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三百一十五章 即便全天下人都相信你(上)

三百一十五章 即便全天下人都相信你(上)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方应物与项成贤在礼部看完榜,便分开了。方应物当然是回家去也,项成贤则要找他叔父项大人去扬眉吐气一番。

    方应物绕过大明门来到西城,还没抵达家门口,才进了巷子便远远望见自家大门口人头攒动、鞭炮齐鸣,左邻右舍估计都跑来道喜了。

    方应物出现后,恭贺之词从四面八方扑面而来,他态度谦虚的一一回应过,待到进了大门时,脸面都快笑僵了。

    有下人禀报道:“大公子,老爷正在堂上等你,另外还有贵客在!道是你回来后速速去见他。”

    方应物闻言便向前堂行去,进了屋发现坐着二人,主人自然是父亲方清之,但上首客座那位老者却不认得。

    不过方应物虽然不认识人,但认得官袍。从官袍看,这客人老者赫然是一位正二品高官,也就是六部尚书级别的。

    方清之对着方应物喝道:“此乃礼部大宗伯周老大人,你还愣着作甚,速速上前拜见贵客!”

    方应物恍然大悟,原来这是上任不久的礼部尚书周洪谟,连忙上前拜见。

    年前时候,原礼部尚书、让方应物很不齿的同省老大人邹干年老致仕。礼部左侍郎周洪谟进位尚书,而礼部右侍郎、兼翰林院掌院学士徐溥(今科会试主考官)进位礼部左侍郎。

    拜见归拜见,方应物仍是不解,今天是会试放榜曰,周尚书不在礼部衙门坐镇,跑到自己家里来干什么?

    周尚书没有半分架子,抚须笑道:“无需多礼,先要恭贺你高中会元。其实老夫是来当媒人的,受了文渊阁刘相国委托,所以登门来说亲了。喜上加喜,也是佳话。”

    方应物感叹无语,这刘棉花真是前脚自己才上了榜,后脚他就让媒人来登门了,这反应速度真是数一数二。

    方应物不由得还想起了一句话——静如处子、动如脱兔,用在刘棉花身上真是名副其实。

    之前方应物和刘吉虽然已经在私下里把亲事谈妥了,但因为时间太仓促,还没有来得及正式启动成亲六礼程序。

    而今曰周尚书登门当媒人,便说明礼法程序将开始不可逆转的启动了。指使礼部尚书来充当媒人角色,规格真不是一般的高,大概刘棉花也想通过这个来表达诚意罢。

    送走了周洪谟,方清之没有放走方应物,仍然叫住了自家儿子。并挥退了左右下人,确定周围无人后,才满腹犹疑的问道:“老实说,你这个会元,是怎么来的?”

    方应物只当没听懂,故意装傻道:“什么怎么来的?当然是贡院三场辛辛苦苦考出来的,难不成朝廷会平白无故给我一个会元?”

    方清之轻轻拍了拍桌案,“别顾左右而言他,为父还没糊涂到这个地步。在会试里,你没有使弄什么手段?”

    方应物斜视父亲,“话不可乱说,没有证据就不要随便质疑他人的成果。”

    方清之反斜视儿子,“为父我不比你愚笨,十几年寒窗下勤学苦读,当年也没考到第一名会元!你天赋也就半斤八两,用功更是差得远,文章远不如为父,怎么就能中会元?这就是最大的证据!”

    方应物辩解道:“父亲怎可这样比较?考试此一时也,彼一时也,每科都不相同,本来就有很大的运气成分!”

    方清之一口咬定道:“不与你辩这些,老实招罢,你到底使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连第一名都弄到手!”

    方应物满腹委屈,只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几乎就要指天发誓:“儿子我绝对没有去科场舞弊,没有走任何人的门路!”

    随后方应物又打出感情牌,“外面都没人怀疑儿子弄虚作假,回了家却被父亲屡屡质疑,实在叫儿子我伤心悲愤欲绝,若母亲在此,绝不止于此!”

    方清之与自家儿子接触多了之后,便有免疫力了,“常言道,知子莫若父,而不是信子莫若父,即便全天下人都相信你,为父我也有点信不过。再说殷鉴在前,听李大人的话里话外之意,你乡试只怕也没少耍手段罢?”

    谈起乡试,方应物是真心虚,不想在这上面纠缠,便很诛心的反问道“这个,父亲大人你不会是看到儿子年纪轻轻的便勇夺会元、扬名天下,而你老人家三十多岁才中式,所以心里不平衡了罢?”

    方清之本意是劝导儿子一心向正,不可过于沉迷于阴谋诡道。但在此刻,他这君子之腹被方应物的小人之心气得直哆嗦,忍不住大喝一声:“不孝逆子!”

    同时他举起手就要打,方应物趁机抱头鼠窜而去一边逃一边高呼:“儿子是说笑的,父亲不要当真!”

    回到自己院中,王兰王瑜两房小妾带着仆役一起相迎,喜气洋洋的恭贺小老爷高中。方应物摆摆手道:“让我先静一静。”

    他是要静一静了,自从得知消息后一直处在亢奋阶段,始终冷静不下来。此刻坐在自己书房中,远离了外面世界的喧嚣,心思才略微恢复沉稳,能静心想一想事情。

    考试确实要看运气,但自家事自己知,运气能好到中会元,便有点匪夷所思了,父亲的质疑不算错难道真有幕后黑手?自己认识的人中,谁有这么大能量?

    主考官徐溥?首先没那份交情,再说徐溥为人口碑还可以,很公道的人,应该不会无缘无故给自己一个会元。而且徐大人是举荐谢迁的恩人,没必要帮着谢迁的竞争对手方清之的儿子捧场罢,他没有这个动机。

    考官李东阳?也不肯能,李东阳只是春秋房的考官,没有决定会元名次的权力,他与主考官徐溥仿佛也不是一个圈子的。所以李东阳缺乏这方面能力。

    昨晚突然出现的汪太监?更不可能了,文官体系的事情,太监哪能左右的了?汪芷若是有左右科举名次的实力,那也就不至于几年功夫就彻底垮台了。

    通过排除法,方应物想来想去后,便觉得最大的嫌疑犯只有一个,那就是文渊阁大学士刘棉花既有能力又有动机的,也就这么一个人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