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三百零九章 关我鸟事?

第三百零九章 关我鸟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刘吉见未来女婿微微有些走神,便重重咳嗽一声,问道:“你究竟作何想?”

    方应物当然知道人不能太贪得无厌,功绩册上能记一两笔,让自己比别人有个较高的就很不错了,至于这次就没必要孜孜以求了.

    何况这次本来就是白捡的,当初他也是不想得罪汪芷,根据史料印象随便指点了几句应付差事,谁能想到被汪太监联手王越王大人搞出这么大的动静。

    想至此处,方应物忽然意识到什么历史上汪直此人崛起极快,败落也很快,前后不过五年时间,仿佛流星一样扫过大明就销声匿迹了。

    本来历史上的汪直就有这次大捷,只不过在本时空胜利果实更大。但大捷之后一两年,汪直便渐渐从权力场中消失,最后不知所终,难道是正应了盛极而衰的规律?

    像汪芷只依赖天子宠信便崛起这么迅速的人,从宫中到外朝,各人表面或许不敢说什么,但人心能接受和服气么?

    历史大的轨迹应该还没变,那么眼下汪芷挟内廷宠信和边塞军功于一身,声威算是到达了最高峰,好比前秦苻坚气势恢宏的百万大军南征,岂不是也等于是站在了一个转折点?

    方应物想得多,一时间没有回话,刘棉花还以为他少年意气不肯放手功劳,又道:“你到底在想什么?难道以你的聪明,也参不透其中道理么?”

    方应物抬了抬头,“刘公但请放心,小子我岂是舍不得的人?方才只是另有所思。”

    刘棉花想起还没有问方应物来意,“朝廷这些事本来也不需要你**心,你就说说你今曰来老夫这里,所为何来?”

    方应物连忙说道:“特为乡试座师而来。”随后便将李士实的为难处境说了一遍。

    至于刘棉花肯不肯出手相助,那就听天由命了。反正他方应物能帮忙把话传到阁老耳中,就算是心意尽到——不是人人都有资格或者说有能力传这个话的。

    刘棉花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这又勾起了方应物的好奇心,忍不住问道:“刘公你这是答应还是不答应?我也好向座师回话去。”

    刘棉花抚须淡淡道:“没什么答应不答应的,你对李士实说,有可能的话,请万眉州亲自对老夫说这件事。”

    “是,知道了。”方应物应声道。

    能有个回音就好,本就事不关己的方应物懒得再去想刘棉花打什么主意,便起身告辞,如此方应物便离开了刘府。回到家里时,方应物却看到项成贤在小厅里等候,不知道又有什么事情。

    项成贤迎上来道:“方才我去了叔父那里。”

    方应物对此表示大为惊奇,“你不是躲之不及么?怎的还主动去找他?”

    项成贤正气凛然的说:“当然要提早向叔父说明,这次开办宴会吃喝玩乐以及请坊间美人助兴是出自你的授意,我只是出于友情帮办而已,与我本心无关!”

    方应物无语,伸手点了三十二个赞,“项兄有长进!”

    项成贤忽然又问道:“今曰午前时候,老座师找你,是不是为的官职?”

    方应物面露讶异之色,“你怎么知道的?当时你不是先出去了么?难道躲在墙外偷听不成?”

    “为兄岂是如此没品的人?”项成贤没好气道:“是拜访叔父时,叔父告诉我的。”随后项大公子继续解释道:“你也知道,我叔父如今任满,到京师选官,他品级和老座师差不多”

    方应物心思如电,听到这里便猜出几分,开口道:“莫非两人看中了同一个位置?”

    “这你都猜得到?真乃闻弦歌而知雅意!”项成贤先是意外了一下,但随即又感到习以为常了。

    方应物摇摇手,让项成贤言归正传,“你就直说罢,他们两个人都看中了什么位置?”项成贤答道:“通政使司右通政目前正空缺着”

    方应物恍然大悟,对这两位而言,通政使司右通政这个官职果然是值得看中的。

    京城大大小小的衙门虽然很多,部、院、寺、监名目不少,但外朝真正的核心衙门只有七个,或者略微扩大范围是九个。

    九个衙门分别是六部、都察院、大理寺、通政使司,九个衙门的正印堂官便合称九卿,是外朝第一档次的官员。内阁加九卿,基本上就是大明朝文官体系的最高领导层了。

    在这九个衙门里,通政使司虽然敬陪末坐,近年来权限也越来越被削减,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依然是九卿衙门之一。

    通政使司正印堂官是正三品通政使,下面分设左右通政两个堂官,类似于六部里的侍郎。

    如今右通政空缺,这个职位不见得有多大权力,但如果坐上去了,便意味着进入九卿衙门领导圈子了。

    项成贤他叔是老资格从三品参政,李座师是京官外放学官镀金完毕的正四品提学副使,两人都是有资格角逐右通政职位的人,结果面对面的碰上了。

    方应物明白了前因后果,恍然大悟,难怪刘次辅和吏部尹尚书死命卡着李士实!

    能不卡住么?这要是放了李座师当右通政,就等于是放了他进九卿衙门领导层的圈子,焉知过几年不会变成六部侍郎?

    项成贤忽然变得正经起来,“我叔父还说,九卿衙门之中,若是三品侍郎有缺,那他想都不敢想的。但如今正四品右通政出了缺,恰好此时没有太多其他闲官,对他而言算是官场中难得的机遇,以参政之品级就通政之位也在所不惜。”

    京官比外地官员贵重,从三品官职到了京城转为四品官职,也不算奇怪,再说散官阶位还在。

    方应物同样很明白,项大人不会无缘无故的将事情完完全全告诉项成贤的,这也是很隐晦的表示求助之意,只不过拿不准自己态度,所以表达方式才如此曲折。对于有志于向上的官员,九卿衙门里的正四品堂官实在是姓价比很高的选择了。

    帮一个人忙是喜事,帮两个人忙就是

    一边是恩师,一边是同乡好友的长辈,对此方应物左右为难并极其无语。他真想仰天长叹并吐槽一句:“关我鸟事!”他方应物只是个连会试成绩都不明朗的举人而已!

    只当个宰辅大佬的女婿,就成这样了,那要当了宰相,又该难成什么样子?难怪古人用调和鼎鼐比喻宰辅,没点调和功夫,能当宰相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