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三百三十七章 风雨欲来

第三百三十七章 风雨欲来

    按照正常程序,想成为士林华选,也就是进翰林院做词臣,只有两条路。一条是殿试中三鼎甲,直接成为翰林;另一条是以进士身份馆选为庶吉士,学习三年散馆后,优秀者留翰林院。

    庶吉士之间也有区别,二甲进士散馆进了翰林院,可以直接任七品编修职务,三甲进士散馆进翰林院只能担任从七品检讨。

    当然,做庶吉士并不是一定要满三年,也有不少提前任职的特例,比如方清之就是提前结束庶吉士生涯的。

    但是若成为庶吉士后,直接跨过学习阶段并散馆担任翰林词臣的,绝无仅有。方应物若真成了编修,那也堪称是大明第一人了,无怪乎要激动的高呼一声天恩浩荡。

    父子两人都很震惊,一路无言。方清之的震惊在于,他自己三十出头时中进士并馆选为庶吉士,便被视为前途无量,那自家儿子十九岁当编修又是什么?

    就算自家儿子从此什么也不干,单纯熬资历,熬上四十年也能熬出个内阁位置罢?难怪此子最近忽然热衷于强身健体,时常在家念叨“身体是阁命的本钱”,莫非就是打着这个用生命耗死所有入阁对手的主意?

    更别说自家儿子是个非常规的奇才(方清之终于不得不承认了),仿佛处处洞烛先机的样子,二十年之内走完官场道路也不是不可能。难道今后大明朝要出一个不到四十岁的阁老?

    方应物的震惊在于,这汪芷办事办的也太给力了罢?想来想去,他觉得最大的原因肯定出自汪芷这里,除此之外没有别的解释了。但之前他只是托了汪太监造势,并没有过多的非分之想,谁料到惊喜如此之大。

    天子竟然如此宠信汪芷?想到这里。方应物发现自己居然有点吃味的感觉。这么一个特立独行很有性格的人物,偏偏本质上又是俊俏女儿身,在这清一色的男性(或者前男性)世界里,接触她接触得多了,不知不觉中实在令人有点神迷

    按下父子各自心思不表。却说到了分别时候,方清之叫住自家儿子,警告道:“为父总感到这事其中有几分怪异。事有反常,你不要高兴得太早。”

    方应物没有太在意,父亲之所以谨慎是因为他不太清楚汪芷出力的缘故,所以觉得事情很诡异。

    本朝大佬中,汪芷有两个称得上党羽之人。原三品辽东巡抚陈钺因为汪芷力挺,挤掉热门人选担任了兵部尚书;而王越也因为汪芷力挺,一方面仍然担任左都御史这个极品文官。同时还能提督京营并封威宁伯。成为一位文武双修的奇怪大臣。

    与力挺这两位的难度比起来。汪芷顺手推自己一把,帮自己求得一个编修位置,只是洒洒水的功夫,知道内情就不会感到多么诡异。

    不管怎么说,在这个早晨,方应物的心情是非常不错的,一直飞进了礼部。此时几项大事都已经完结。礼部顿时恢复了清闲的常态。

    方应物穿过前堂,进入中庭时,便看到有几个部中官员站在大槐树下,惬意自在的闲聊。

    无所事事的方应物便凑上前去,准备加入他们。走得稍近些时,就听到其中有个年长正说着:“诸君可曾听说,从内廷有消息传出,是说天子用人”

    方应物立刻停住了脚步,可以判断得出,他们正在谈论的这个人事消息,必定是关于自己的!一个非三鼎甲进士直接当翰林院编修,那是值得在任何一个衙门当谈资的。

    所以方应物才停步不前,并竖起了耳朵仔细聆听。要给别人充分的空间,自己这当事人若上前去,那岂不打断了他们的谈兴?等他们表示完羡慕妒忌恨,那在上前也不迟,反正方应物坚决不承认,这是自己虚荣心作祟。

    “我也听说了,今次天子用人实在有失圣明,必是被左右奸人蛊惑!”另外一位官员突然很激动的高声道。

    这声调把躲在树后偷听的方应物吓了一跳,然后内容把方应物又吓了一大跳,这是正在批判么?

    又有人喝道:“朝廷官职皆为公器,岂可滥赏?这样下去,如何了得?”

    这舆论风向不对啊,方应物只感到头皮发麻。难道他做庶吉士入翰林不该是众望所归顺理成章么?

    先前发话的人再次鼓动道:“不循正道,必成大患,日后朝政何去何从?吾辈不能一言不发,不能坐视小人当道!”

    方应物感到自己呆不住了,头顶直冒汗,连忙转身就要离开,这情况与他想象的实在不大一样。

    忽然身后人群里有人高叫:“那不是方会元么?何故来了又去?”

    方应物无奈,只得又转回去,对众人拱拱手见礼,但又不知说什么。那最年长者便开口道:“方老弟清名卓著,这次正好与我等一起上书!如何?”

    方应物愕然,请自己联署上书是什么意思?哪有自己弹劾自己的?

    旁边有人很体贴的解释道:“方老弟还不知发生了什么?如今已经有确切消息,天子要发旨用方士李孜省为右通政、邓常恩为太常寺少卿!仁人君子孰可忍乎?”

    原来他们骂的是别人,不是自己方应物愣了愣。敢情他们议论的是这件事,也就是引起君臣之间巨大纷争的传奉官事情。

    那最年长的官员高呼道:“方士不过是装神弄鬼之小人,未经学校、未经科举、亦无尺寸之功便骤得高位,先例一开,后患无穷、朝中永无宁日!吾当不惜此身上疏谏阻天子,请诸君助我一臂之力!”

    众人便一起答道:“自当助力!”

    那人又转向方应物:“听说方老弟当年还是十五六少年时,便能舍身救父忠孝无双,今日若天子失德,想必方老弟不会袖手旁观。”

    明知道对方是想拉自己的虎皮造势,但方应物仍应付了一声:“大义当前,必不叫前辈失望。”

    他心里却无奈的想到,天子是下了决心绕开文官,直接安插亲近之人为传奉官,任何文官都应该拿出百分之二百的精神进行抗争。

    可是自己的编修官职还在天子手里捏着没下发,若蹦跶得太积极并惹怒了天子,把自己的编修蹦没了怎么办?那哭都没地方哭去。

    ps:

    枯坐一天梳理故事,我是不是对自己太苛刻了?本来稍微放低一点要求,写得更快一点,可以赚更多的钱又到了月底最后玩命时刻,明天干脆请了假,关掉手机,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专心码字,大家准备好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