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二百九十一章 炉火太旺(求月票!)

第二百九十一章 炉火太旺(求月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方清之的想法自然没有方应物那么复杂.刘家把方应物扔出来当黑锅,方清之的选择无非就是两种,一种是服气,另一种是不服气。

    以方清之的姓子,因为这件事上自家儿子也不是很干净,所以感到理亏——被抓到现行时,刘二公子只是进了院子,自家儿子可是登堂入室就差滚床单了,是不是真没滚谁也不确定。

    被刘家那边当黑锅端出来,又被别人指指点点后,方清之只想黑着脸认了,并不愿再多事,谁叫自己儿子本来就“不争气”。

    同时方清之也看的出来,这只是次辅大人的一种转移话题策略而已,不用较真。拖过这段时间自然就风平浪静了,难道还真能因为这点事把他们父子怎么样?

    何况丑事都是越炒越热的,方清之也真没这个脸皮去和别人翻来覆去炒自己儿子逛青楼这种话题,人不能太没羞没臊。

    不过每想起这些,方清之就产生了动家法的冲动。自己前脚上疏奏请整顿狎**风气,后脚就被人捅出自家不孝子寻花问柳,自己这当父亲的脸面真是火辣辣的肿了。

    所以看着自家儿子那“人不知己丑”、还想蹦跶还击的热血沸腾模样,方清之很无语。真不知道此子脑子中装的都是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大概这就是书中所说的“奇人异事”?

    一般而言,有异事的奇人最终下场不是到大霉就是成大事

    但方清之忽然记起,自家儿子对问题的见解总是显得很独到,而且总是很有有先见之明,已经不止一次证明过了,难道确实有他的道理?便疑惑问道:“你真的认为应该上疏抗词强辩?”

    “当然该如此!”方应物斩钉截铁的说。父亲只是入行才三年的半新人,名声虽有资格不够,放在平常时候哪有和次辅大学士去战的机会?但今曰形势不同,借天时而动未尝不可。

    若不是自己地位低微(相对于朝中大佬而言),连当炮灰的资格都没有,不然就亲自**刀上阵了,哪还需要去打什么代理人战争。

    前几天他手握刘二公子的不法行为却隐瞒不报,就是出于自己分量太差的缘故,但换为父亲可能就不一样了。

    其实方应物的理念说白了也很好理解,在各种竞技中,江湖地位都是打出来的,不和大神战一场怎么封神?

    方应物积极上进求战心切,但方清之依旧沉吟不语,举棋不定。他倒不是害怕,只是觉得这样做未免太功利了,有损修养,君子应当静思己过才是。

    方应物眼看着父亲意志不坚定,苦口婆心的劝道:“本来有人蓄意围攻次辅,其中并没有我们父子的事情,我们若多事未免讨人嫌,给人不自量力之感……

    但次辅要反击,却主动拉我方家进来搅浑水,抹黑了我方家的声誉,叫我方家不得安宁,同时父亲你也脸面无光。

    可是塞翁失马,反而也给了我们名正言顺的机会,不容错过!难道我们方家被抹黑了,父亲就打算无动于衷,听之由之?为什么不去纠正过来?”

    方应物最后一句话对方清之有所触动,若能把丢掉的脸找回来,那自然再好不过了。

    “为父知道了。”方清之挥了挥手,示意方应物下去读书。

    方应物不想走,正题都还没说到,怎么能走?又问道:“父亲大人要如何办?”

    方清之胸有成竹,“你不是很欣赏刘次辅的三板斧式应对之道么?为父所遇颇为类似,只管照葫芦画瓢即是,无非是以退为进、祸水东引、壮士断腕。”

    方应物做出请教样子道:“愿详闻之。”

    方清之信心十足的徐徐道来:“先以退为进,上疏自请处分,罚俸一年,堵住外人的口;其次就是祸水东引,把那刘二公子的勾当进一步揭发出来,证明我方家没有过错,天下人自然会明辨是非。”

    方应物叹口气,点评道:“刘次辅如此应对,是大巧不工;父亲用来,感觉就是东施效颦、平平常常了,总觉得好像还缺点什么。”

    方清之又微不爽,别人家都是老子教训儿子,凭什么方家他斜视方应物,淡淡的说:“如果实在不行,那还有第三步,无非就是壮士断腕啊。

    刘家不是打了斯文败类刘二公子五十棍家法么,我方家打不孝子八十棍,比他还多三十棍;刘家不是让刘二公子退出国子监谢罪么,那你就退出今科春闱**好了。”

    方应物目瞪口呆、汗如雨下,父亲原来也有杀伐果断的一面?比狠不是这么个比法罢?

    方清之教训道:“看把你吓得心浮气躁没有镇静功夫,怎能成大事?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说到底该如何是好?”

    “屋中炉火太旺了。”方应物擦擦汗,松了一口气,可恶的父为子纲,这真是一把大杀器。

    “父亲根本不用去以退为进,也不用对刘次辅反驳什么。相反,父亲应该上疏为刘次辅开解。”

    “为他开解?”方清之以为自己听错了。

    方应物一本正经的说:“刘次辅乃社稷之良臣、股肱之贤相、党国之柱石,人品端正有口皆碑,应当对其公子之错实不知情。

    但最近奏疏多有捕风捉影、借题发挥者,天子不可因为儿孙辈小小过错便追究大臣罪责,此例一开,庙堂永无宁曰矣!”

    方清之暗暗流了几滴汗,屋中炉火是太旺了。他是文人精英,又是翰林院文字工作者,对字眼词句很敏感,疑惑道:“党国?”

    方应物又擦擦汗,“屋中炉火太旺,热得一时恍惚口误了,此处无关紧要,请忽略。”

    方清之皱眉道:“赞誉太过,那刘珝哪里当得起如此褒扬。”

    “那父亲看着修改用语,只要是为他开解即可。在这种状况下,才能显得父亲你高风亮节,至公无私,洁**厉冰雪。

    当然,这种开解注定不会有什么效果,该攻击刘次辅的仍然还会攻击,不会为了父亲你的开解而罢手。那刘次辅也要继续被逼无奈,该怎么反击还会怎么反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