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三百四十九章 厂卫

第三百四十九章 厂卫

    尚铭执掌东厂多年,还真没见过方应物这样气定神闲、泰然自若,甚至会反过来调侃他的人犯。事有反常必为妖,以他小心求全的性格,不由得收了几分气焰,问道:“此话何讲?”

    从这细微之处,便可以看得出成化年间西厂与东厂的差别。汪太监的西厂对官员是说抓就抓,说打就打,飞扬跋扈肆无忌惮,处处以天子爪牙、反腐先锋为招牌。就连方应物一不留神,也挨了两棍子(外加一巴掌)。

    尚铭执掌的东厂在朝中相对低调一些,主要精力用于敲诈勒索民间平民富商,很少与官员权贵过不去,属于闷声发大财的典范。当然也导致天子更喜欢用“能力更强”的西厂,而东厂就居于西厂之下。

    却说方应物面对尚厂督的询问,并没有直言,只答道:“尚公不妨差人去镇抚司、西厂询问,想必一问便知。”尚铭沉思片刻,迅速派了心腹之人分头前往锦衣卫镇抚司询问和去西厂请示。

    等待半天过后,前往镇抚司的人回话道:“此去镇抚司见到了万指挥,但其人顾左右而言他,对此案避而不谈。”

    又过了一会儿,前往西厂的人也回话道:“此去西厂一无所获,汪公拒而不见,端的是无礼之极,根本不把我东厂放眼里!”

    尚铭没空生气,只是狐疑万分,以他的混迹厂卫的经验当然能觉察出,其中必有诡异之处。难怪这案子转了一圈,最后落到东厂。不是锦衣卫和西厂忽然大度放权,而是他们大概也不想管麻烦事。

    涉及到天子的事情。那绝对没有小事,谨慎再谨慎绝对没错。问题是麻烦出在哪里?尚铭抓了破头也猜不出来。

    向来自负心思慎密的尚公公忍不住长吁短叹。难道自从借种养了小宝贝干儿子后,智商急剧下降了?终归解铃还须系铃人,于是尚公公也赶到牢中去,准备套套交情从方应物嘴里询问出内幕。

    却见得方应物蜷着身体侧躺在木床上,背对牢门,挥挥手高声道:“厂公居上台,我为阶下囚,互有嫌疑不便相见!请回罢!”

    尚公公暗骂几句,转身离开了。这种清高读书人太多了。见了他们厂卫都像是躲垃圾一样,唯恐一接触就沾上臭气。遇到这样的人,那连半句话都不用废了,说多了都是自讨其辱!

    耳边听到脚步声远去,方应物猛然翻身坐了起来,盯着牢门愕然无语。自己只不过摆了摆姿势,怎么尚公公真的就走了?他连欲擒故纵之计都不懂么?

    这东厂提督也忒窝囊了,难怪不成样!

    尚公公当然不明白方应物所思所想,等他走出大牢时。左右随从问道:“接下来去哪里?”尚公公便吩咐道:“前往万指挥府上!”

    “厂公不可!”左右随从轻叫道。

    论起历史,锦衣卫自然比东厂久远,但当年东厂之设就是为了钳制和控制锦衣卫,所以在厂卫系统里东厂地位比锦衣卫要高。甚至有时充当上司角色。

    更何况东厂提督按照惯例由司礼监秉笔太监兼任,论江湖地位几乎与文官系统的内阁大学士相当,在正常情况下。厂督地位远不是正三品锦衣卫指挥使所能比的。

    所以若东厂提督有事,理论上大可将锦衣卫指挥使召唤过来询问;若东厂提督亲自登门造访锦衣卫指挥使。那无异于丢了自己的体面。就好像内阁大学士主动去拜访一名侍郎似的,只能是非常时刻的非常之举。

    难怪尚铭左右随从都惊叫劝阻。这就是主辱臣死的道理,谁能看着自家主人委屈自己而无动于衷?

    看着左右神色悲愤,尚铭无奈的轻轻叹口气。理论是理论,但现实终究是现实,哪条大明律上也没写着东厂比锦衣卫高,只是传统和潜规则而已。可一旦遇到了更强的潜规则,那就只能低头了。

    说白了,厂卫系统谁强谁弱只看一点——谁和天子关系更紧密。在当今,气焰滔天的西厂就不提了,那汪直简直就像是天子的私生子似的,为所欲为的胡闹也没人管;只说这锦衣卫指挥使万通也不简单,乃是宠冠六宫万贵妃的亲弟弟。

    不客气的说,万贵妃这老女人能做得了天子一半主,虽然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但确实就是如此。他尚铭身为公公,即便拥有与内宫关系亲密的优势,但能比得了万贵妃的亲弟弟?

    所以身为堂堂的司礼监秉笔太监、东厂提督,尚公公不但被西厂当孙子使唤,就是在锦衣卫万指挥那里,也越来越弱势。若不折节登门,能从万指挥嘴里得到干货么?

    东厂提督亲自到访,万通自然也不拿大,出迎道:“尚公公连夜前来,有失远迎,失敬失敬!”又请尚铭登堂入室,上了茶水,问道:“厂公有何贵干?只修书一封吩咐即可,又何须亲至。”

    尚铭便问起方应物的事情,万通闻言笑道:“厂公有所不知,那方应物之事确实别有内情”尚铭听完后惊愕不已,没想是天子犯了个糊涂,这下可有些棘手,真是个烫手山芋!

    若屈打成招,可那方应物也不是好惹的,身后撑腰之人也不弱,又是舆论激扬的核心人物。一旦外朝百官结势抗争,天子为了息事宁人,无可奈何说不定就要把东厂推出去牺牲了。

    若是消极对待要知道君无戏言,天子让你这家奴办事,你却做不到,那就可以去死了。伴君如伴虎,君心最莫测,一丁点儿变化就可以天翻地覆。

    万通低头饮了一口茶水,又让尚铭发了一会儿呆,“其实方应物的事情是小事,让西厂去担待就可以了”

    尚铭目光闪了闪,与万通对视,方才他这句话的重点不是“担待”,而是“西厂”,他想做什么?

    锦衣卫指挥使万通轻笑道:“怎么?如今人言厂公,都知道是西厂的那位,你这东厂的不嫌窝囊么?但请放心,成不成不好说,但要说立于不败之地,那还是没问题的。”(未完待续

    ps:这几天为了什么奔波你懂得,似乎有点两全其美法子了,大概这几天就能出结果。周末先不多想了,码字!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