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三百五十二章 我不介意(下)

第三百五十二章 我不介意(下)

    听到“我不介意”,方应物便松了口气,自己真是险些作死啊,一点都没有阶下囚的心态。幸亏这么熟了熟不拘礼啊。

    这汪芷追问不休,被自己连连揩油,却还执着不放,难道真要把自己这个好处分享出去?方应物开始考虑起汪芷的靠谱性嘴上信口说:“厂督!你没发现你现今处境很危险么?

    只怕你的对手们隐隐然已经有联手迹象了,你纵然有三头六臂,若不用心便很难抵住,败亡只在弹指之间!所以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你却还在我这里逡巡不去,为旁枝末节纠缠不休,实在不为智者所取!”

    汪芷闻言思量片刻,蹙眉道:“你想不想知道,这翰林院编修的任命是怎么回事?”方应物连忙点头,这算是他如今心里的最大谜团了。

    “不过在此之前你要先回答我一个问题,你怎么看出我是假冒的?自己先误会是我帮忙,后面怎么又看穿假冒了?”汪芷很不服气的问道。

    因为她自觉刚才的演技已经达到了个人生涯的巅峰,连自己都快骗过去了,怎会轻易被方应物识破?自己的破绽到底在哪里?

    方应物得意的一笑,“因为据我所察,你做事比较率性,并不是会明目张胆挟恩图报、索要好处的人正所谓事有反常必为妖。”

    这是夸还是损?汪芷心脏跳了跳,微微一乱,这小白脸还挺了解自己的。

    随后她定了定神,便也答道:“据我所知,你下诏狱之前。天子念及你的功勋和会元功名,的确有意破格拔选你为庶吉士并直接历事编修。而且敕书已经从宫中下发,已经送到了吏科,不过在吏科暂时耽搁了”

    方应物知道,吏科就是六科之一,按照法定程序,事关国事政务的诏书须得先经过内廷六科,然后下发至外朝。如此才算“合法”。

    反过来,如果六科给事中认为圣旨不正确,也有执行“封驳”的权限,就是将圣旨退回去,请天子重新考量。这是政治博弈的一种,其中复杂程度一言难尽。

    汪芷继续说下去:“当时吏科众给事中对你的任命议论不一:有人以为。因军功封赏为词臣不妥,并非正道,理当封驳圣旨;

    也有人认为。你是会元和二甲高位,本来就具备馆选资格,军功之事无伤大雅。两边谁也说服不了谁,一时争议不下,圣旨便在吏科搁置着了。”

    听到这里时,方应物隐隐的猜到了什么。果然听汪芷道:“然后就发生了你这事情自从你下了诏狱,算是身负大义,于是那六科之内便无人再敢反对你。原先搁置的圣旨便顺利成章的按照程序下发到吏部和翰林院,你家里大概也接到了,这就是为什么你在天牢里忽然也有敕命封赏的原因。”

    方应物总算恍然大悟。原来不是天子精神分裂,而是一个时间差问题。自己的任命在六科那里卡了一卡。滞后了若干日,结果便恰好和天子下令对自己严打同时间传到东厂。无巧不成书,说巧合真是巧合。

    知道了来龙去脉,方应物终于能确定了自己任职的合法性,便彻底放了心并喜不自胜。

    相比起来,坐几天牢算什么!哪怕出了大牢就被贬职也无所谓。因为只当一天翰林也是当过!

    这里面重要的是资历、资格,而不是经历,有了这个资历就像有了敲门砖,至于其它那都是次要的。

    汪芷看着心花怒放的方应物,颇有玩味的问道:“你真的没意识到,这又把你向前推了一步,又要多在陛下心中扎一根刺了?”

    呃方应物笑容停住,凡事有利就有弊,汪芷所言也是个问题。这种情况好像是清流朝臣利用这种形式公开向陛下叫板似的,而且几乎可以肯定,某种程度上而言也是故意的

    自己身在狱中,并没有目睹外面的场面,对外界的消息也不是很灵通。但是不经意间,自己却站在了朝臣与天子激烈交锋的最前沿。

    而且外面的人把自己高高的抬了起来,那自己在天牢里面能掉链子么?能玷污别人给他的荣耀么?天堂和地狱只有一线之隔,自己胆敢玷污荣誉,那舆论就敢把自己踩到泥巴里。

    方应物突然记起了古书上的一些故事,有些大臣去上朝死谏时,亲朋在家中准备好了棺材,一时传为美谈。

    当时觉得这故事褒扬了节义,故事里的人很值得钦佩,现在想来却有了新的体会——一旦别人棺材连都准备好时,那么这大臣也就等于被捧杀了,他想反悔不去找死都不行了!不然岂不成了笑柄?

    现状宛如两军对垒,功勋最突出的必然是先锋,最惨烈的也是先锋。舆论把自己抬到了这个地步,自己一个不好就是先锋或者干脆就是烈士还是那句话,这就是声名鹊起的负作用!

    见方应物被吓住,汪芷得意的一笑,拿腔捏调的学着方应物的口吻点评道:“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方先生你不思自救,却只顾调戏别人,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么?”

    方应物连连苦笑,汪芷所言不错,自己已经到了最危险的的时候,天子的耐性绝对是有限度的——这段时间,先有父亲上疏,后有毛弘毛大人进奏,又有林俊林大人死谏,六科又在这个敏感时候公然把自己任职落实

    在天子眼中,就是一次又一次的挑衅,一次又一次的迁怒于自己,可一可再不可三,大概已经在临界点边缘了。

    说得严重一点,找个罪名直接把自己推到菜市口砍掉也不是没可能!在清流舆论的眼里,大概会认为这是成全了自己,舍生取义杀身成仁也!

    自己的小命是自己的,不是别人的!声望熬到这个地步也足够为资本了,不能再继续玩火了,再玩火就要自己烧自己了!

    方应物心中思量已定,毅然抬起头,既诚恳又坦率的说:“汪厂督!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你我当精诚合作,携手前进,共度难关!”

    汪芷侧着头,语气很轻佻的答道:“我不介意拉你一把哦。”

    ps:

    瞅了一眼,又到月底了……月底战役即将打响,拜托诸君留好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