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三百三十二章 人情和公事(上)

第三百三十二章 人情和公事(上)

    方应物起床后,只觉得腰酸背痛。在院子中连续做了三遍第八套广播体操,才感到稍好一些。不由得连连感慨,自己需要加强身体锻炼了,别真成了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

    他正在琢磨,是不是让人去做几个石担之类的东西放在院中?亦或发明一些强身健体的器材?忽然前面门子来禀报,刘家派人过来传话。

    大清早的不知道有什么事情,方应物把人招来一问,原来老泰山家里两位公子哥年前回了老家保定府博野县,今天要返程到府,所以刘家叫他也过去一起见见面。

    这半年时间,方应物算是被刘棉花的心机搞怕了,欲仙欲死、不服不行。所以最近这段时间都是躲着老泰山走,绝对不主动去见面,但这次并不好拒绝。

    如此方应物去礼部晃了一晃,眼见着还没有什么事情。一个观政进士的来去还是很自由,没人会较真,于是方应物便又起身去了刘府。

    此时刘府中,刘棉花与老夫人一起坐在大堂里,方应物上前见过礼,便下意识的左右看了看,并不见小未婚妻的踪影。

    心里不免叹口气,按着这年头习俗,只怕成亲前都见不到人了,具体是什么模样大概要等到掀盖头的时候才能看清楚。

    刘老夫人笑眯眯的打趣道:“新郎官等不及了?不须着急,以后有你看了又看的时候。”

    方应物“羞赧”的嘿嘿几声,便与老泰山闲谈起来。

    刘棉花近日诸事顺心、春风得意。特别是利用殿试状元之争摆了次辅刘珝一道,让刘珝一下子变成了跌停板。所以他心情极好。与方应物闲扯起朝廷琐事,在这方面两人还是颇有共同语言的。

    方应物想起自己的前程,问道:“不知道朝廷今科还馆选庶吉士否?如有机会,小婿我倒是想试上一试。”

    刘棉花怔了怔,抚须笑道:“啊哈哈哈,今日风和日丽,天气委实不错,是个难得的好日子。如若有机会。正该去郊外踏青赏春。”

    刘吉不太想谈庶吉士这个话题,因为这不是他说了算的,庶吉士选取的重要性远超一般官员铨选,朝廷所有眼睛都盯着看。

    况且他在这上面帮不了方应物,或者说在这事上面帮方应物得不偿失,超过了底线,可能付出的代价太大。反正方家已经有方清之了。方应物这边不用急。

    但刘棉花又有点担心方应物心存执念,死缠烂打非要请他帮忙,到时候让他难做,所以干脆岔开话题、不谈此事,免得为难。

    方应物“哦”了一声,没在纠缠未来老泰山。扭头与老夫人说起家常话,说说笑笑的轻松惬意。

    刘棉花发动火眼金睛,在旁边冷眼旁观。片刻后他终于确定,自家这女婿并非欲擒故纵,是真的毫不在意

    如此叫他反而起了好奇心。方应物居然就这样被引开了?难道他不该死缠不休么?

    在刘棉花的印象里,方应物心性还算坚定。有那么一点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劲头,怎么可能如此的就被晃开?似乎唯一的解释是,方应物可能另有诡计。

    不可能刘棉花满腹犹疑之下,否定了自己的念头。

    选庶吉士就是天子选储相,是非同小可的事情,在此事能说上话的人屈指可数。也就是包括自己在内三个大学士、翰林院掌院学士徐溥、吏部尚书尹旻、礼部尚书周洪谟、司礼监掌印太监怀恩、秉笔太监覃昌这些人。

    但这些人又被刘棉花用排除法一一排除掉了,有点智商的人都能看出,这些人绝对都不可能去帮方应物去搞庶吉士。除此之外,其余人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除非是狂妄自大、不知天高地厚的二愣子。

    那方应物还能去找谁帮忙?刘棉花不愧是刘棉花,很快又想到了第二种解释,难道这是方应物刻意隐忍的表现?所以方应物强颜欢笑,故意装作不在意?

    细细回想起来,自从科举之后,方应物好像对自己有所疏远,不像以前那样仿佛无所忌惮,连买宅院这种破事都敢登门求救。

    刘棉花的情商不是吹的,立刻意识到——隐忍和疏远不是好兆头!这说明方应物心有芥蒂并开始堤防自己了,翁婿关系不该是这样见外的!

    他与方家不但是未来的亲戚,还都是政治人物,而政治人物之间一旦失去了信任,那后果不堪设想。

    亡羊补牢,犹未晚也!想至此处,刘棉花决定与女婿推心置腹的谈谈。他先是重重的咳嗽一声,将方应物的目光吸引了过来。“老夫有几句话要对你说,你我翁婿之间应当开诚布公、言无不尽才是。”

    方应物愕然,感到十分莫名其妙,老泰山忽然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吃错药了?

    “老实说,夺状元也好,选庶吉士也好,老夫确实没有尽力助你一臂之力。你心里是否对老夫有所怨言,觉得老夫太不近人情?”

    方应物更莫名其妙了,未来老丈人也忒多愁善感了罢,这是闹更年期么?还是故意试探自己?连忙答道:“老泰山这是说的哪里话?小婿焉敢作此想?”

    刘棉花叹道:“真没有这么想就好,你也不该这么想,你们年轻人对世事认识的终究浅薄了些。

    老夫袖手旁观,这并非老夫冷酷无情,你可以将此视为进入官场的第一课!这堂课题目就是:人情归人情,公事归公事,不可让人情影响公事!

    譬如你我之间是人情,但老夫也不可能在朝廷中事事都要看顾你!遇到事情时,仍需仔细斟酌,不见得都完全偏向你。你也不能觉得成为老夫女婿后,便可以为所欲为了!

    别说是你,就是老夫两个儿子,至今也未能中得两榜,这其中的利害关系你能参悟清楚么?”

    “是,受教了。”方应物依旧莫名其妙中,不知该如何答话自己今天登门是来见亲戚,不是来上课的罢?

    正在此时,门官飞奔进大堂,禀报道:“两位少爷到门外了!”

    ps:啊啊啊,红尘滚滚俗事忒多,写到现在还要继续大修,先放个(上),(下)晚上放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