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三百四十八章 公公?女人?

第三百四十八章 公公?女人?

    话说到这里,方应物心里忍不住吐槽一番,这汪芷真是求知欲过强的死脑筋!自己有什么自保的打算,与她何干?她只当好她的厂督就行了,来这里问东问西有什么意义!

    方应物也确实有底牌没打出去,只不过这张底牌需要极度保密,一旦稍有风声走漏,就完全失效了。就是连至亲之人也不便说,何况汪芷?

    方应物苦恼的坐在破床床沿,抱着头冥思苦想,自己应该怎么打发掉死缠烂打的汪芷?看着方应物死也不想说的模样,汪芷两眼放光,兴奋的脸色发红。

    她愈发断定方应物定然成竹在胸,一个连天子都能摆平的主意,或者说能让天子让步的主意,那其中包含的好处简直不可计量!特别是对她这种完全靠着天子吃饭的人。

    想至此处,汪芷大摇大摆、礼贤下士的一屁股坐在旁边,拍了拍方应物肩膀,然后很亲密的勾肩搭背道:“君若有富贵,何不共享之?必不负君也。”

    挨得太近,一点酒气直接从汪芷的嘴里钻到了方应物的耳朵里,叫方应物打了个激灵。不知怎的,又想起了前年在榆林时候,汪芷遇刺,自己误打误撞扑了她一次时的柔软触觉。

    一定是因为两日不近女色,所以产生了遐思和幻觉!方应物不动声色的向远处挪了挪,低声道:“男女授受不亲,厂督是有身份的人,且放尊重些!”

    对方应物的避嫌之举,汪芷不以为意,循循善诱道:“你难道对我不放心?你尽可以去打听,我从来不亏待自己人。”

    方应物一阵恍惚,确实有点矛盾。从传闻和史书上,眼前这位厂督算得上胡作非为、臭名昭著;但现实里接触。又觉得此人除了有点喜欢刨根问底的八卦性格之外,十分直率和讲义气,不大喜欢玩弄心眼。别有一番人格魅力。

    像新封威宁伯王越这样的人,也能死心塌地的跟着汪芷混。莫非有这种原因?相传王越王大人也是性情豪纵、不拘小节的人,号称本朝最像武将的文臣。

    汪芷借着酒意又狠狠的勒了一下方应物的脖子,直让方应物两眼翻白,“你弯弯绕绕的到底想什么?给个痛快话罢!”

    你有点形状好么?方应物喘不过气,不知道出于什么心里,鬼迷心窍、鬼使神差的悄悄伸出一根小指头,轻轻的在对方胸部区域柔软处点了点

    “啊也!”汪芷轻呼一声。像是触电一般,整个身子“嗖”的急速蹿了起来,双眼愤怒的要喷出火。

    方应物尴尬的笑道:“原来你没有喝多,我还以为你觉察不到呢。话说你的酒量真不行。想当初第一次见面时,你就喝多了”

    啪!汪芷抡起手掌,结结实实的给了方应物一记耳光,怒斥道:“我认你算个可结交的友人,你却当我是什么人?”

    方应物捂着脸。无奈苦笑着低声道:“做朋友这种话就先不必说了!打开天窗说亮话,你此刻到底是以公公身份,还是以女人特别是美女身份来与我说话的?”

    此刻在方应物面前是公公?还是女人?一时间汪厂督的思绪有点混乱了对了,还是美女?这小白脸书生竟然说她是美女?

    方应物见状摇摇头,这汪芷的自我认知特别是性别认知确实存在问题啊!两人都不知说什么好时。门外有人高叫道:“厂公!东厂来人,道是奉诏到此!”

    东厂?汪芷连忙收敛心思,又用利刃般的目光狠狠剜了方应物一眼,昂首走出狱门。方应物虽然不知道东厂找汪芷作甚,但并没放在心上,回了茅草床准备休息。

    忽然听到门外声音渐渐大了起来,方应物按捺不住好奇,便蹑手蹑脚的走到狱门处,隔门听着外面响动。

    便听得汪芷呵斥道:“你们东厂胆肥了?敢从我西厂要人么?尚铭在哪里?”这几年,东厂被西厂压得死死,几乎就成了西厂的附属,东厂提督尚铭在汪太监面前也只有被呼来喝去的份。

    另有一人低声下气的说:“汪公息怒,小的们焉敢有此胆量忤逆汪公!只不过圣命难违,叫我们东厂立刻提审方应物,故而不得不来,我们东厂的尚公也毫无办法。至其中缘故,我等实在不知!”

    沉默片刻之后,又听汪芷恨恨道:“这次西厂与锦衣卫闹了一场,争来夺去的让皇爷不满,倒叫你们东厂出头了。”

    另一人赔小心道:“汪公说笑了,估计皇爷也是不想两边为难而已,我们东厂又哪里算的上出头。”

    方应物还正在听时,忽然哗啦作响,狱门被打开了,七八个陌生汉子在门口围成一圈,领头者对方应物道:“方先生,有请移步往东厂!”

    脸上一道掌印的方应物傲立门中,淡淡的说:“你们厂卫什么时候推出了两日三地游业务?在下虽然年幼识浅,但换了东厂也不惧!”

    消息传了出去,在朝中又有点小轰动。本朝立国以来,下诏狱不算稀罕,但像方应物竟然连续换了三个地方,厂卫衙门全都经历了一遍的情况实属破天荒。

    想来必定是因为方应物在狱中一身正气、信念坚贞、铁骨铮铮,所以一开始的锦衣卫奈何不得才换了西厂,而西厂也奈何不得,又换了东厂!一身转战三大狱,正气当为天下法,伟哉!

    在锦衣卫是徐百户审理,在西厂是韦千户审理。到了东厂规格更高,司礼监秉笔太监、提督东厂尚铭尚公公亲自出面审理了。

    尚铭咳嗽一声,开场先转圜道:“数年不见,方公子风采依旧,不过交情归交情,公事归公事,今日非我审你,而是代天子审你,还请见谅!”

    随后便大喝一声,拍案道:“方应物!你不过是一江南书生,适逢天恩才有今日皇榜提名!你不思君恩,又为何要妖言惑众、上疏诽谤圣上?”

    又是这句方应物万般无奈了,拱拱手道:“尚公!能否换个台词?”

    ps:

    这两日到处奔波咨询全职写作的法子,心烦意乱啊……作协咋就没个扶植政策呢,暂时离岗创业又只针对科技型,路在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