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三百零七章 女婿上门

第三百零七章 女婿上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送走了李座师,方应物叹口气。虽然他不太待见这位小家子气又有点势利的座师,但任务不能不做,能不能做成另说,至少要表现出积极去做的态度。

    帮忙就帮忙吧,座师混的好点,对自己也不是坏事。但愿在本时空,他老人家别真在四十年后跟了宁王造反。

    只是经验教训告诉自己,刘棉花的人情不好讨,只能硬着头皮上。不过下了决心后,方应物反而放松了,还能吃了自己不成?反正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方应物又抬头看了看太阳,正是午时,按照一般规律,刘吉这时候应该翘了班快到家了。所以方应物又在家里用过膳,到了午后便出门望刘府而去。

    一刻钟后,方应物到了刘家,眼见此时零零散散约莫有五六人在刘府大门外候着。只有方应物被门官殷勤的请进了门房,还有座位和茶水——据说在刘家大门内外这一亩三分地上,这是正三品待遇,侍郎、寺卿以下想都不要想。

    门官亲自倒了茶水,对方应物道:“我家老爷此时不在府中,今日上朝之后还没有回来。”

    方应物端茶愕然,今天太阳没从西边出来罢?刘棉花居然尽忠职守不早退了?

    他忍不住又想道,这门官完全可以早说,那自己转身就走了,何必请自己进来坐下喝茶后才说,简直浪费时间。

    “方公子莫急莫急。”门官仿佛知道方应物的想法,“我家主母先前说过,下次方公子登门后。她想要见见公子你,小的这就进去禀报主母。”

    方应物很意外。无奈道:“眼下我两手空空,如何好去见你家主母?还是下次再见罢!”门官答道:“主母说过不妨。自家人做客不用见外。”

    这便是传说中的丈母娘相女婿么?方应物只能等着传唤了。又等了一会儿,从里面有人出来,引着方应物朝府内走去。一路穿堂过廊,比之前几次到访时更加深入,一直来到了后面花园里。

    此时只见花园里有一群人,当中坐着的是一位年届半百的老妇人,旁边还有一位三十余岁的妇人陪坐,周围则是五六个婢女仆妇侍候着。

    看这光景,应该是女人们饭后在后花园消遣。虽未见过。但方应物当然分辨得出,坐在当中的老妇人肯定就是刘棉花的正房诰命夫人,也就是自己未来的岳母,旁边那位妇人认不出来了。

    被人带上前去,方应物抱拳为礼,不卑不亢的说:“晚生方应物,见过老夫人。”

    有道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何况方应物卖相上佳、风度翩翩,又是少年有为、前途无量的神童之流人物。拿出去也是给人长脸面的货。

    故而刘老夫人只看得眉开眼笑,连连点头,抬手虚扶道:“都是自家人,何须多礼。”

    方应物趁势站直了身子。刘老夫人又指了指旁边的美貌妇人道:“这是你刘家大兄的内室,姓蒋的,你叫她大嫂即可。”方应物又行个礼道:“见过大嫂。”

    此后刘老夫人拉着方应物问东问西。絮絮叨叨说了许多衣食住行家常话,方应物耐心而仔细的答着。两世为人大半时间都是孤儿。这种经历还是第一次有,叫他感到十分新鲜。倒没觉得烦。

    方应物的态度更讨老人喜欢,一时间觉得天下良婿莫过于此。如此刘夫人又道:“你刘家两个哥哥都回了老家去,眼下都不在府中,不能喊来与你相见了。此后虽然过阵子才行婚礼,但之前可时常走动,不用见外。”

    旁边那位大少奶奶蒋夫人扑哧一声笑,略尖酸的对老夫人道:“母亲这话说的迟了,之前方小哥儿也没少走动往府里走动罢,不然怎的让父亲认准了他。”

    这话让方应物听着很不中听,好像他多么卑躬屈膝逢迎刘家似的他方家可从来没有死皮赖脸求着刘棉花要结亲,他方应物也是少年得志不愁娶好不好?没了刘棉花,还有李东阳呢。

    本来方应物要开口讽刺回去,但是又想了想,便忍住了。如今情境不同,岳母当前,自己还是表现的老实一些,赚点同情分就好。就算自己吵嘴能吵赢,那也是一个输,有点情商的人也不会这么干。

    所以方应物只能暗暗调整脸部肌肉,挤出几丝笑脸,对老夫人表示自己浑然不在意,很大度、很有心胸、很风轻云淡的样子。

    刘夫人还以笑意,气氛没有破坏,场面依旧其乐融融。

    但在这时候,突然有个小婢女从后面站了出来,抬起手指着大少奶奶,细声细气的责问道:“你这话说的浑没道理!方家小哥儿到家里来的多不多,那是老爷说了算的,轮不到你这当媳妇的说三道四!”

    气氛登时僵住了,方应物连连咋舌。这个刘府好歹也是宰相人家,家里应该规矩森严才是,怎么竟然有这么逆天的小婢女?即便是再受主人家宠爱的婢女,也不能在外人面前公开顶大少奶奶的嘴罢?

    这小婢女如此无礼犯上,手指头都快戳到蒋大少奶奶的鼻孔了,但周围却没人拦着,只是低垂着头,全当什么也没看到。

    刘老夫人苦笑连连,伸出手一巴掌拍掉了小婢女的白嫩小指头,“你这小妮子,人还没过去,倒先护上短了!还不滚回屋里去!”

    虽然老夫人没有明说什么,但方应物要是傻到还没听懂,那根本就不配站在这里被当刘棉花家的毛脚女婿对待了

    应该说,方应物不是没见过她,但那是将近三年前的事情了,而且之前两次都是远远地惊鸿一瞥,印象实在模糊。更何况十几岁年纪是小娘子发育最快变化最大的时候,所以这次方应物居然没认出来。

    “小婢女”脸色一红,扭着小腰身背过方应物,又提裙子迈着小碎步,转眼间消失在花园月门外。

    仿佛电光火石之间,方应物还能来得及迅速扫几眼这小娘子的面容长相——眉毛细细长长的,像是刘棉花;眼睛圆圆的,像是老夫人;小鼻子小嘴巴像是人已经转过身去。

    见方应物瞄着月门不说话,刘老夫人打个哈哈道:“家教不周,让小哥儿见笑了!”(未完待续……)

    ps:  这算是补昨晚的吧。现在怎么总觉得有时差啊,晚上老是困死,每次都是早晨四五点起来才有精神写。今天一定要不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