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二百九十六章 可以谈谈婚事了罢?

第二百九十六章 可以谈谈婚事了罢?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刘府这个送信的管事还是走了,方应物望着他的背影沉吟不语。方清之虽然站在旁边,但始终没大听懂刘大学士与自家儿子打什么哑谜,不过他看得出方应物的为难神色。

    “如果你实在不愿意,那就拒绝掉,有什么可犹豫的。”方清之如此对儿子道。

    方应物看了眼父亲,慢慢的说:“我没有什么,但或许父亲会有所阻碍。”

    方清之微微愣了愣,拍拍方应物肩膀道:“没关系。”

    首辅万安与次辅刘珝暗中角力,而方应物鼓动父亲跳进这个漩涡里,不仅仅是为了刷点声望。可以刷声望的事情多了,不差这一次,方应物如此卖力气,当然还因为有更深一层的目的。

    这个目的说起来,那就是收取帝心,最起码要在天子心目中挂上号。方应物想推动父亲进步,帝心两个字肯定绕不开,混词臣圈子的,有了帝心进步才快。

    但当今天子是个沉迷于自我娱乐的宅男,对宫外的事情没有太大的兴趣,对大臣之间的争斗更是懒得关注。再说,京师文武官员数千人,陛下哪里都记得住?

    故而想要引起陛下的注意并不容易,但这次事情就是一个机会。因为刘珝是天子的老师,是大臣中与天子私人关系最密切的人之一,老师闹出了丑闻,当然会引起天子的特别关注。

    所以方应物就借此机会入手,最终目的显然是争取帝心,一切都要围绕这个根本目的做文章。能让自家父亲在天子心中留住一个位置就算最大的成功了,声望什么的只是顺手为之但不嫌多。

    因而才会出现方清之以德报怨、为刘次辅开脱的奏疏。有师生情分在,天子从内心感情上肯定倾向于刘次辅。而方清之顾全大局为刘次辅开脱的表现,当然会让天子产生欣赏的态度。

    而且还可以从另一个角度分析帝王心术。当今成化天子虽然性取向有点小特殊,宠爱年长十七岁的老女人万贵妃,性格也有点宅,轻易不出宫门。综合来看实在算不上明君,但总体而言还是心理健康的皇帝,没有什么扭曲变态的性格。

    这样的天子其实都是很矛盾的,既希望大臣个个忠正贤良,认真帮自己治理国家,与自己博得一个明君贤臣的千古佳话;同时又希望大臣能顺从自己,能够听话不捣乱。让自己过的更舒服一点——这就是很典型也很正常的一种帝王心态。

    而在方应物的策划中,至少在刘次辅丑闻事件中,自家父亲很可以满足天子这种奇怪的心理,既当婊子又有牌坊。

    若能因此而进入天子视线里,成了天子心中挂上号的大臣,那再好不过了。正所谓简在帝心也。

    虽然一时半会儿可能看不到效果,但是潜移默化的隐性好处不可估量,没准下一次天子需要提拔人才时就会想到父亲,只是需要等待机缘。

    以上这些,才是方应物隐藏在内心最深处的心思,连父亲都没有告诉过,也没有必要告诉。

    方应物本来并不认为有谁能看得出他的深意。但却冷不丁被刘棉花暗示了一下,实在有点始料未及。难道自己这回真的被刘棉花看破了?

    刘棉花说,这个“梦想”能否实现,就在自己一念之间,这简直就是**裸的威胁!

    自己的目的是让天子对清新脱俗的父亲产生良好感觉,但刘棉花想从中捣乱就是大麻烦了。

    他位居内廷阁老,本身就接近宫中,同时又对自己状况了如指掌。算得上知己知彼。在这种优势下,刘棉花想要不怀好意的在天子面前说几句恰到好处的谗言,毁掉小清新再简单不过。

    “以后不能与刘棉花走的太近,当敬而远之,此人实在是太精明。若走得太近,那不知不觉就要全被他摸透了,这种感觉真是糟糕透顶。”

    方应物如是想道。但此时他正站在刘府的大门口。刘府的门官对方应物的热情再次提升了了一个高度,但仍融化不了方应物的冷漠。

    吃软不吃硬的方应物见到刘棉花时,脸色也不甚好看。他方应物虽然讲究实用主义,但也是有气节有底线的人。岂能被人强逼着成亲?

    刘棉花浑然不在意,与方应物东拉西扯的寒暄起来。他不提起婚事,方应物自然也乐得装糊涂。

    忽然,刘棉花笑容满面的说:“内阁受命,要编纂《文华大训》,老夫也是两个总编之一,你听说过么?”

    方应物下意识的点点头,上辈子搞研究的时候听说过这个东西。所谓《文华大训》是成化天子命令大臣为皇太子朱佑樘编的一本教材,好像由阁老负总责编纂的。

    刘棉花叹口气,“但是人手尚不足,光靠老夫怎么编的起来?老夫也没有这个精力。”

    闻弦歌而知雅意,方应物有点激动起来,难道刘棉花的意思是想推荐自己父亲参加编纂《文华大训》?

    编书这种事情,放在二十一世纪衙门里那相当冷门,但在这年头的意义可完全不同,说是最清要的工作也不为过。特别是帮皇家编书的,编什么实录、会典、大训之类的,编完了按惯例都是要立地升官的!

    更重要的是,《文华大训》是编给东宫太子的教材,那么对参加编教材之人总该给点便利罢?比如说加个侍班东宫之类的名头

    有了这个名头的翰林,那就不是一般的翰林了,而是翰林中的翰林了,算是真正进入了快车道,升职加薪迎娶白富美成为宰辅踏上人生巅峰都不是梦了。

    而且预知未来的方应物还知道,成化天子没几年寿命了。现在进入东宫侍班,只要混个五年左右便能等到太子登基,并轻轻松松获得一个从龙之功。

    有了这个打底,那么以后就可以踮着脚翘望内阁坑位了,性价比极其高!历史上下一代弘治朝的内阁大学士基本上都是这种出身。

    “我看令尊才华横溢、学问精粹、德行出众,是最适合编书的人选,欲向天子进言举荐。想来以令尊最近的表现,天子没有不准的道理。”

    忽如一夜春风来,冻土迅速化解,气节就暂时让他随春风而去罢。方应物恭敬的拱拱手道:“代家父谢过阁老厚爱!”

    只有才华名望之类的东西没用,只获得天子好感也没用,只能说有了基础。但是,仍需要机缘才能把基础转化为实际好处。没想到父亲的机缘来得如此之快,刘棉花说的这个岂不就是大机缘?

    “只不过,千万不要让家父知道是由阁老推荐的,否则他只怕不从。”方应物又道。

    但这句提醒让刘棉花忽然感到有点郁闷,“现在可以谈谈婚事了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PS:一边打瞌睡一边写,进度慢了半小时,好像没写出搞笑效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