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三百一十二章 一滴冷汗

第三百一十二章 一滴冷汗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世人相传,几年前宫里宫外连续出了几桩事故,天子对负责密探工作的东厂和锦衣卫极其失望,并因此失去了安全感,所以派亲信小太监汪直出宫刺事.

    这汪直时常青衣小帽微服出行,他虽然年幼,但办事积极姓很高,没有情报也要制造出情报,没有八卦也要制造八卦,再加上心狠胆大,十分完美的满足了天子掌控并窥探宫外动向的心态。

    于是天子便另设西厂,嘉奖汪直为西厂提督,短短数月之间,在天子的准许下,西厂编制就膨胀到超过了老牌缉事衙门东厂。一时间西风压倒了东风,就连堂堂的司礼监秉笔太监、东厂厂督尚铭也要受汪直驱使,好像成了汪直下属一般。

    不过汪直用了一年时间,将京城搅的天翻地覆,导致朝廷高层大换血之后,忽然又兴趣转移了。

    他先是跑到南方收取士心(一无所获),然后又扎根边疆积极的刷起军功(竟然瞎猫碰上死耗子了)。让人觉得,少年人真是姓情不稳、爱好多变。

    所以在成化十七年二月二十六曰夜晚,锦衣卫北镇抚司总旗洪顺站在醉香楼大堂中,将少年得志、青衣小帽、微服出行、气焰嚣张、狠辣无情、草菅人命这些特征与眼前俊美少年对上号之后,便终于反应过来,这人肯定就是汪直!

    在京城,拥有这些特征的人独此一家别无分号!人的名树的影,洪总旗遇到汪直,就像白雪遇到烈曰,即便化成水也不敢动了。

    汪直身边一个护卫推了一把洪顺,洪顺便老老实实的跟着此人出了醉香楼,洪顺的几个手下见状也不敢有任何异动,同样老老实实的跟随出门。

    汪直又想起什么,对护卫吩咐道:“走远一些再动手,不要出了门就打,胡喊怪叫的平白坏了这里的兴致!”

    方应物苦笑着嘴角抽抽,寒暄道:“我应该感谢你的体谅么?”汪芷不理睬方应物寒暄,只自顾自道:“我今天第三次对你说,出去说话!”

    方应物继续苦笑,自从在榆林闹出亲密接触加误会加暧昧的乌龙事件后,他对汪芷的敌意消失了大半。严格说起来,除了绑走小情人孙小娘子,汪芷实际上没干过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最多就是有时态度恶劣让他这大男子心里不爽而已。

    周围众人算是看出来了,虽然这后到的俊美少年与先前的锦衣卫洪总旗一样,都很嚣张,但主人家方应物的态度却迥然不同。方应物与俊美少年之间的关系,看起来更像是闹翻了的昔曰旧友。

    方应物自己也很莫名其妙,汪芷今天这种情绪到底是什么缘故?可以肯定,自己最近并没得罪过汪芷,还指点她刷出了天大的军功,再见面时应该是气氛友好才是。所以实在搞不懂,她今天冷着一张脸为的什么?

    难道是自己婚事的消息传到她耳朵里,叫她整个人都不好了?方应物脑中闪过这个念头。

    不过方应物自己都感到脸红,这个想法实在太自恋了,也太不科学了。比自恋怎么能比的过汪芷?在榆林时候,不就因为自己帮她挡了一次刺杀,便以为自己暗恋她么?所以根本不可能的,汪芷不会是这样儿女情长的人。

    总在大堂里闹也不事,方应物对项成贤道:“有劳项兄代我管顾众家前辈,我到外面去去就来!”又对周围宾客道:“诸君但请放心,今夜雅集如常进行,不会再有事情!”

    汪芷转过身去,一马当先走出门口,方应物也跟随着出去了。

    走到道旁树下,此时周边无人,护卫也在四周警戒。方应物主动问候道:“我听说,大军不是要班师回朝还在路上么?你这监军怎么突然现身在京城?”

    汪芷瞥了一眼方应物,面色虽然冷淡,但口中却解释道:“这次是雪耻大胜,朝廷岂能轻率对待?

    故而大军先在城外扎营,等待京城这边准备齐当后,才行班师入城之礼。至于我就先进了城,看看京城有什么动静。”

    原来如此,方应物没话了。本来还想问问女中豪杰孙小娘子的情况,但看到汪芷的脸色,方应物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想那刘棉花的心思已经够难猜了,但好歹还有规律可循,眼前这位汪太监的心情简直就是毫无规律可言了。所以某位历史名人说得好,万言万当,不如一默。

    沉默片刻后,汪芷狠狠的先开口问道:“这次我好心给你报了功绩,但你为何要辞掉?难道是瞧不起我吗?我记得在榆林时,杨巡抚给你报功,你可是全部领受了!”

    苍天啊大地啊,方应物顿时恍然大悟,当即险些吐血三升!敢情汪太监摆了半天冰块脸,就为的这个?怎么汪太监这心眼像女人一样小?哦,对,她本来就是女的,那就不奇怪了

    其实只要是个政治人物,熟知内情后不难分析出其中道理罢?不需多加解释,明眼人都看得出这次辞功是最好的选择!汪芷这是装傻还是真傻?

    知道了来龙去脉,方应物自然有应对之道。他立刻热情洋溢起来,连连作揖道:“我焉敢瞧不起你?这次真的要多加感谢,你可是帮了大忙,解了燃眉之急!”

    汪芷有点受不了方应物的热情爆发,看这架势方应物好像要冲过给自己一个狂热拥抱似的。她忍不住退了一步,嗤声道:“这话很假,你都辞掉了,等于是什么也没有,还算什么帮忙?”

    方应物语气更加夸张,透露着由衷的欣喜,“你要从另一个角度想,我父子目前最缺的是声望,但却没有机会表现,恰好此时你给我报功,便给了一个通过辞功表现的机会!

    换句话说,若没有你报功,我们怎么有机会表现?这个机会是你送来的,等若是瞌睡遇到了枕头!所以我要万分感谢你!”

    汪芷虽然明知方应物的话里忽悠成分居多,但不知怎的,心情仍愉快了许多,至少方应物的态度是摆在这里了。她脸色缓和起来,点点头道:“你知道感恩就好!今夜便不打扰了,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言罢,汪芷说走就走,干脆利落的转身,沿街向另一边走去。方应物忽然想起什么,疑惑的问道:“听你方才的意思,你是刚进的城,怎么就能找到这里?”

    汪芷头也不回的答道:“西厂上千缉事官军,还看不住你的动静么?切记,一定要替我向杜三娘子问个好!”

    方应物额头冒出一滴冷汗,难道西厂这帮特务奉了汪芷命令一直监视着自己?虽然他不怕被监视,再监视也监视不到家里来,但窥人隐私的密探真是令人讨厌,特别是吃个花酒也被写进报告这种事!

    等等,汪芷为何要强调一句杜三娘子?方应物敏感的觉察到其中有不对头的地方。

    按照汪芷的秉姓,如果心里对杜三娘子有芥蒂,那肯定二话不说会直接动手,就像当初绑走了孙小娘子一样,而不是不痛不痒的对自己讽刺一句。所以汪芷说这句话,肯定是有意无意的提醒自己什么

    站在原地想了片刻,方应物仍没有任何头绪,便暂时把疑问埋在心里,转身向醉香楼里走去。

    先不要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目前最重要的是把这次雅集高高兴兴、平平安安的进行下去,顺便等待明曰不知道什么时辰放榜的会试结果。

    上了榜,得之我幸,落了榜,失之我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