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三百三十五章 怎么办才能躲开?

第三百三十五章 怎么办才能躲开?

    新科进士已经站好,执事官左看右看,忽然又上前来,对张天瑞等三鼎甲道:“三位已然位列翰苑,不必在此,还请移步到前面去。”

    张状元刚才被方应物几句话损的灰头土脸,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从脸面到心里正在尴尬时,听到执事官此言,暗暗出了一口气。

    此刻他站在方应物旁边,被别人一起指指点点的比较,实在难受的很,能体面的离开最好。惹不起躲得起,以后还是离方应物远一些为好!

    不过临走之前,张状元仍忍不住对方应物瞥了一眼,猛的挥挥袖子,轻哼一声离去。

    这算是无言的炫耀,你姓方的再不服气,那事实还是就这样了,你我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方应物叹口气,目送张状元离去。这执事官来的好生不巧,太可惜了,成事在人某事在天。如果张天瑞继续强辩下去,那就可以轻易给他扣一顶“你觉得你比谢迁强”的大帽子。

    此时忽然隐隐约约从南边端门外的太庙、社稷方向传来钟鼓之声,大概是正在“告庙”。告庙相当于献俘仪式的一个前奏,在呈献给天子之前,先领着此次大胜的俘虏代表到太庙、社稷转一圈,以昭告天地和祖宗。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方应物看到,大明皇家乐团的艺人们搬着乐器从庙、社方向过来,又重新在午门下陈设完毕。

    又过了片刻,在赞礼官的呼喝下,却见几位甲胄鲜明的将官率领军士。牵着十几名由白练束缚的酋俘,从端门方向出现。的确是牵着而不是押着。

    这次威宁海大捷的俘虏当然不止这么点,但也就那么十几个有头有脸的首领人物才配作为代表出现在这里。本该在历史上大名鼎鼎的小王子。很不幸挂掉了,无缘出席这个庄严的场合。

    这支官兵和俘虏队伍沿着御道,意气风发的从文武百官中间穿越而过,一直到达了午门下。顿时站班的三千近卫官军一起欢声雷动,呼声震天!

    伴随着响彻云霄的欢呼声,上方午门城楼处的华盖高高举起,天子出现在宝座上,由于距离原因,方应物看不清楚天子的长相。

    方应物身处这立体大场面。耳边听着响彻云霄的欢呼,热血沸腾之下心里暗生几番兴衰存亡的感慨。

    直到当今成化年间,大明边军战斗力犹存,能在边境与北虏进行野战,交换比也不难看,偶尔还能出击二百里奔袭,只是碍于技术原因无法进行大规模远征。但再过几十年,到了嘉靖朝时,只怕就彻底萎了。

    雄壮的乐声中。首先由兵部尚书陈钺上前奏报胜绩,至于监军汪公公,由于身份原因,权势再大也不可能在这里露脸。天子便下诏。着礼部将此功业露布天下,礼部尚书周洪谟上前领旨。

    此后,本次大军的提督军务王越王大人率领一干官军。按着俘虏面北跪拜在午门外。天子下诏,着刑部审理处刑。刑部尚书林聪上前领旨,并代表朝廷接受俘虏。

    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很顺利,按照原本剧本有条不紊、按部就班的进行着,下面还有鼓乐喧天、百官朝贺、午门上下齐声山呼万岁等项目。

    或许封赏项目也一并举行听说王越王大人要因此封爵,成为大明朝极其罕见的因武勋封爵之文官。

    如果天子有才,还可以即兴表演一番,不过今上生性内向,大概没有这种当众表演的爱好。

    刑部官员正象征性的从出征官军手里接收俘虏中时,忽生异变!有个看起来略显文质的俘虏忽然举起双手(不知怎么从白练中挣脱的),仰头对着午门城楼高呼道:“败军之人有几句话要上奏中原天子!”

    此人声如铜钟,周边十丈内听得清清楚楚,诸近侍大臣脸色一变,这是哪一出?献俘礼上应该没有俘虏发言这项目罢?

    趁着众人没有反应过来时,那俘虏继续高呼道:“吾主身死国灭,吾身引颈就戮,此乃天命,本无话可说!只是听说中原有智者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灭我于威宁海,可否亲眼一见?如此死而无憾了,想来圣主必能教临死之人心服口服!”

    天子在城楼愣了愣,临机应变不是他的强项,一时没有做出处置。其余大臣看这俘虏不像是要捣乱搅局,还隐隐有抬举本朝的意思,也稍稍放松了,只有刘棉花脸色怪异,预感到什么。

    午门上下千百人议论纷纷,“此北贼竟然懂得汉话?”有人答道:“北虏显贵者懂汉话的有一些,反而言之懂汉话之人必然是北虏中的显贵,此人必然是什么太师、院主之类的。”

    “威宁海不是只灭了北虏一部么?此人怎的会自称灭国?”又有人答道:“听说那可汗在大漠中虽然号令不行,但可类比于东周时的周天子,这次遭我大明天兵讨伐而死,说是灭国也说的过去。”

    “真有如此智者?还是此人失心疯了?”“难说,军机之事最为隐秘,此事只怕所知者不多,朝中阁部执政或可知晓。”

    方应物没有参与这些乱七八糟的议论,眼观鼻鼻观心的站着一动不动。所能做的也就到此为止,下面如何演变,就不是能把握的了,还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也。

    不多时,赞礼官从城门楼传下圣旨,传递着喝呼道:“方应物上前对答!”

    在周围一干同年不明觉厉的目光里,方应物连忙拍拍身上尘土,施施然排众而出,稳步沿着御道向前走到午门下面。

    千百人瞩目,方应物不知自己该做什么表情,微笑显得轻浮,拘谨显得不上台面。所以只能面无表情,板着脸叫人看不出深浅来。

    那不知道是什么身份的达贼俘虏盯着方应物,沉声问道:“竟然如此年轻?阁下现居何位?”

    方应物答道:“新科观政进士方应物也!”

    达贼俘虏不可思议的大惊,“我先前以为,你这般人物必是中原的宰辅执政之辈!所以显得老谋深算,先离间我部族内讧,后麻痹吾主之心,最后一击而中收取全功!不想你才是个新科进士?先前你出谋划策时只是个布衣?”

    你真心想多了,其实一切都是汪芷胡来并凑巧了方应物心里虽然很无语,面上仍淡然道:

    “阁下言重了!我天朝人才济济,在下算不得什么,连金榜前十都不入,将来能报效天子,做官一任造福一方便知足矣!宰辅执政之位,非我可以痴心妄想的。”

    达贼俘虏痛彻心扉的举手高呼:“中原人才何其多也!真乃天亡吾主也!”

    好评,十分!方应物默默评价了一番对方表现,同时觉得自己也该退场了。他对这达贼俘虏微微点点头,又对着午门拜了拜,便要走人。

    忽然只见眼前一闪,那达贼俘虏突然冲上前来,双血红的大吼一声:“今日为吾主报仇雪恨!”

    靠!剧本上没有这一出戏啊!方应物猝不及防,被此人扑倒在地上,又被他掐住了脖子。这达贼俘虏用了死力,旁边士卒扯了几下竟然扯不开。

    如此方应物渐渐窒息,眼前黑了黑,几乎要昏过去。只隐隐约约听到身边有人大呼小叫,所以勉强维持住一丝清明。

    再靠!难道聪明反被聪明误,壮志未酬又要穿越回去?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方应物忽然觉得全身一松,大口大口的新鲜空气从口腔中涌进心胸里面,整个人简直像要漂浮起来一样。

    其实方应物不是漂浮起来,而是被人扶了起来。此刻方应物还有点眼冒金星,但看得清楚周围众人,唔,没有穿越回去,此身还在成化十七年。

    再看那险些得手的达贼俘虏,两只手臂已经被砍下了,血肉模糊的正在地上翻滚着,不知道是哪位壮士如此急智果断。

    不远处的刘棉花看完这一幕,不禁陷入了长长的愕然中。自家女婿这苦肉计够逼真,简直是豁出去命来演!他就不怕真被掐死么?

    虽然出了乱子,但献俘依然继续,差点光荣牺牲的方应物也被清场赶走。

    昏昏沉沉里,方应物没有穿过文武百官队列重新回到最外围的观政进士方队,旁边有个执事官奉命将他带到了翰苑词林方队里,这个举动很意味深长。

    但别人即便有所非议不好说什么,一代功臣差点变成烈士,连小命险些都丢了,朝廷还能不优容一些么?

    站在词臣最末尾处,方应物看到旁边居然又是张天瑞,便很有礼貌的拱拱手道:“如此巧也,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

    张天瑞面色发紫,谁能告诉他,到底怎么办才能躲开方应物的纠缠?

    ps:昨天考试,这章又迟了,给大家发个2900字章节补偿吧!晚上再补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