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三百四十六章 都是方应物的错

第三百四十六章 都是方应物的错

    又是太阳照常升起的一日,清晨时分,大明天子御奉天门,文武百官过金水河,惯例的早朝便开始了。

    昔年英宗冲龄践位,三杨辅政当国,政务大权便归于中枢内阁,原先承担议事决策功能的朝会也渐渐成了摆设,礼仪性质居多。所以在当今的朝会上,不大会有太多君臣交流。

    今上成化天子“玉音微吃”,不爱与人说话,对朝会这种走过场的程序还是比较尽责的。反正也不需要他多说什么话,只需认认真真的坐在宝座上充当神像。

    奉天门里,天子升座,文武百官山呼万岁完毕,有几位大臣奏报了一些事情,天子一概答道“是”,也有“知道了”或者“发部议”。

    常规性进奏完毕,本该到了“有事早奏无事退朝”的时间。但在此时,却有大臣出列,趋步上了奉天门下的丹墀,对着天子奏道:“臣请奏事!”

    此人声如洪钟,众人注目望去,赫然也是一个名人,乃刑科都给事中毛弘。这位毛大人是科道官里的老资格人物,已经在六科十几年,十分敢言,号称发言论事数量朝中第一。

    别的不说,成化四年那次群臣伏阙集体请愿,就是毛大人带头组织起来的,这可能是大明朝朝臣的第一次群体**件——当然以后就会多了

    与方应物的便宜外公王恕一样,毛大人也是让今上烦不胜烦。宝座上的成化天子看到毛弘出列,忍不住皱起眉头。有点牙疼。

    毛弘叩首道:“臣闻明君治国,必先广开言路。今方应物不过尽臣子之本分,何故因言而获罪?还请陛下宽纵褒奖!另恳请陛下罢斥方士僧道。以省冗费,以正人心!”

    成化天子眉头皱的更深,视线望向不远处的内阁大学士们。在朝会班位上,距离天子最近的人,除了太监、侍卫、侍班词臣之外,就是锦衣卫官和内阁大学士了。

    别的文武百官都在广场上,唯有锦衣卫官和内阁大学士站在天子与百官之间的丹墀上,并东西向对立。

    成化天子不爱说话,在朝会上出现非常规了状况时。一般都是由纸糊三阁老出面帮着天子打发掉,这也是天子信用他们的原因。

    首辅万安瞄了毛弘一眼,然后眼观鼻鼻观心,垂头静立。但次辅刘珝却出列奏道:“毛弘奏称方应物无罪,所言极是,那方应物敢言直谏,正气不可夺,伏请陛下三思毛弘所言!”

    刘珝的奏对有点出乎意料,叫许多人未曾想到。他竟然替方应物说情?难道刘珝不是恨透了方家么?

    只有另一个大学士刘吉脸色微微变了,刘珝这话简直就是把方应物比成另一个毛弘,在陛下面前透出这个意思,其心可诛!难道不知道毛弘是陛下最厌烦的人之一么?

    再次。陛下现在还不知道他自己摆了乌龙,等到回过味来时,方应物怎么都不会好过的。

    两害相权取其轻。先把方应物狠狠处罚了,再等天子醒悟过来时。总会有点内疚罢?刘棉花下定了决心后,便也出列奏道:“方应物年少无知。妄议朝政,非议圣上,狂悖无礼!绝不可宽待,当严加惩治以儆效尤!”

    刘珝闻言回首道:“祐之此言差矣!方应物年少为国,其心可嘉,怎可以刑罚处之?如此不怕天下士子寒心么!”

    刘棉花毫不客气的针锋相对道:“叔温有所不知!方应物身为观政进士,还待选词臣,此时不潜心学习,对朝政横加议论,妄然邀名,若人人效仿,朝纲何存?此风万万不可长!”

    旁人能听到这二位对质的,无不目瞪口呆,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如果没听错的话,现在的情况是,刘次辅拼命替方应物辩解,而刘棉花却力求从严处置方应物

    刘次辅难道不是方应物的仇家么?另一方的刘棉花难道不是方应物的老泰山么?这两位大学士都吃错药了?还是互相换了身子,念着对方的台词?

    唯一能出来打圆场的万首辅依旧闭目养神,两位姓刘的大学士便继续争论着。

    “方应物是你的东床快婿,谁人不知?你不要因为害怕被连累,便故意陷害忠良之士,实在令人齿冷!”

    “吾乃内阁揆臣,自当以身作则,严于律己!刘叔温你不要因为你我乃同僚,便替我这女婿开脱!”

    旁人继续启动看戏模式,面对这诡异的一幕,谁也摸不清其中深浅,所以也只能看戏了。

    宝座上的成化天子看着两人吵了一会儿,十分心烦意乱,本来期待他们出来平事,把毛弘的嘴巴堵回去,结果这两位出来后竟然耍起了把式。

    如此天子便一言不发的站了起来,猛然一挥袖子走人了。旁边太监连忙叫道:“退朝!”

    回到内宫,又有司礼监秉笔太监覃昌交上两份来自厂卫的密奏,天子命其拆开,展眼看去,却见一份是锦衣卫的,一份是西厂的。

    锦衣卫的密奏中,弹劾西厂公然去镇抚司劫走人犯,实在胆大妄为坏了规矩;而在西厂密奏中,则反过来弹劾锦衣卫镇抚司勾结内官、擅权越界,侵犯本该属于西厂的职事。

    两份密奏互相攻讦,两边都是得用的爪牙耳目,这再次让天子感到心烦。

    成化天子本性贪图安逸,最喜清静无事,最烦无事生非,期待的是一团和气共享太平,所有麻烦事情都消失掉。而今天却屡屡为难,叫他很不痛快,不由得想道:“都是方应物的错!”

    话说在今日,西厂并没有提审方应物,所以方应物只能继续在牢中无所事事。百无聊赖时候,又听到门声响动,再举目望去,却看到自己的好友项成贤走了进来。

    正枯燥的方应物连忙从茅草床上一跃而起,惊喜的问道:“项兄何以到此?”项成贤见礼道:“受诸同年所拖,特意来看望方贤弟!”

    方应物奇道:“西厂怎么肯放你进来?”项成贤答道:“我也听说过,西厂如同龙潭虎穴,十分难进,更难出来。怎么我一到此,报上来意,便一路通畅的被带了过来见你?奇哉怪也。”

    这个问题,方应物真不好解释。他忽然又想起什么,讪讪的说:“我何德何能,敢劳诸君挂念!实在万分羞愧。”

    项成贤摇头道:“不过话说回来,方贤弟你这次的事情实在不地道,竟然背着我等偷偷上疏!将我等全蒙在了鼓里。”

    方应物闻言便是一呆,他刚才所担心的就是这个。之前他当众口口声声不上疏,但现在众人都以为他偷偷上疏了,岂不成了当面一套背面一套、两面三刀的小人?关键在于,这个质疑实在不好回答

    项成贤忽然哈哈大笑,拍着方应物肩膀道:“看你这委屈的表情,方才都是说笑,方贤弟不要介怀!你的心思,我们都明白的很。”

    我有什么心思?方应物在心里默默的反问一句,虽然他很想问出口,但暂时只能不明觉厉,言多必失啊。

    “想来方贤弟当时已然有了为国死谏、慨然赴狱的想法,只是不想连累我等,所以才背着我等自行上疏罢?方贤弟的情操实在令人钦佩,我等不能不叹服!”

    呃面对这些强大的脑补,方应物无言以对,这样解释都可以?

    若一个人抢到了道德制高点,那他无论怎么做,在别人眼里都是正确的甚至还有人帮你进行脑补和解释。

    方应物话很少,项成贤只道是紧张,便宽慰道:“方贤弟且安心在此,今科同年无不奔走相告,诸君一定要把方贤弟从西厂营救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