时覃太监按捺不住好奇心,天子看奏章如此入神的时候可不多见,便拿眼角偷偷瞥了几眼。

    从他的角度恰好能看到奏章开头一部分,只见得上面写道:“臣近日收得大同、江南美婢两人,肤白体嫩细如缎匹,环肥燕瘦各有其妙处,细细研磨品尝,又新习得房中两势”

    覃昌撇撇嘴,收回了视线。好罢,万安万首辅之所以能稳稳当当的做首辅,与天子比较贴心也是很大的因素,能在奏疏中与天子大谈很私密的成人话题的,也只有这么一位无耻之人了。

    当然,万首辅也不是一点正事不讲,谈完自家最近的**心得后,在奏疏末尾郑重其事的向天子进言道:“臣请罢西厂。”

    罢西厂?天子看到这几个字。下意识皱起了眉头。

    西厂之设,应该是朱见深当皇帝搞出的最大动静之一了,从成化十三年新设西厂以来,不断的遭到朝臣的抵抗,当然这也说明了西厂工作开展的非常给力。在这四年时间里。弹劾西厂提督汪直并请求罢西厂的奏疏加起来都可以堆成小山。

    万安当初还不是首辅时,曾随大流跟着当时的首辅商辂上过一次请罢西厂的奏疏。但是自从万安坐上首辅位置之后,便对西厂不置一词,还压制了朝中许多激进的意见,这叫朱见深很是满意。

    所以成化天子一时想不明白,今天万安怎么忽然会在密奏中请求罢去西厂?这不是万首辅的风格。只要是自己想做的事,万首辅都会顺从的,很少悖逆自己的态度。

    反常之事必有古怪,天子又继续往下阅览,万安很言简意赅的写了“以平息舆情”五个字。

    看到这里,朱见深若有所悟。莫非万安的意思是。现如今君臣之间陷入僵局,请他通过废掉百官痛恨多年的西厂作为政治让步?

    天子再次抬起头,仔细想了想。在这一两年,西厂的威力确实不如刚成立时候明显了,就连西厂厂督汪芷也热衷于边事,动辄去边镇监军,对西厂业务不大上心。

    朱见深又想道。以前威望极重的强势大臣比比皆是,比如强人首辅李贤、三朝元老商辂等。当年他年轻气短,面对元老重臣时内心极其拘束不安,所以才有西厂之设,算是一种下意识的自我保护措施。

    而现如今朝中内阁、部院都是“听话”的大臣,科道清流嘈杂归嘈杂,但毕竟掀不起大风浪,西厂貌似不是那么必需了

    废掉一个西厂,以换取百官在其他方面的让步,这可行否?

    朱见深斟酌半晌。觉得万首辅的建议不是没有道理,这并非像清流那样故意对抗式的“请罢西厂”,而是设身处地的提出了一种交换可能,而且看起来是很有可行性的可能。

    按下朱见深不提,却说汪芷汪厂督在西厂突然接到了圣旨。她不敢耽误,匆匆忙忙从西华门进了大内,随后便向昭德宫而去。

    在昭德宫,汪芷可不像在外面那般趾高气扬、昂首阔步,宛如一只轻灵的小猫,一直飘进了内殿里。

    此刻万贵妃歪在榻上阖目养神,眼角微有红肿,确实是哭过一场。汪芷轻手轻脚的走上前去,趴在膝前,低声唤道:“娘娘?孩儿来看你了。”

    贵妃睁开眼睛,露出几丝和善神色,伸手轻抚汪芷头顶,“好孩儿,怎的又变瘦了?这时候也只有你来看我了。”

    汪芷嬉笑道:“娘娘说的哪里话,想看望娘娘的人只怕从这里一直排到大明门也排不完,我只是比别人腿快。”

    万贵妃也笑了笑,忽然说起别的事情,“万通前日向我递了话儿,说是他这锦衣卫指挥使怪没滋味的,什么事业也做不出来。一是老人不爱听使唤,二是实在是忍不了你那个西厂了。”

    汪芷故意使小性子道:“这叔叔就会找娘娘诉苦!”

    贵妃伸出手指头点了点汪芷的额头,“你这孩子还是树敌太多,刚才在皇爷那里就有人编排你太跋扈呢。照我看,虽然你从小没当女子养,但终归还是女儿家。我们女人,总不是该在外面打打杀杀的”

    汪芷低眉顺眼的答道:“娘娘说的在理,只是孩儿我一时脱不得身。这些年来我倒也聚集了一批手下,他们帮着我做事,得罪了不少人,如果抛下不管,只怕他们个个都要遭殃,所以孩儿没法立即放手。”

    万贵妃叹口气道:“这也放不下,你这孩子就是善心你和万通之间怎么样,我是不管了,随意你们怎么闹罢!反正最后都是看皇爷的念想。”

    汪芷很不在意的说:“孩儿我没所谓,大不了回宫侍候娘娘一辈子。”

    话是这么说,但汪芷这几年享受到了宫外自由自在,内心并不想再回到从前侍候人的日子。在宫外多么逍遥自在,何苦回到宫里受那份拘束?

    宫外是西厂提督兼监军,威风凛凛人人景仰,几乎可以过上无拘无束、为所欲为的生活;而在宫里不但处处要谨言慎行,还要伏低做小当牛做马——想想就知道哪个选择舒服。

    呃,那个有趣的小白脸也在宫外,而宫里全是阴阳怪气的死太监。

    ps:大剧情通了,但还有个小地方需要抠一下,容我三思!明天上午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