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三百四十二章 镇抚司(上)

第三百四十二章 镇抚司(上)

    方应物被厂卫官校押着走在街道上,此时他忧心忡忡、长吁短叹。不过并非是为了自己被捕,而是为父亲担忧。

    本来按照他的设想,若父亲真的遭遇牢狱之灾,他方应物将在外面应变和活动。但现在却完全反了过来,莫名其妙被捕的不是父亲而是他自己。

    也就是说,自己要是被下了大狱,能做的事情不多,基本就要全靠父亲在外面活动了。

    说实话,在这种复杂的情况下,方应物不觉得父亲应变起来能比自己更靠谱,活动能力只怕也比自己差了一筹还是坐天牢这种简单活计更适合父亲。

    方应物的思维有点重结果轻过程,今天这事也是先把结果琢磨了几遍,然后才想到一个问题,为什么是自己被捉拿?

    虽然不大明白这中间有什么道道,但方应物根据若干历史经验猜测,必定又是自己被父亲坑了,不然没有别的由头。

    却说这一班官军押着方应物,出了胡同,折向南去。走了一段后,方应物突然反应过来,这路程也与自己所想不同,如果是去西厂,应该向北往灵济宫方向才是。

    于是方应物便对那带头的武官问道:“敢问阁下要去哪里?难道不是去西厂?”

    那武官回头答道:“非也,我等乃锦衣卫镇抚司官校,自然是押你回镇抚司!”

    靠!方应物惊了一惊,这又是怎么回事?不应该是西厂负责抓人和恐吓么?为何是锦衣卫镇抚司来动手?

    自从成化十三年以来。西厂敢打敢杀受到天子极度信用,很多情况下天子修理大臣都是用西厂。所以西厂势力直接盖过了老牌东厂和锦衣卫。上次方清之下诏狱,那是因为当时西厂厂督汪太监远在江南,所以才让给了锦衣卫镇抚司操办。

    而且从前夜汪太监使人传口风来看,这次君臣对抗,应该还是西厂负责动手才对

    一次又一次的出现意外,让方应物的小心肝有点儿颤悠悠了,固然有穿越者和士林名流两道光环护体,但也架不住总是出意外呐。

    若是落到西厂。有老熟人汪芷在,玩玩小暧昧怎么都好说话,大不了告诉汪太监一个惊天小秘密作为交换。

    但要是到了锦衣卫镇抚司他方应物的确与现任掌事指挥使万通见过几次,但都是几年前的事情了,而且当时见面都是不欢而散居多,根本谈不上交情,反而还有点小嫌弃。

    在惴惴不安中。方应物被押着穿街走巷,来到位于皇城南边的锦衣卫镇抚司衙署。

    有个官校迎上前来,传话道:“徐百户说了,钦犯带到,直接上堂,他正等着。”

    “哪个徐百户?”方应物突然插嘴问道。押他前来的武官答道:“是徐达徐百户。现在镇抚司为理刑官。”口气中颇有几分同情。

    徐达?把自己妻子献给家主万通,然后从家奴变成锦衣卫百户的那个徐达?方应物皱了皱眉头,真是倒霉透顶!这徐达实在不是什么好东西!

    一个把自己妻子献给主人玩弄的人,一个当众强抢店铺的人,一个被诸多笔记素材鄙夷的人。人品能好到哪里去?

    自从进京时在客店见过一次这徐百户后,原以为没什么机会打交道。怎么今天还是撞上了?

    徐达自然没资格在锦衣卫衙署坐正堂,方应物被带到一处偏厅里,此处已经有几人把守。

    方应物低头思忖时,忽然听到有人惊叫道:“是方相公?”他抬头看去,却见前方有两个官校伸手指着他,很是面熟。

    又一想,方应物也记起来了,这二人不是当初押解他去榆林的那两个锦衣卫官校么?一个是牛头一个是马面,相处的还算不错。

    方应物刚想去叙话时,有百户官从后面转了出来,坐在公案那里,拍案大喝道:“下面可是方应物?”

    方应物定睛一看,依稀认得确实是徐达,便答道:“正是在下!”

    徐百户冷笑几声,继续问道:“方应物!你不过一江南小儿,适逢天恩才有今日皇榜提名!你不思君恩,又为何要妖言惑众、上疏诽谤圣上!”

    方应物十分糊涂,反问道:“这话从何说起?在下何曾妖言惑众、诽谤圣上?”徐百户便质问道:“昨日煽动同年,带头上疏的是不是你?”

    方应物“哈哈”一声,大笑道:“徐百户明察!在下根本没有上疏,更谈不上诽谤圣上!”

    我靠!徐达闻言愣住片刻,以这帮清流文人的鸟性,方应物怎么能不上疏进谏?他不想要脸了么?探子曾禀报,据远远观察,当时方应物与一干同年互相呼应,怎么会没上疏?

    话有点不好继续问了,徐百户尴尬的拍案道:“且先带下去囚禁!待本官查明后再问!”顿时牛头马面二人上前扣住方应物,拉着他向厅外行去。

    走了几步,稍稍远离了偏厅,牛头对方应物点头道:“方先生许久不见了!上次在榆林时,承蒙相让斩首之功,平白叫在下升了一级,还一直没有谢过。”

    方应物疑惑道:“你是牛头还是马面?”牛头马面:“”

    方应物嘿嘿笑道:“说笑说笑,不过在下真想问问,这徐百户不是一直在外面做事么?怎么会坐衙?”

    牛头撇撇嘴,“万指挥不是锦衣卫世代老人,要安插亲信,故而将徐百户调进镇抚司内当理刑百户。”

    锦衣卫镇抚司衙署占地极广,很大一部分就是天牢。方应物这类“士大夫”待遇自然那些因为偷鸡摸狗被逮捕进来的平民不同,被关押的地方有狭小逼仄的院落和几乎只能放一张床的小屋——好歹也是单间待遇。

    牛头马面把方应物送进去后,叹口气道:“我兄弟皆知方先生乃是要青史留名的大人物,但职责所在无法放纵。若方先生有什么我兄弟能办到的需求,只管吩咐。”

    方应物谢过,此后便分别了。方应物独处时,不由得回想起方才在偏厅时的场面,听那徐达的意思,好像以为自己也上疏了似的,这问题出在哪里?

    想来想去,八成是有人闹乌龙了!看到自己和一干同年会面,没有具体核实,便脑补自己肯定也上疏谏君!以自己的名声,只怕没人觉得自己会看着天子失德而无动于衷罢!

    想当然害死人哪,这真是此身总为名声累,方应物唏嘘不已。那么自己到底是因为父亲被迁怒,还是因为乌龙才进来的?

    忽然外面有几声响动,有人呼道:“方先生!徐百户来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ps:拖延了……主要是为了后面有点改动,下章见分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