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二百八十七章 一地鸡毛(求月票!)

第二百八十七章 一地鸡毛(求月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鱼御史和张部郎两人的目光只在刘二公子和方应物身上打转,旁边的杜香琴姑娘则被无视了。

    从技术上说,杜三娘子才是最有力的证人,是最能说明情况的人,总比方应物和刘二公子之间近乎荒谬的互相指证要专业点。但是,此刻明显不是靠专业说话的时候,现在是政治来说话,专业靠边站。

    方应物也在考虑一个问题,自己要不要趁此机会进一步揭发刘二公子?

    虽然不知道这位礼部张大人是谁的人马,但可以确定他与次辅刘珝肯定不是一路的,不然也不会为难刘二公子。所以说,这也是个落井下石的良机。

    方应物手里可以检举出去的刘二公子罪名还有两个,一是为一己之私强买强卖欺压ji家,很是没品;二是公器私用,指使东城兵马司违规捉拿应试举子项大公子,若炒作得好了,这也是一件很敏感的事情。

    不过经过再三考虑,方应物还是放弃了落井下石的念头,一直目送两名检查官员离开院子,也没有再说出什么。

    不是他不烦刘二公子,而是他要当一个成熟理智的人士,否则和刘二公子有什么本质区别?

    不管是张大人是帮着谁对付刘二公子和他背后的父亲,那也不是他方应物应该插手的。道理要彻底想明白,次辅太大、方家太小,仅此而已,更具体地说是两点。

    第一,根本得不到足够大的收益,最多被别人赏点残羹剩饭而已。一个小人物积极主动帮忙对付某位大人物,然后论功行赏能得到天大好处的故事仿佛盛行不衰,但这类故事都是小说家言,太当真就要在现实里傻眼了。

    利益交换哪有这么简单?与利益交换最息息相关的是一个的地位有多高,而不是这个人的功劳有多大。他方应物连进士都不是,充其量算潜力股。在庙堂大佬面前有什么实际政治地位?

    其次,潜在的风险与收益不成正比。刘二公子这些破事,起到的作用只能是削弱刘次辅在天子心中的地位,并打击刘次辅的威信,这还处在一个量变阶段,尚不足以真正致命。

    那么次辅还是次辅,他方应物若表现的过于积极,与黑帮片里的傻头傻脑炮灰小弟有什么区别?

    归根结底,他方应物只不过是一个赶考举子,就不要操首辅万安、大学士刘棉花的心了。当然,如果确定能成为刘棉花的女婿,那另当别论。

    方应物瞥了一眼刘二公子,智商上的优越感油然而生。不过刘二公子再蠢也知道,目前这情况是他自己搞不定的了,他没与方应物继续斗气,与杜香琴悄悄说了几句话后,便匆匆离开了,大概是要回家。

    人来人往,一地鸡毛方应物在走人之前,转头对杜香琴道:“刚才有朝廷大人在这里,我没有帮着你去鸣冤告状,你心里不会埋怨我没有同情心罢?”

    要说失望,还真是有点,杜香琴强颜欢笑道:“方公子说笑了,区区风尘贱躯,怎敢抱怨贵人。”

    “现在还是不说为好,你也先守口如瓶罢,不要告诉刘二公子说我已经知道了他那些胡作非为的事情,就当我什么也不知道。这也对你有好处,不然后果难说得很,阁老家可不是吃素的。”方应物意味深长的说。

    杜香琴点头称是。随后方应物招呼了两个随从王英和方应石,离开教坊司胡同,再次前往东城兵马司去。

    项大公子还被关在兵马司监牢里,不将项大公子捞出来,这趟出门就不算成功。上午第一次来时,准备不足,没有说动才曹指挥放人。但经过刚才在杜香琴家里的事情,方应物心有定计,决定再来一次。

    曹指挥没有拒见,态度依旧不算差,至少没有横挑鼻子竖挑眼,也没有对三番两次前来打扰的方应物表现出厌烦之情——其实作为负责具体事务的京城地面官,这是基本素质,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只是曹大人依旧不肯放人,“方公子见谅,确实放不得人,大概要查问几天,情非得已还请多多谅解。”

    “在下去了杜香琴家里,刚从那里过来,倒是见了一桩趣事。”方应物胸有成竹不紧不慢的说。

    曹大人问道:“是什么趣事?”

    方应物答道:“看到有军士守着几处胡同口,然后一位御史和一位礼部大人亲自清查门户,说是要搜寻不法官员,你说有趣不有趣?”

    曹大人也不慌不忙,与方应物话家常一般,“此事本官亦有耳闻,本兵马司还借出去若干人手,不足为奇哪。”

    方应物笑眯眯的继续说:“有趣之处在于,他们在杜香琴那里找到了刘阁老家的二公子,并记了一笔,毕竟刘二公子是太学监生身份,曹大人说有趣不有趣?”

    刘二公子?曹指挥脸上微微变色,方应物点出刘二公子,显然是已经知道了他和刘二公子之间的关系。其实这不算什么,有心人稍加打听就能打听出来,知道了他身后背景也未必是坏事。

    让曹指挥意外的是,那两个监察官员居然不给次辅大学士面子,记了刘二公子的名字,方应物应该不会说这种谎。

    “刘二公子是在杜香琴家被记了名,而兵马司捉走项公子也是从杜香琴家捉走的。为了避免别人联想起来,在下劝曹大人还是放了我那朋友罢!否则别人将两件事串起来后,难免叫刘二公子的遭遇雪上加霜。”

    曹指挥心里动摇起来,刘二公子那边出了这档子事,正是要灭火时候,自己还关着人不放,岂不等于是替刘二公子招灾?或许应该派人去找刘二公子问一声。

    方应物见曹大人有所意动,又添了一把火,“曹大人可否知道,我这朋友其实是从外地到京城赶考的举子,也是堂堂的举人身份,只不过他隐姓埋名不肯实说。若就这样随随便便的把他抓来,只怕极为不妥罢?”

    是举人?曹大人吃了一惊,举人相当于半个官身,一般官员是没有权力随随便便抓捕举人的,特别当前快要会试,擅自捉拿赶考举子实在是个不明智的事情。

    这种事情就算刘二公子靠父亲顶得住,他姓曹的也顶不住啊,曹指挥暗暗想道。自己就是替刘二公子干脏活的,那个姓项的被关在这里就是现行恶迹,不能再雪上加霜了,或许应该直接放掉并抹去此事痕迹。

    这时,方应物很善解人意的说:“在下也不欲多事,知道这都是误会,也不是曹大人的本意。只要放了人,一切就当没有发生,曹大人以为如何?”

    曹指挥三思之后,拍案道:“好!本官便做主放人了。”方应物立刻感谢道:“谢过曹大人。”

    曹指挥心生感慨,眼前这方公子为人处事比那刘二公子强的太多了。

    不多时,项成贤被领到方应物面前。初时项成贤精神还是萎靡不振,但走几步出了兵马司衙署大门,立刻变得生龙活虎起来。作为一名享有一定特权的举人,或许项成贤从一开始就没太担心过自己的处境。

    “方贤弟,你午前不是说今天很难将为兄救出来了么?怎么过了半天,那指挥大人又乖乖的把为兄放了出来?”项成贤问道。

    “发生了一些事情而已。”

    项大公子并没有刨根问底,抬头看了看天色,“时间正好,今晚为兄做东道,去那杜香琴家里吃酒如何?顺便你帮为兄参谋参谋!”

    正在发愁怎么回家对父亲交待的方应物无语,有种把项大公子重新塞进监牢的冲动。这项大公子到京城来真的是为了考试?(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