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三百四十四章 读书人的话

第三百四十四章 读书人的话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汪芷刚下了令,但想了想又重新对手下吩咐道:“尔等且带着这女子先出去。”如此小院中只剩了汪芷与方应物,看着状况,方应物便知道汪太监有话要说。

    果不其然,汪芷向后面看了看,确认夹道口无人偷听,而后才对方应物低声喝斥道:“记得我提点过你,敢情你都当成了耳旁风?”

    方应物记起来,当初那场会元宴之前,汪芷回京突然杀到时,仿佛对自己暗示过,杜三娘子有点问题。

    还未等答话,方应物便又听到汪芷劈头盖脸的骂道:“你们这种读过几本书、会写几笔诗词、长相还过得去的狗屁文人,都是色令智昏、见了美貌女子走不动路的又自作多情货色!以为全天下的女子都会被你们的名气和才气折服,会对你们崇拜的五体投地、死心塌地、床上床下鞍前马后?”

    一连串不大好听的词从汪芷嘴里不停的往外跳,方应物微微皱眉,忍不住挥挥手:“慢些,慢些说,你先喘喘气再说。”

    “还说个屁!看你的样子,面对娇滴滴的美人投怀送抱,只怕被迷得神魂颠倒上当受骗也不自知!”

    方应物感到自己比窦娥还冤,他到底做错什么了?又不是他主动把杜三娘子找来的。“等等,你这都是无中生有,直到你进来时为止,我做出任何承诺,没有上任何当、受任何骗!”

    汪芷冷哼一声,“你们读书人的话就是嘴硬!就算现在还没有,再等一会儿也必定有了。莫非你还觉得我来的太早,耽误了你的猎艳好事?”

    无中生有直接变成有罪推定,方应物觉得与汪芷讲理是个很困难的事情,无奈的拱拱手问道:“那就多谢厂督出手相救。就算在下上当受骗,那总要让在下当个明白鬼,上了什么当,受了什么骗?”

    汪芷对方应物这个态度还算满意,点点头道:“杜香琴是锦衣卫镇抚司的密探,当初就是用来勾搭次辅刘珝家那不成器二公子的!”

    方应物愕然。这个消息可真是够诡异的!敢情不是刘二公子欺压教坊司妓家,而是杜香琴一直骗着刘二公子?“为什么?锦衣卫有什么必要与次辅刘阁老过不去?”

    掌握秘密的汪芷优越感十足,故作不屑道:“这么点事你都看不明白?不是锦衣卫与刘次辅过不去,而是万家与刘次辅过不去。其中关联,你自己想罢!”

    方应物稍加思索,便理清了其中门道。万家?首辅万安是万家。还舔着脸认了万贵妃当亲戚,锦衣卫掌事指挥使万通是万家,与万贵妃是亲姐弟。

    万安与刘珝势同水火,那么万通在后面帮着使阴招实属正常,用品行不端的刘二公子为突破口更不奇怪。

    想至此处。方应物暗暗心惊,这朝争看似堂堂正正阳谋居多,没想到背面竟然也有如此阴暗的手段!历史书上可没写到这些!

    汪芷又补充道:“这棋子本来准备在关键时刻抛出来的,作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结果在前月误打误撞的把事情闹大,被迫提前动用了,虽然把刘次辅修理的灰头土脸,但毕竟没有致命”

    方应物又醒悟到,难怪第一次见面,杜三娘子就如此交底,把刘二公子的违法乱纪、胡作非为的底细全交代了。敢情也是为刘二公子埋地雷。只是没想到,后面出了些意外,将事情闹大了,大概这也是他们始料未及的。

    “那她今天找到我作甚?好叫人迷惑不解。”方应物很“天真”的问道,不是他故作天真,而是因为这样与汪太监说话比较省心省力。

    果然,汪芷再次不屑的冷哼一声,“专骗你们这些糊涂色鬼的!在次辅家二公子那里,戏演不下去了,便找到你这另一个阁老的未来女婿身上。算是安插一个钉子。”

    方应物无语,至于万家为什么想在刘棉花这边安插一个钉子,这样幼稚的问题还是不要问了。老大防着老二,实乃天经地义的事情!

    也难怪某首辅混的人厌狗憎,一换了天子便立刻当不下去了,他这为人处世完全没有政治品格,谁肯保他?

    随后汪芷与方应物便从夹道里走出了囚禁人犯的小院落,却见外面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聚集了百十号人马,里外分作两圈人。

    里面这圈人看到汪芷,便簇拥上来,保护性的围住。如此方应物便看得明白了,想必里面这圈人是汪芷带来的西厂人马,而外面一圈敢怒不敢言的则是锦衣卫镇抚司官校。

    敢怒不敢言终究是敢怒不敢言,西厂缉事官军护着汪芷顺便夹着方应物向外行去,锦衣卫官校不由自主的让出去路,看着西厂公然将“人犯”抢走,并不敢阻拦。

    到了外面胡同口,却见有人站在街道对面呼道:“方先生!”

    方应物举目看去,原来是牛头马面二人,便对汪芷道:“那两位是在下熟识的人,大概有几句话要说。”

    汪芷也看了看不远处二人,皱眉道:“那就叫过来回话!”方应物有点为难的说:“还是在下过去说话罢。”

    汪芷笑道:“呵,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不方便叫我听?那我和你一起过去听听。”

    你太不见外了,知道什么叫**吗?方应物环视周围一群西厂官军,便打消了讲理的念头。走过去时,只能任由汪芷在后面跟着。

    牛头马面二人见到方应物,便叫道:“方先生!你托我兄弟二人去西厂找汪公求救”

    听到这里,方应物尚未表态,汪芷扫了方应物一眼,得意的“呵呵”一笑。

    牛头继续说:“但那汪公架子也太大!在灵济宫周边寻了几圈,你说的那个酒家也去了,实在不得其门而入,就是见地下的阎罗王也没这么难!所以只能空手而回。”

    方应物吃了一惊,回头对汪芷道:“你不是接到报信并来救人的?我方才以为你收到了他们两人的报信,然后才赶到。”

    “你们读书人就是想得美!镇抚司胆敢抢我西厂的差事,孰可忍孰不可忍,所以我是来亲自抓你回去办差的。什么报信不报信、救人不救人的,不知道!”汪芷一口否认了。

    随后她又盯着牛头质问道:“你说谁架子太大?谁像阎罗王?”

    牛头马面看着汪芷的穿戴相貌,又看看不远处的西厂官军,恍然大悟,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磕起头。

    遇到方秀才,准没好事,还说什么保举他们调入西厂升官发财,下辈子再也不能听方秀才的话了。读书人若可信,母猪也能上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