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三百五十一章 我不介意!

第三百五十一章 我不介意!

    不管怎样,今天这道关口算是过了,方应物抬手擦了擦冷汗。厂卫里黑得很,都不是善茬,在这里面刷声望需要冒很大的人身风险,若是穿越在嘉靖以后的时代,他方应物畏惧皮肉之苦,只怕也要退避三舍。

    回到牢中,方应物躺在破床上,回想起今天的遭遇,却仍有一个最大的谜团回旋在脑中。天子杀他给猴看情有可原,但同时还出现翰林院编修的任命就不可思议了。

    在国朝,有坐牢时领到新官职的人么?方应物想来想去,暗暗猜道,莫非是汪芷“义薄云天”伸出了援手?

    自己所认识的人里,若要找出一个能办这事的,那还真非汪太监莫属方应物忽然听到脑壳后面门声响动,打断了他的沉思。这叫方应物很无语凝噎,大概又有人进来了?

    别人坐天牢,往往是幽寂悬绝、内外隔离、消息不通,寂寞的要发疯;自己坐牢却不得安宁,天天有人骚扰这三尺牢房简直如同公厕,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吗?

    方应物懒洋洋的回过头去,却见汪芷站在门口似笑非笑,身着淡纱外衫,头顶三山小帽,脸上素面朝天,眉眼清爽利落。

    真是想曹操曹操到方应物坐了起来,奇怪的问道:“厂督怎么到此?”汪芷不以为意道:“东厂大牢又不是龙潭虎穴,有何不可来的?谁又拦得住我?”

    方应物哭笑不得,这不是别人拦不拦得住你的问题难道汪芷身上除了胆大妄为、杀伐果断之外。就没半点政治人物应该具备的品格么(讲义气应该不算)?他便只能反问一句道:“在下是钦犯,如今又不在西厂被拘。厂督不知避嫌否?”

    汪太监小手一挥,豪气干云的说:“这有什么?无所谓避嫌不避嫌的!”方应物接口道:“你这话只怕太大意了!今日过堂时。尚公曾盘询你我在西厂密谈之事。”

    汪芷闻言先是一愣,随即大怒道:“尚铭大胆!”又对门外手下吩咐道:“速速去将尚铭叫来!”

    外面却答道:“尚公称病回府去了,并不在东厂。”汪芷便对方应物恨恨的说:“尚铭胆敢窥伺我西厂之事,迟早叫他好看!”

    方应物再次哭笑不得,汪芷也忒心直口快了,就算心里这么想,也完全没有必要说出来罢?

    难怪历史上的汪太监短短一两年间便众叛亲离,遭到八面围攻后黯然垮台,从此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真是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具体眼前这位汪芷身上,若就此垮了也挺可惜的,念及此方应物实在听不下去了,婉言劝道:“厂督慎言,小心隔墙有耳。”

    “怕他什么?”汪芷对尚铭不屑一顾。

    方应物又想到汪芷出手帮忙的义气,便苦心婆心劝道:“尚厂督今日首鼠两端、反复无常,背后必有他人怂恿,你应当查出此人再做定夺。另外。你还该先查一查西厂之事是如何泄露出去的,如此方可除掉后患。

    此外即便你有所不快,那也该存在心里,面上不动声色。更不要随意在口中吐露心声。正所谓逢人且说三分话,未可全抛一片心。”

    汪芷拍了拍方应物肩膀,表达善意道:“多谢忠告。你倒是有心了虽然不能将你放出,但若你在东厂这里受了委屈。尽可道来,我为你做主!”

    方应物也很善意的回应说:“厂督言重了!若无你今日援手。我只怕要惨遭酷刑。”互相释放了善意,一时间气氛十分融洽。

    “哦其实这不算什么。”汪芷转而问道:“今日在大堂上,东厂的人没将你如何罢?”

    方应物故作轻松的说:“眼看就要用刑时,忽然翰林院编修的任命消息传来,那尚厂督就难以动手了,只好暂且作罢,真不知道你是如何说动天子。”

    汪芷微微一愣后,便摆摆手道:“这个不值一提,只是顺手对了,你心里到底有什么小秘密?到底有什么底气?那日我一时失态,你还没有来得及告诉我便被东厂提走了,眼下能说否?”

    “原来你是为了这个才来的!”方应物苦恼的抓了抓头发。她怎么还没忘掉这事,至于穷追不舍、死缠烂打的跑到东厂来问么?女人的八卦精神实在太执着了。

    汪芷催促道:“不管我是为何而来,毕竟是救了你一次,不然你早被尚铭打到皮开肉绽了!事到如今若你还不肯言明,这做人就未免太不够意思了,你还是不是男人!”

    我看你倒是越来越像刁蛮女人了!方应物万分不情不愿的上前几步,身子靠近了汪芷,又将头伸过来,眼瞅着磨磨擦擦的就要贴上汪芷的脸颊。

    这把汪厂督吓了一跳,向后连退两步避开了方应物,呵斥道:“你要做什么!”方应物正气凛然的说:“既然是秘密,当然在耳边悄悄说,不怕隔墙有耳么!”

    汪芷直直的瞪着方应物,咬着牙抿着嘴,好半天才从口中蹦出一个字:“说!”

    方应物脸上带着暧昧的笑容,再次凑近身前,嘴巴贴近了汪芷的耳朵,呼出的热气只让汪芷觉得十分痒痒。但她仍强忍着,为了方应物心里的那个秘密,一定要忍!

    方应物故意停顿了片刻,然后才缓缓道:“其实你是骗人的罢?根本不是你救的我,却在这里冒充功劳,不厚道啊。”

    汪芷抖然一惊,方应物任命的事情确实与她无关,但她刚才看到方应物主动感谢自己,便灵机一动起了冒领恩情的心思,没想到被方应物轻易看出。

    正当汪芷被识破而心虚时,她突然感到脸颊被叮了一口,猝不及防的没躲开,等反应过来时,脸面上还残存着湿气。意识到什么后,汪芷睚眦俱裂,指着方应物厉声叫道:“混账!我要杀了你!”

    方应物慌里慌张的退到床边上,神色惶惶然。自己真是鬼迷心窍了,还是在天牢中太过苦闷无聊了?牢中坐三天,母猪赛貂蝉?为什么看到她就忍不住调戏?这可不是女扮男装的邻家少女,这是西厂大头目!

    不过汪芷骂了一句后,却突然冷静了下来,若无其事的说:“当然,你要如实交待一切,我就不介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