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二百八十六章 坑爹与爹坑(求月票!)

第二百八十六章 坑爹与爹坑(求月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方应物自诩聪明,也有点小机变,但此时面对刘二公子竟然有点无计可施的挫败感。猪一样的队友固然很可怕,但有时候猪一样的对手也挺可怕的

    思维不知不觉发散起来,刘二公子性格如此,他的父亲刘珝又能好到哪里去,多少也有点相像之处罢?难怪刘珝这个次辅会被首辅万安和第三大学士刘吉联手灭掉。

    要知道,按照事情普遍规律,一般都是老2和老三联手,然后灭掉老大分蛋糕的时候居多。成化朝这次权力争斗却是老大和老三联手灭掉老2,可想刘珝人缘多么失败。

    此次清查行动,是由两名官员带队的,一个是风宪官鱼御史,另一个就是负责管辖教坊司的礼部官员,官职是员外郎。但这名姓张的礼部官员很低调,始终没有开口,一直以鱼御史为主。

    不过见方应物和刘二公子根本谈不起来,张部郎便突然发话,对鱼御史道:“既然如此,那就记名罢。”

    记谁的名?当然是记刘鎡这个国子监监生的名字,刘二公子连忙强辩,“我今日并非寻花问柳,而是到此来寻人的,之前只有这方应物在此寻欢作乐,一问便知,两位大人不可不察!”

    但刘二公子的指责如此软弱无力,方应物既不吃公家饭又不领公家俸禄,朝廷整顿风气自然整顿不到他头上去——由此可见,相对于做官的进士和在校的秀才,举人是何等逍遥自在,有权利没义务的典范,难怪项大公子这种人中举后便不求上进了。

    张部郎便答道:“刘公子你究竟如何,本官并没有看见,既然是方公子指证的,就先按方公子所言记下。”

    鱼御史叹口气,方应物掀了盖子,张部郎也不想含糊,那自己想息事宁人也没法子了。

    正如方应物所猜测的那样,年前时候朝廷确实有人上疏,道是近年来风气渐坏,官员流连青楼楚馆者多有,奏请陛下整治。

    这么大义凛然的奏疏放在天子面前,天子自然无不可,按规矩朱批一个准字,至于大臣们怎么办就不管了。

    诏旨下发后,清查整理风气的差事一层层落到了鱼跃渊御史头上。但鱼御史的理想只是混几年御史资历升迁而已,不想在这中揭丑的事上得罪人,可是旨意当头不能不去做,办理结果按程序还需要复奏给大内。

    于是鱼御史充分发挥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智慧,选了正月最淡季里到教坊司胡同突击检查。这种时候大概什么也查不到,就算查到什么也只是小鱼小虾而已。

    这样鱼御史既用大张旗鼓的行动落实了差事,复奏大内时有话可说,又不至于真正得罪人,能够圆满解决掉他的囚徒困境。

    刘二公子凭着出身不算小鱼小虾,鱼御史本来想着放过去算了。谁知道对面有个方应物,身边有个张部郎,两张嘴上下一合,刘二公子硬是跑不掉。

    刘二公子又怒了,他堂堂的宰辅公子,怎能受得了两个六七品小官的“欺辱”。若今日被抓住上奏也太窝囊了,传出去岂不成了大笑柄?以后还有什么颜面去见文艺界的朋友?

    他忍不住加重了语气辩道:“两位大人怎可如此武断行事?还是三思而行的好!若在下受了冤屈,只怕家父那里交待不过去。”

    张部郎回应道:“如此说来,你到这里找人,令尊是知道的?”

    方应物冷眼旁观,瞧着张部郎一步一步诱导着刘二公子说话,三言两语就要上升到刘次辅这个高度了,可叹刘二公子陷入彀中尚不自知。

    他不是刘二公子这种蠢货,看得出张部郎别有用意居心叵测。刘家贵为宰辅又怎么样?宰辅难道就没有敌人了?

    不要觉得今天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小事,关键是看借题发挥的能力强弱而已。亚马逊蝴蝶都能扇动出飓风,那么小题被有心人大做实在不稀奇,所以先贤才会深有感触的说“勿以恶小而为之”。

    方应物上辈子一直不懂二代们是怎么坑爹的,新闻也是捕风捉影居多,但今天算是亲眼目睹到一起即将发生的坑爹惨剧,涨了不少见识。

    这刘二公子本意肯定不想坑爹,但是周围人会有意或者无意的诱导他去坑爹。可叹在一开始,只不过是桩小的不能再小的事情,放在外人眼里,就是两个官宦子弟斗气而已。但因为刘二公子这别扭个性,又加上机缘巧合,一步步闹到了这个地步。

    初见面时,刘二公子可以与自己妥协并息事宁人,但他不乐意;刚才两个官员来到现场监察时,他还有与自己妥协的机会,但他仍旧不乐意。

    两次机会都错过后,现在真正的黄雀出现并露出了钢牙,刘二公子想找人妥协都无法妥协了。文青不可怕,但是公子哥儿脾气的文青就太可怕了,方应物暗暗感慨。

    张部郎沉吟片刻,又对鱼御史道:“把方公子也记一下罢?”

    方应物连忙摆手道:“不必了!协助朝廷整顿风气乃是吾辈义之所在,指认刘公子是理所应当的责任,并不为图名!”

    张部郎微微一笑,“忘了与你说,记你并不完全是因为你指证了刘公子。须知上疏奏请整顿风气之人就是令尊,所以你也是特殊的一个,应该记名。”

    方应物愕然,敢情这事是父亲大人提议的?父亲大人前面上奏要整风,他家儿子后面就出现在教坊司胡同里,这种事儿当然特殊,值得记上一笔。

    方应物不由得仰天长叹,若没有父亲上奏,他根本不会被记名,别人是坑爹,他是被爹坑,这就是做人的差距啊。

    “哈哈哈哈,不错,在下也反过来指认方应物招J自娱,里面残留酒菜尚在!”刘二公子像是听到了很好笑的笑话,在旁边放声大笑。

    你笑个头啊,你知不知道下面最倒霉的将是你自己?方应物心里大骂,这刘二公子不愧是“二”,蠢得令人肝肠寸断,但却让他很抓狂。

    但穿越以来,却从没有一个人能这样让方应物暴躁,他终于知道,一个蠢人也是能把聪明人激怒的。几句脏话险些脱口而出。但他终归还是想起了自己读书人的身份,便硬生生忍住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