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二百九十章 具有大明特色的战斗

第二百九十章 具有大明特色的战斗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方应物自己站在旁边胡思乱想,想的太入神了,以至于对父亲的问话充耳不闻,这叫方清之有点心急和不满。他重重咳嗽一声,将方应物从发呆中焕醒过来:“你到底怎么回事?”

    貌似能揪住儿子一桩错事,可是真不容易,方清之居然隐隐有点期待感,但自家儿子却在关键地方卡了壳,怎能不急?

    想到此处时,方清之忽然醒悟到自己的念头很不君子。这一定是“近墨者黑”的缘故罢,方清之暗暗叹道,至于谁是“墨”不言而喻。他又连忙默念几句“君子怀德”,压住了自己那种莫名而诡异的快意。

    方应物无奈,只得再次详略得当的将事情说了一遍。果不其然,立刻招来了父亲严厉的训斥。

    “胡闹!即便项成贤被困在兵马司,难道为父与诸公岂会坐视不理?你私底下胡来是何道理?京师不是你随意撒野的地方,此事传出去叫别人如何看待我方家?”方清之训了几句,最后道:“回房去闭门反省,考试前不许出门了!”

    这方面没法和长辈讲道理,方应物很有自知之明的回了院子,再次闭门读书去也。次曰,项成贤又跑过来邀请方应物出门玩耍,被方应物送了一句“滚”字。

    再接下来几天,方应物终于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小题大做。

    鱼御史和张部郎联名奏疏写道:“臣等奉旨清查教坊司诸胡同,严禁官吏诸生花柳风气,历经两曰查探,只查出国子监监生刘鎡一人。”

    内容传开后,让人很是啼笑皆非莫名喜感,奏疏里这刘二公子的醒目真是不用说了,但好像是万箭齐发只射到一只蚊子的感觉。

    直接后果就是刘鎡刘二公子一下子也成了京师名人,真正的明白人都不敢掉以轻心,肯定还有后续。

    随后短短两天,**刘珝的奏章如雪片般出现,据不完全统计至少有二三十封。来源也非常广泛,有科道的,有六部的,连顺天府和京县也插了一嗓子。

    内容大抵是斥责刘二公子行为不端,但最后都能延伸到刘次辅身上。或者说,以刘二公子为导火索,通过批判刘二公子进行造势,最终渐渐引发出一股**次辅刘珝的风潮。

    奏疏中指责刘次辅教子无方都是最轻的,什么“有子及父可见其品行虚伪”,什么“存心险刻为人浅薄”、什么“色厉中疏实缺才干”,各种各样的骂人不吐脏字的词句源源不断喷涌而出。如果这是一次炮火齐射攻击,那绝对是饱和的不能再饱和了。

    方应物从未这样近距离观摩一场战斗,而且是深具大明特色的官场战斗,大有大开眼界不虚此穿越之感,对大明朝廷的运行模式有了更进一步的直观认识。

    其实刘二公子寻花问柳这种事说大真不算大,只是不合明面规矩,违反了纸面上的规章法度而已。但一瞬间人人喊打,甚至累及父亲,仿佛天大罪过似的,这种斗法简直就是**歪到极点的强词夺理无理取闹。

    这合理么?方应物不知道,但他知道想在大明官场混,就必须要适应这种规则,适应这种现象。

    大明号称言路大开,最忌讳的就是堵塞言路,有好处也有坏处,造成的后果必然就是类似这次的骂战时有发生。

    如今还是党争相对不算那么激烈的明代中前期,不是党争活动的巅峰期,要是换成了党争最酷烈、风气最放肆的嘉靖万历年间,那又该成什么样子?

    方应物还产生了一点深刻认识,若不具备强大的心理素质和抗压能力,那根本无法在庙堂立足,否则只用一次群体**就能把人逼到崩溃。想那大学士刘吉,在政坛常胜不败的诀窍之一就是“耐弹”,所以才有诨号曰“棉花”。

    奏章大战宛如两军交战,互相攻伐肯定有来有往。刘珝被群起而攻后,虽然猝不及防之下险些被打懵了,他也没料到,那两人的奏疏竟然只上报了自己儿子一个人。

    但堂堂次辅岂是如此容易倒下的?当即国子监监生刘鎡上书,首先态度坚决的请辞去国子监监生员额,以此谢罪天下;

    然后刘二公子辩解道,自己并无寻花问柳之意,当时只是为了比斗文学去寻找方应物,这才误入**家;如今方应物逍遥法外无人管他,但言官却对自己欺人太甚。

    此后又传出消息,刘二公子在自家大门前,被父亲刘珝下令公开重责五十,直接打得皮开肉烂,昏迷不醒。

    最后刘次辅态度激烈的上了请致仕疏,声称教子无方、德行不够导致朝廷纷扰,向陛下乞骸骨返乡。

    刘次辅的应对之道也被方应物作为案例细细研究了,这其中隐含壮士断腕、祸水东引、以退为进等奥义,吸收其中内涵今后便可以融为己用。

    但在这曰,方清之阴着脸回到了家,将方应物叫来,“刘二公子还是把你捅了出来,真叫为父脸面无光!如今很有一些奏疏**你我父子两人,你说这可如何是好?”

    方应物跃跃欲试道:“这是刘家故意搅浑水,想要借着我方家转移视线,他们好乱中取利。不过父亲大人不必忧虑,他要战,那就战!”

    方清之纳闷的看了儿子一眼,疑道:“这又不是好事,你怎的如此激动?”

    方应物摩拳擦掌的答道:“我的大斧早就饥渴难耐了。”

    这可是难得的一次体验机会,可以看做自己今后正式进入官场前的一个热身运动。作为一个沉迷于明史的人物,方应物对任何明代游戏都有兴趣体验一下,更说是堪称是大明标志的朝堂骂战。

    最重要的一点是,如果应战得当,就能把父亲与次辅刘珝放在了一个等同的地位,这对父亲未来的威望具有显而易见的好处。一个与次辅正面叫板的人,在别人心目中的地位自然而然就高了一截。

    方应物很是望父成龙,自己前途莫测,还不知考成什么样子,但父亲的前途至少是隐约可见了,有机会当然要推一把。有句话说得好,父亲的上限就是自己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