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三百三十八章 要低调

第三百三十八章 要低调

    方应物知道,如果他们方家不是一门两魁元,父子双进士,如果他方应物不是会元,如果那么现在这些礼部官员串联时未必肯拉上他。否则一个新科进士何德何能,可以与这些官场老前辈们同列?

    这时候方应物忍不住想起了刘棉花,如今上的非明君性格,只怕位居内阁大学士的刘棉花也没少遇到过这种左右两难的状况。

    如果是刘棉花身处此境,该会如何选择?显而易见,他老人家肯定是先将庶吉士或者编修搞到手,任何其他事情都不能妨碍这一点,只要自家位置稳固住了,那更犯不上与天子对着干。

    有起错的名字,没有叫错的外号,什么叫纸糊三阁老,这就是了。

    方应物又想到,若传言属实,那必将朝廷沸腾,天下不知要有多少封奏疏谏阻天子,没有一千也有几百。而自己在其中列个名字,只怕不会引起特别注意。

    但问题在于,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天子偏偏注意到自己并痛恨自己不识好歹怎么办?别人随大流去进谏几句,只要不太过分,该做官还做官,但自己官职却尚未到手,承受不起任何损失。

    当然,反过来说,那时将有成百上千的奏疏雪片般送进宫去,眼花缭乱的嘈杂声里,自己悄悄向后缩一步当哑巴,也不会引起别人太大注意?

    所以还是要低调,当前一定要低调,不要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就是胜利,坚持到官职到手就是胜利!

    风波来得比想象的还快,早晨方应物到部里时,一切还只是传言。但到了中午,传言就变成了事实。

    最新消息是,天子已经发了数道中旨,一口气任命、封赏了十几个外戚、方士、道士、僧侣。

    最醒目的便是用方士李孜省为右通政、邓常恩为太常寺少卿;以及太后长弟、左军都督府都督佥事周寿由庆云伯进位庆云侯,太后次弟、左军都督府都督同知周彧进位长宁伯。

    只用一中午时间,消息就传遍了各部院衙门,顿时朝廷上下群情大哗,议论汹汹——天子这次胡来,绝对是不能接受的!

    装神弄鬼的方士位列东班,进入通政司、太常寺为堂官,简直是耻辱;对外戚周家的封赏,更是超出应有的礼节,要知道,周太后虽然是天子亲生母亲,但却并不是先皇正宫!

    孰可忍孰不可忍,天子到底有没有把朝政当回事?到底有没有把该有的责任放在心上?到底把家国社稷当成了什么?

    这几年,天子在京城大修寺庙,用太仓银补充内库,耗费何止百万?这几年,地方阉宦横行,搜刮钱财供奉大内,民怨四起!这几年,天子深居内宫,从不与正人君子面见,身边奸邪环绕,忠臣心寒!

    方应物冷眼旁观,眼见着礼部诸君子已经纷纷开始再次串联,性急的已经奋笔疾书写奏章,于是要抽身走人。三十六计走为上,还留在这里就掰扯不开了

    刚走到中庭,忽然身后有人唤道:“方老弟要去哪里?何不与吾等一起上疏?”

    方应物顿了顿,回头答道:“朝廷多事,晚辈岂能坐视?正要回家去,与家父商议!”

    听到翰林五谏方清之的名字,那人肃然起敬,拱拱手作别。人家方应物自己另有渠道,名声刷起来更爽快,真用不着在礼部与他们几个合作。

    方应物这话自然是虚构的,如此才能摆脱纠缠。他连忙走出礼部大门,但是仍深深的叹了口气,扪心自问,他这样逃避到底对不对?

    天子失德,每一个有正义感的人、有原则性的人这时候都应当挺身而出,而不是退缩不前他方应物终究是读书人,如若坐视不理,和历史上那些谄媚君王的小人佞臣有什么区别?

    随即方应物又自我安慰道,历史大势究竟如何,难道还有比他更清楚的么?反正没过几年自然而然就拨乱反正了。先保留有用之身以待来时罢,免得连入场资格都没有,空有才华也无可奈何。

    是的,他与朝廷大臣们不同,现在连个官职都没有,谈何抱负?还是先等官职到手罢!

    回到家中,却见父亲正在堂上与人说话,在座的还有四五个人。方应物站在外面张望了几眼,眼看这几位客人神色激动,便猜测他们讨论的正是今日这天子乱命的事情。

    如此方应物便停了脚步,朝自己院中走去。若放在过去,方应物必然要主动去指点江山一番,但现在最要紧的是低调,就不要随便掺乎进去了。

    仿佛后面有人叫他,是父亲大人的声音?方应物只当没听见,充耳不闻的消失在月门外。

    此时好友项成贤正在院中徘徊,看到方应物进来,高声叫道:“方贤弟!等你多时了!你该听说过天子发中旨了罢!”

    方应物莫名其妙的问道:“那你兴奋什么?”

    项成贤慷慨激昂的说:“朝廷出现偏差,正是吾辈挺身而出的时候,为兄特意请你与为兄一起上疏,直斥其非!

    若能谏阻天子,也不枉读圣贤之书!若事不成,被奸邪辈贬斥,那大不了不做官,吾辈也可名扬天下、百世流芳!”

    方应物盯着项成贤片刻,突然又问道:“不做官干什么?”项成贤答道:“自然是返回乡里,从此”

    “鱼肉乡里?”方应物为项大公子补充道。

    “是啊,不!是教化乡里!”

    一个举人,在乡间就是大老爷了,若一个进士回了家,那简直就是雄踞一方的霸主,这样想想也挺令人小激动,难怪生性散漫、本来无意做官的项大公子动了心。

    方应物挥挥手:“去去去!项兄你居心不良,休要拉上我!”项成贤仍苦苦纠缠,“方贤弟!若这次你要一封朝奏九重天,那一定得捎上为兄!”

    方应物忍无可忍,质问道:“谁说我要上奏?”

    项成贤反问道:“方贤弟身负众望,怎么可能不去谏阻天子?”

    方应物辩道:“你懂不懂什么叫低调?朝廷自有衮衮诸公在,哪里有我们说话的余地!该低调时就要低调!”

    忽然又有门子来报,有几位自称是同年的到访。请了进来,果然都是今科的榜上同年,也多是本省同乡,王华、李旻等人皆在内。

    众人互相抱拳见个礼,然后王华便道:“方贤弟!我等联袂而至,特来共商大计!”

    方应物愕然不已,装糊涂问道:“小弟我愚钝不堪,何曾晓得什么大计?”

    王华只当方应物谦虚,又道:“如今天子有失,吾辈读书之人等不可无动于衷,亦不可教前辈们小看我们这一科,仗义执言正在今日!想来想去,我们都觉得此举离不开方贤弟。”

    君欲至吾于炉上烤耶?方应物干笑几声,“小弟我才浅德薄,如何当得起诸君抬举,当不起,实在当不起哪!何况朝中自有诸公掌理,吾辈还是先观望两日,不要急于出风头。”

    李旻不满道:“方同年此言差矣!圣人曰,士不可不弘毅!又云,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节义之事,岂能瞻前顾后?”

    又有人高呼道:“方同年功在社稷、道德高标,堪为诸同年之楷模,理当振臂一呼,吾等愿附骥尾!”

    附你妹啊唯恐不够低调的方应物脸面抽搐起来,若真领着一干同年上疏痛切时弊,那就可以断定,百分之百会被天子注意到!

    人怕出名猪怕壮,这就是他现在的心情了,如果上天再给他一次机会,他在京城绝对不刷什么声望了,闷声发大财才是正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