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二百九十五章 我家老爷说了

第二百九十五章 我家老爷说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几家欢乐几家愁,刘家那边愁云惨淡,方家这边就风轻云淡,没看出有什么变化。

    方清之的淡定就不消说了,谁也不知道他心里想什么,但方应物还是有几分窃喜的。这次效果比他想象的还要好,也是他第一次参与朝堂斗争,纪念意义深刻。

    不过很可惜的是,方应物作为幕后推手,这次注定无法站在阳光下,没人欣赏到他的谋略,也没有合适的倾诉对象,只能在心里闷骚。

    沸沸扬扬中,方清之渐渐成了主角之一,他先前帮刘次辅开脱的奏折又被人翻了出来细细品味,并重新对字里行间的意思解读。除了不因私废公的美德之外,舆论界又多出两种看法。

    其一,刘二公子这次做事太没品了,太没下限了,堂堂的朝廷次辅大学士家公子为了省几个钱去欺压和半强占ji家,实在是与踹寡妇门、刨绝户坟一样没品格。

    说出去非常有损朝廷体面,让百姓知道了全都是大笑话,说的再严重一些,陛下的脸面何在?

    方清之当时肯定也是对内情心知肚明,但宁可自家儿子背黑锅也选择不要继续追究,真是苦心可嘉顾全大局。无非是想着帮朝廷遮掩几分体面,防止刘二公子的丑事扩散。

    其二,在京城中,公认的不法权贵子弟多出自勋戚之家,而文官大臣家中子弟口碑一直还不错,这常常也是文官攻击勋戚的把柄之一。

    但刘次辅闹了这么大的笑话,勋戚都在看热闹,文官脸面上不甚好看。之前方清之的本意,大概也存了几分替文官遮丑的想法。

    无论是哪种揣测,一个克己奉公、顾全大局的评价是跑不了的。众人称曰:“方编修有宰相肚量也。”

    至于舆论中还有些许杂音,可以忽略不提,不是主流。总而言之,方应物感觉到朝着理想中的目标更近了一步。

    却说这日,方应物听禀报说父亲已经从朝廷里回到家了,便到了书房去拜见,并毛遂自荐道:“火候差不多了,儿子我再来指点指点父亲大人上一封奏疏。”

    方清之手持一张便笺,递给自家儿子,“别人送来的,你还是先指点指点为父如何回答罢。”

    方应物接过来后,先看落款(这是他的习惯),只见得赫然是“文渊阁大学士刘”。

    方应物暗暗嘀咕几句,刘棉花搞什么鬼?如有话说,打发人来传话就是,如有正经事,写一封正式的书信也可,弄这么一封看起来不伦不类的便笺作甚?这不是女人喜欢干的事情么?

    展开后看去,上面写道:“闻君有麒麟佳儿,天资英粹,丰神逸秀,不胜心向往之。有女及笄,愿请月老红线。君素雅达,必不致令我望而兴叹也。如有佳音,会试之前可定期。”

    方应物无语,短短的几句话,看似行文简单,但透露出意思可不简单。

    以刘棉花内阁大学士的身份,不经中间人传话,也不隐晦的探口风,直接就问可否结亲,简直是不留任何转圜余地。以刘棉花的性格,这种做派很是罕见。

    换句话说,其实这不是询问,刘棉花要的答案只有一种,那就是答应。在刘棉花这种坚决的态度下,如果拒绝或者稍有犹豫,那就是得罪人了。

    什么时候,刘棉花做事也如此霸气了?方应物暗暗称奇,他并不排斥与刘家结亲,不过时机需要慎重。

    刘棉花有刘棉花的考虑,他也有他的考虑。在眼下这个时候,父亲刚刚刷出新声望,正在舆论热点上,就贸然与名声一般般、又身居高位的刘吉联姻,只怕弊大于利。

    如果传出点不好听的话,比如方家求名换取富贵之类的,那他方应物的辛苦策划岂不就是前功尽弃?

    更让方应物奇怪的是,以刘棉花的精明,应该不会看不到这点罢?怎么忽然没头没脑的来逼婚?

    其实刘吉发来这封便笺,不但是对方应物这个人的彻底认可,而且还因为他产生了一些焦虑感,对继续把亲事暧昧拖延下去的焦虑感。

    过几天马上就是三年一度的会试了,从现在的形势看,会试之后方应物如果真中了进士,那必将是超级抢手的女婿人选。

    一个十九岁中进士的单身少年,有才有貌有身份,其父亲又是有清望的热门翰林,堪称是极品女婿人选,谁不想要?

    现如今可不是唐宋时候了,中进士还是未婚少年的人才用凤毛麟角形容也不为过,非常之罕见。如果真出现了一个,那估计四方牛鬼蛇神都要出来了,还不知道要出什么状况,他刘大学士未必有把握一定能抢到。

    所以刘吉要趁着现在把事情彻底定死,别的考虑都是次要了,即便现在并不是提亲的最佳时候。方应物再好,如果抢不到的话什么用也没有。

    “这便笺是谁送来的?”方应物问道。

    方清之答道:“刘府一个管事,如今正在前面厅中喝茶。”

    随后方应物让家人去把刘府管事叫来,“回去告诉你家老爷,就说阁老之心意我方家已经知道了,这几日就给回复。”

    那管事苦着脸,“方公子有所不知,我家老爷说了,请贵府务必今天给一个答复。如果得不到方老爷或者方公子的答复,小人我就不用回去了。”

    方应物哭笑不得,刘棉花这是抽的哪门子风?怎的几天不见,变成了急性子?想了想,半是吐槽的说:“若我说眼下的确无法回答呢?”

    “那我家老爷还说了,他知道你当前的用你的话说叫做梦想。但你这个梦想能不能成,就在你的一念之间。对了,这并不是指的你会试之事。”

    他怎么能看出来?这是威胁么?方应物有点不信刘棉花真能看出他的目的,这个目的隐藏的如此深,根本没人能看得出来!

    他便故作不屑道:“笑话,除了科考之外,我现在还能有什么梦想?我自己怎么不知道?”

    “我家老爷还说了,你不承认也没关系,说明你心虚了。”

    靠之,方应物实在忍不住,又问道:“你家老爷还说了什么?”

    “哦,我家老爷还说了,如果你心虚了,就一定会亲自来刘府。”

    方应物莫名的大怒,“我今天偏偏就不去了!”

    “方公子的意思是明天?我家老爷说了,最晚不能超过后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