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二百九十九章 下不为例!

第二百九十九章 下不为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方应物有一个很好的优点,那就是遇到逆境(此二字存疑)时很想得开,很善于调节自己心理.

    刘府与方家都在西城,距离大概只有一刻钟多路程,走在回家的路上,方应物便已经心平气和了。他自我安慰道,入东宫抱未来皇帝**的人由自己换成了父亲,没准是一件好事情。

    因为他方应物太年轻了,即使今年一切顺利,能中了进士并成为东宫伴读,那么几年后新天子登基时,自己也才二十多岁。

    在朝堂上,二十多岁实在太年轻了,在大家眼里只能算潜力股,不能托以重任的,即便**抱得再好,朝廷上下能让二三十岁的人进内阁么?大明朝什么时候人才梯队匮乏到需要让二三十岁的人入内阁?

    一个不好,他方应物就成了李东阳第二——此公十八岁中进士入翰林,被天下人视为潜力股,然后又一个十八年快过去了,现在还在当“潜力股”,顶着略尴尬的李十八这个外号

    而父亲方清之就不同了,他正是三十四岁的黄金年龄,五年后就是四十来岁。如果有辅佐东宫的从龙之功,那的确可以瞄着内阁坑位做做梦了。

    方应物不求父亲与三十几岁入阁预机密的商相公、四十岁当大学士的谢迁这种幸运儿相比,但只要慢慢的按部就班正常升迁一番,再花十年时间或者更多时间,不出差错的情况下入内阁概率还是不小的。五十岁入阁,那也很年轻了,六十岁入阁,那也不算晚!

    所以方应物在心里仔细比较起来,真的感觉到父亲今年入东宫比自己入东宫所能得到的好处更大。

    父亲从龙可以混出一个内阁坑位候选资格,自己从龙大概只能按惯例升赏一个品级,例如七品变六品之类,孰重孰轻不言而喻。

    换句话说,方家若想把这次从龙之功利益最大化,还真需要父亲去辅佐东宫,自己去了有点浪费名额。

    念及此,方应物自然而然的想开了,心胸顿时一片豁然开朗。思维继续发散,自己的眼光应该放长远一点,即便这次不能入东宫,那一二十年后还有下一次机会,前提是自己能步父亲后尘中进士并混进词臣之列。

    入东宫这样的机会大概多少时间一次,现任东宫能不能顺利接替皇位,对一般人而言是未知的,谁也不知道将来如何,但他方应物却很门清。再过一二十年,就该给下一个皇太子找辅佐大臣了,这个皇太子将是历史上著名的大明武宗正德天子。

    那时候自己的岁数正当年,可以想法子去运作,父子两人从龙两代天子,也是一段佳话。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

    方清之从衙门回到家,从下人嘴里得知儿子出门的消息,便一直在庭院中踱步,心绪也很有些不安宁。

    他知道儿子去内阁大学士刘吉那边了,但关键是,方应物并没有与他这个当父亲的打招呼,便擅自跑到刘府去谈判,这简直是目无父亲!

    方清之每每想到此便情何以堪,自家这儿子,自己真是管不了了!此子连自己的婚事都亲自去谈,那还要当父亲的干什么!

    方应物进门时,便看到了在庭院里兜圈子的父亲大人,连忙上前小心翼翼的说:“父亲大人且莫怪罪!先把重要的事情谈完!然后再怪罪也不迟!”

    方清之一想也有道理,还是婚姻大事比较重要,冷哼一声,示意自家儿子开口。

    此后方应物便有所选择的将自己同刘棉花谈话内容告知与父亲,不过严守保密准则,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不说。他与父亲三观不是很协调,说起话来就是这么费劲,不过习惯也就好了。

    方清之问道:“三年前你真答应过刘阁老招婿,现如今实在反悔不得?”

    方应物重重的、决绝的、无可挽回的点点头。“反悔不只成了不讲信用之辈,而且还可能招致那刘吉的恨意,让我家在朝中更难以立足。”

    方清之长叹道:“那如何与宾之兄去说?如果另有承诺在先,想来宾之兄还是可以谅解罢。”

    方应物不想在这个问题上面纠缠,一想自己要主动放弃当李东阳女婿的机会,还是挺痛苦的,那李东阳历史地位可比刘棉花全方位的高大上多了。

    他便又岔开话题道:“听刘阁老的意思,好像陛下有大用父亲之意,大概也正因为如此,所以那刘阁老才更着急要与我方家结亲。”

    方应物是绝对不敢对父亲说,刘阁老用一个东宫位置换了你儿子我。所以本末倒置,先说天子要大用父亲,后说势利的刘阁老便来抢女婿,听起来还挺符合逻辑的。

    方清之愣了愣,慨然道:“君恩深重,唯有戮力报之。”

    方应物暗暗撇嘴,你老人家谢君恩还不如谢我感觉没甚话可讲了,方应物便告辞父亲,回房读书去。

    “慢着!”方清之主动叫住了儿子。

    方应物缩了缩头,无奈转了回来,自己打了半天岔,父亲还是记起自己擅自去刘府的罪过了?但方清之脸色却很古怪,支支吾吾半天没说出话,这叫方应物非常纳闷,父亲到底在想什么?

    最终,方清之受不了儿子那“大男人别这么婆婆妈妈”的眼神,“你说皇上大用为父,是不是编纂《文华大训》一书?”

    方应物大吃一惊,今天怎么都成了神人,连父亲也被神机妙算的刘棉花附体了?他怕父亲看出什么破绽,所以刚才没有太详细点明,没料到父亲大人竟然猜的如此准确。

    方清之再次受不了儿子那“父亲你居然有这种智慧”的惊奇眼神,忍不住开口解释道:“新年开春以来,词林坊局中除了寻常经史文书事务之外,为东宫《文华大训》此项算得上最重要差事。天子不会莫名其貌的用人,总归是要用来做事的,为父想来想去,大概也就是编纂《文华大训》了。”

    方应物十分激动,父亲终于有点政治人物的思维了!欣然忘我的拍了拍方清之肩膀,语重心长的说:“官场生活真的很锻炼人,看着父亲大人一点一点进步,为人子者感到很欣慰啊。”

    儿子无礼到这个地步,某父亲实在忍无可忍,大喝一声:“你敢目无尊长!”同时抬手便要打,某儿子抱头鼠窜而去。

    “回来!”方清之再次大喝一声。方应物没有挪动脚步,站得远远问道:“父亲还有何事?”

    方清之皱眉道:“你说若天子真让为父去编纂《文华大训》,是不是与次辅刘公的事情有关?”

    这与刘次辅有什么关系?方应物莫名其妙,感觉自己有点跟不上父亲的思路了,这可是很罕见的现象。难道在一夜之间,父亲成长到如此地步了?

    方清之道:“《文华大训》的编纂是由内阁负总责,具体由刘次辅为总裁官。近期纷纷扰扰,刘次辅显然是做不下去了”

    忽然间,方应物如同五雷轰顶,痛苦的抱着头蹲在地上。

    刘次辅为《文华大训》总裁官,那刘棉花是干什么的?不过经他们方家父子齐心协力做过这一场,刘次辅这个总裁官显然是不可能干下去了。

    要知道,《文华大训》是天子为了教导东宫太子而下诏编的教材,那么刘次辅现在教子无方,还有纵子为恶的嫌疑,道德上犯了相冲的错误,还有什么资格和脸面负责总编教材?难道让天子学他去教导太子么?

    所以顺理成章的,肯定是换刘棉花为总裁官,这总裁位置的功劳在太子面前都是情分。

    也就是说,其实在这件事上,是他们方家父子帮了刘棉花的大忙,不然刘棉花哪来的总裁官差事!但是他方应物居然不知道!居然不知道!

    否则与刘棉花讨价还价时,他将多一个巨大的筹码,今天在刘棉花面前也不至于如此被动了!

    从利益交换角度算计下来,刘棉花也太**了!拿自己的东宫前途换父亲的东宫前途也就罢了,竟然还拿方家帮他的人情当他自己的筹码!

    惨败,彻头彻尾的惨败,刘棉花今天到底有多少明里暗里的连环坑?

    这不仅仅是朝三暮四狸猫换太子,还是空手套白狼借鸡生蛋!对自己的半子女婿都这样,刘棉花还有没有人姓!

    方应物气得直跳脚,心里连连哀叹,不停的发誓今后离刘棉花有多远是多远、能不见就不见。穿越以来,他第一次被人打到没有信心了,找了这么一个岳父,今后曰子没法过了

    知子莫若父,方清之看到儿子的苦逼表情,虽不明觉厉,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仍隐隐的有所感觉。

    他便主动问道:“听了为父的深刻分析,你是不是感到这次去刘府吃亏了?”方应物沉痛的点头。

    方清之严肃的教育道:“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以后有事情要多多请教为父,不要随随便便擅自当家做主,特别是婚姻大事。下不为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