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三百零六章 人在江湖

第三百零六章 人在江湖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会试从结束到发榜大概有十天时间,而这十天时间将是大部分考生感到非常空虚的时间,考试结果没有出来之前,仿佛干什么都没意思。

    方应物也不例外,考完第二天躺着休息,第三天就只能在院子中无聊的来回踱步了。没徘徊一刻钟,便见项成贤从外面进来,方应物很奇怪的问道:“如今考试已然过去,你不去那教坊司找美人,却来我这里作甚?”

    项成贤翻翻白眼道:“方贤弟不要说笑了,在叔父眼皮底下我如何敢去?实在百无聊赖,只好来看看方贤弟有什么乐子。”

    看到项大公子,方应物忽然冒出个想法,便道:“如今左右也是无事,我欲设宴款待同乡,也算是尽一尽同乡之谊。你帮我去选好酒楼,并邀请些同道中人,时间就在这几日。”

    闲极无聊的项大公子搓搓手,兴奋的说:“唔,这事不错。正好诸君眼下都在,若再过几日,会试发了榜,只怕大部分人便没心思继续留在京师了。”

    方应物点点头道:“正是此理,若同乡中有盘缠困难的,我也可帮衬一二。”

    本来方应物自从买了宅院后,手头并不宽裕,但是前几日忠义书坊的姚先生又送了五百两过来,说是趁着这次会试贩卖八股文选集大大赚了一笔。而且姚先生还有一层意思,这次大考结束后,继续委托方应物帮忙,收集新科进士们的考卷制作最新八股文选集。

    手里有了五百两。方应物便重新阔气起来了,这年头又不是资本主义社会,钱留着有什么大用处?花出去买名声才是正道。

    方应物又想起什么,“可以将那杜香琴姑娘叫来助兴,如有机会。问问她为什么在都察院变了说辞。”

    “好!我这便去!”项成贤兴冲冲的就要离开。不过才走了几步,他又转了回来,满脸疑色的说:“我怎么像是成了给你跑腿打杂的?你动动嘴,却叫为兄我跑断腿你是故意的罢,做人不要如此懒惰!”

    方应物“嘿嘿”干笑几声,“我很忙啊,实在没有时间,只好委托贤兄了!”又随便指了指站在身边不远处的随从兼保镖方应石道:“没见应石兄长现在有话要对我说么。”

    方应石连忙打蛇随棍上。叫道:“秋哥儿!我真有大事要求到你!近日看中了一位小娘子,请秋哥儿做主!”

    没想到方应石还真有事,方应物大惊失色,不能置信道:“自从两年前阅尽花丛之后,你竟然重新对女人有了兴趣!到底是谁家小娘子如此诱人?”

    方应石闻言脸色一黑,但仍说了出来:“是东院王管事的女儿”

    方家自从方应物住进来后,便分了东西两院。老子方清之在东院,公子方应物在西院。两边家奴下人各成体系各自安生,但隔阂总是一直有的。

    在在方应物没来时,方应石一直混迹于西院里,心里早就看上了王管事女儿。只不过当时他没有靠谱的主人撑腰,方清之也不管家务事,导致方应石地位不高。

    如今方应石背后有了方应物这个大粗腿,腰杆陡然挺了起来,觊觎王管事女儿的心思又活泛起来。但不用想,肯定遭到东院全体王家出身家奴的抵制。所以只能找方应物相助了。

    方应物轻笑几声道:“我还以为是天上仙女,叫你为难成这幅模样,原来是王管事家的。这好办得很,你方应石能以一当十,锦衣卫都是打过的,难道还怕了他们不成?大胆去做,抢过来就是!进了我们西院。还能让她回东院去?”

    方应石认真的想了想,犹豫道:“似乎不妥,这样一来事情要闹大,总是不好。”

    方应物大包大揽道:“这有什么为难的?难道王管事不是我方家的家奴么?你是我方家的亲族,能看得上他家女儿,那是他的荣幸。再说有我给你做主,你怕什么?出了事情自然有我!”

    项成贤这阵子住在方应物这里,对方家的事有所知晓,便旁边忽然插嘴问道:“如果闹得动静太大,只怕令尊那里就要不满了,对贤弟你不太好罢?”

    方应物不以为意的说:“这点小事还能让他老人家拧着过不去?若真为了区区外姓家奴便责怪亲生儿子,那我离家出走就是,我看京城人怎么笑话此事!”

    项成贤奸笑几声,没有接话,目光却望向方应物背后。方应物忽然也觉得背后一凉,转头看去,发现父亲板着脸站在不远处这个时间,他老人家不是应该去衙门了么,怎么还在家里?

    在方应物饱含杀气的眼神注视下,项成贤打个哈哈,对方应物眨眨眼拱拱手,三步并作两步,远离了方应物。又对方清之打个招呼,就要奔出院门。

    方应物顾不上追杀项大公子,远远的见礼道:“今日父亲怎么得了空,到儿子这里有何见教?”

    方清之冷哼一声,并没有说话,只是闪开了身子,原来他的身后还有别人。

    方应物迎着日光仔细看去,等看清楚后,立刻拼命在脸上挤出几分惊喜神色,酝酿出激动万分的表情。

    但项成贤比他距离更近,只见得项大公子迅速几个大步上前,深腰揖拜道:“原来是恩师驾到,学生有失远迎,实在罪过罪过!”

    原来方清之领过来的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方应物乡试时的主考官李士实李大人,也就是方应物和项成贤两人的乡试座师,所以见了面要以师生关系称呼。

    李士实含笑示意,拉了项成贤起来,和蔼可亲的问道:“你是谁来着?仿佛叫吴绰罢?今次会试考的如何?”

    在座师心里毫无存在感的项成贤忍不住吐血而去,出门跑腿办事了,这边换了方应物上来见礼。

    方清之这才对方应物道:“李大人今日前来拜访为父,但顺便也有话要对你说,所以为父将李大人带到这里。你好生聆听,若敢有失礼之处,自有家法处置!”

    随后他又对李士实道:“不孝子承蒙李大人看顾,白日便让他侍候李大人,等我衙中无事回来再行款待。”

    忙不迭的送走了父亲,方应物半是试探半是表态的对李座师说:“老师你何时到的京师?学生本该登门造访才是,怎么能让老师移驾前来?

    就算来了,只需稳坐堂上,唤学生去见礼就是,怎么又移步到学生这住处?真是叫学生我无地自容,如此让别人看去,只道学生我不懂事理。”

    方应物心里很明白,说是李士实今日前来拜访父亲顺便看望自己,其实李士实可能就是找自己来的,不然李士实与父亲几乎八竿子也打不着关系。

    事有反常即为妖啊,既然出现老师拜访学生这种有违常理的事情,那肯定是老师有求于学生了。

    方应物一边想着,一边听得李座师说:“为师我去年乡试之后,一年学官任期便满了,将提学公事交付给后任,便向朝廷告了三个月假,回了南昌探望双亲。前些日子刚回到京师,所以眼下正是重新选官的时候。”

    方应物知道李士实必然遇到为难地方了,左右都是要听他说出来,所以与其等他先开口,还不如自己表现的漂亮点。便很主动的问道:“可有需要学生帮忙之处?”

    李士实忍不住长叹一声,去年这个时候,他肯定万万想不到自己也有跑过来求方应物的时候。不过也没啥不好意思说的,当座师招门生,不就为的这种时候么?老师不找学生帮忙,那要学生干什么?

    “为师我外放一任学官,这次想回京师做京职,最好是行取到京。但是吏部那边难说话,最多也只肯给为师分守道参政,还是云贵福建的,内阁里刘次辅也从中阻碍,叫为师进退不得”

    所谓行取,就是由地方调到京师,京官比地方官贵重,即使平调也视为升迁,称为行取。李士实就是想行取到京,继续混个四品位置,但看来情况不乐观,吏部只给他苦逼的边远地区参政位置,虽然表面上升了半品,但比留京差远了。

    虽然李大人还有没说清楚的地方,但是方应物却都清楚了。道理就是这么回事,李座师是首辅万安的人,而最近正是首辅次辅两边不动声色掰手腕的时候,于是李座师便遭了秧

    如果仅仅是次辅妨碍李座师,也许万首辅可以强行压制下去,但外朝六部老大、吏部天官尹旻也是山东人,与同省的刘珝刘次辅关系很不错。那么直接主管官帽子的吏部尚书与内阁次辅合力,万安即便贵为首辅肯定也难办,所以李座师才说“吏部难说话”。

    吐完苦水,李士实道出真实来意:“听他人言,你就要成为刘博野刘阁老的东床快婿,可否替为师去分说一二,请刘公出面转圜?”

    李士实倒是真找对了路数,一边是首辅,一边是次辅加吏部尚书,那天下有资格在中间打圆场的人寥寥无几,第三阁老刘棉花就是最适合的一个。

    方应物头皮隐隐发麻,如今他对刘棉花真是发憷,早下定决心能不见就不见,不到万不得已时候决不去找刘棉花讨人情。

    不料没过几天,便有老师来委托自己,纲常公义、官场伦理摆在这里,他能说一个“不”字么?只能苦笑几声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ps:

    喜讯喜讯,便秘几天,好像有点念头通达了!今天肯定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