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三百四十七章 你在想什么

第三百四十七章 你在想什么

    送走了项成贤,天色已经是黄昏时分,仅有一道巴掌大小窗口的牢中也渐渐黑了下来,方应物又恢复到了百无聊赖的状态。

    坐诏狱的荣誉感和新鲜劲儿一过,剩下的就是无聊了——确实很无聊,连个提审都没有。这时候即便给方应物一本四书五经,只怕他也能津津有味的翻看了。

    正当方应物闭目养神胡思乱想时,忽然听到几声响动,眼皮微微亮了一亮。他睁开眼看,便昏暗的光线跃入眼中,再细看,便见汪芷又举着火烛出现在门口地方。

    与昨夜不同,这次汪芷另一只手还提着食盒。牢中有一张简陋的破桌子,汪芷便将食盒丢在了桌案上。打开后,里面有酒食。

    方应物目光随着食盒转来转去,心里已经是波涛起伏,自家何德何能,敢劳驾御马监太监兼提督西厂亲自来送牢饭?纵览大明史书,有厂卫大头领亲自给犯人送牢饭的记录么?

    汪太监开口闲聊道:“今日我闲来无事,便去宫中转了转,顺便打探了点消息。你这状况确实不大妙。这次皇爷真恼火了,我看是没什么法子转圜。”

    方应物试探道:“厂督此话过了,在下区区一介儒生而已,何至于此?”

    “话要从头说起,当初皇爷之所以准了你父亲入东宫的提奏,是因为你们父子名气不错,便存了几分拉拢你们父子的心思。说透了,就是皇爷想收买人心,让你父亲感恩戴德,将来也好作外朝助力。

    你也知道,皇爷最厌烦外朝言官多事,那几个有名的刺头都是记在内宫屏风上的,当年你父亲也在其中。只不过这三年来,你父亲略显沉稳,皇爷便误以为改正了。

    在皇爷心中。已经是施恩与你家了,刚送了一个东宫侍班名位没多久,但你家却依旧不识好歹,这次还率先跳了出来指手画脚,简直就是忘恩负义,能不让皇爷大为恼火么?”

    方应物不由得仰天长叹。说来说去,就是天子对“辜负圣恩”的父亲恼怒。又担心拿下父亲震动太大,而且还有点自打其脸的意思,便拿自己这软柿子撒气呗,只不过在过程中摆了一个乌龙而已。

    果然是每一个伟光岸身影的背后,都有一个或一群屡屡倒霉的亲属吖!

    汪芷自然是体会不到方应物那小悲愤心情,很绝然的说:“何况你这事引发争吵又惹得皇爷大为烦心。又关系到皇爷的脸面问题,没人能帮你开解。总而言之,成了一个死结,我看你这次很难过关了!”

    随即汪芷拿出酒壶和酒盅,斟了两杯酒,“我做人向来恩怨分明,你助我立下大功。但此次我无能为力,唯有用杯中酒表明歉意!”

    汪芷举了杯,但方应物久久没有应答,他先是迟疑的对酒杯端详片刻,又狐疑的看了看汪芷手里的酒杯。突然来敬酒,难道想送自己上路再细细一想,自己在牢中“暴疾”挂掉似乎也是个解决问题的办法。

    冷场片刻,汪芷冷哼一声。将两人各自面前的酒杯换了过来,仰头一饮而尽,然后对方应物示意。

    方应物再次看了看汪芷手里的空酒杯,又盯着换到自己面前的酒杯研究,这换酒杯的举动是不是也早在别人算计之中呢?

    冷不丁的,新换到方应物面前的这酒杯又被汪芷抄走了,同样被她一口饮尽。并亮出了杯底。

    方应物抬起头,见汪芷满脸都是浓浓的嘲讽,很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人为刀殂。我为鱼肉,不得不加倍小心啊。”随即他也主动斟满,敬酒道:“多谢厂督盛情,请!”

    汪芷微微蹙眉,她没什么酒量,也不大喜欢饮酒,但还是再次饮尽了。头略有眩晕,不过还算清醒。

    方应物还是有几分尴尬,又起了话头道:“我这事真是死结?那总该有个说法,难不成要将我在天牢关一辈子么?还是拉出去斩首?”

    汪芷恶狠狠的答道:“杀你是不会的,按惯例大概会发配贬斥。蛮疆绝域,山高路远,唯有祝你一路走好,到了烟瘴之地后还能活着回来!”

    这方应物仿佛看到了杨慎、王守仁等“后辈”在向他招手那也实在太辛苦了。

    吓唬完方应物,汪芷又试探道:“你难道没有其余想法?难道受了这不明不白的冤枉,你心里就服气?”

    方应物叹道:“雷霆雨露皆是君恩,我还能有什么想法?心里不服气又能怎样?”

    “我观你淡定如常,你肯定有主意罢?”

    方应物凛然道:“君子临危不乱,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前贤曰,鼎镬甘如饴,求之不可得。”

    “呵呵呵呵”汪芷轻笑几声,“那都是你们读书人实在没办法时说的话吧?人但凡要有一线机会,谁又肯坐困愁城。”

    不等方应物表示不满,汪芷又道:“再则,若是你父亲那样的人说出这种仗义的话,我倒是相信。至于你就算了。”

    方应物忿然道:“你何以小觑我?”

    汪芷很有把握的说:“就凭你刚才那小心翼翼、千堤防万堤防的模样,我就能看得出来。如果你已经心死如灰的绝望,肯定对周围得过且过的不太在意了。

    而你刚才偏偏处处疑神疑鬼,这么说明了你心中定然还有什么希望,所以才会加倍小心翼翼的保住自身,免得阴沟里翻了船!说罢,你的希望到底是什么?”

    方应物大惊失色,汪芷向来是简单粗暴的风格,或者说做事懒得费心思,并不是那种心思细腻的人,今天竟然如此反常!他忍不住失声问道:“厂督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聪明?”

    汪芷怒道:“这是你那孙家小情人说的!她说方相公面临危难时,若心有定计便会淡然如常,若没了主意时,慌乱起来比谁都惶惶然。”

    方应物很出乎意料,一时间愣了愣。

    汪芷便语含威胁道:“说起这孙家小娘子,自从得了个夫人名位,仿佛有不少人想来提亲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ps:才写到一半,下面一直拿不定,没法子,先发这部分吧。另外,官仙完本了,没看的很值得去看一看啊,这是本奇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