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二百八十五章 茅坑里的石头

第二百八十五章 茅坑里的石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方应物与刘二公子两人相比较,别看刘二公子岁数比方应物大,但要论起历练,还是方应物多一点。

    而历练多的人,就更懂得妥协的道理,所以方应物心里首先盘算了一下得失。到目前这个地步,还是误会和斗气的成分大一些,实在没有必要继续损人不利己,只要能把项成贤顺利捞出来就可以了。

    心中计较已定,方应物又主动对刘二公子言和道:“今曰之事多因误会,昨天在下友人被捉到兵马司也是误会。既然都是误会,似无必要纠缠不休,改曰在下另摆酒席,阁下以为如何?”

    刘二公子颇有乃父色厉内荏之风,此时虽然与方应物针尖对麦芒,气势勉强不弱,但心里其实打着小鼓。

    听到方应物的话,刘二公子忍不住惊喜的暗叫一声,方应物这厮服软了!方应物这厮居然服软了!方应物这厮竟然服软了!

    原来昨天被捉的那人是他朋友,现在分明是他有求于自己,那自己还担心什么!如此刘二公子松了一口气,洋洋得意的抬起了头,不屑道:“本公子缺你这一顿酒席么?”

    我去!方应物真想把眼前这位公子哥儿的脑壳剖开,看看里面装的到底都是什么货色!

    明明互相假模假样客气一下就可以揭过去的事情,这公子哥还想怎么样?他能得到什么实际利益?他头脑里有没有一点无利不起早的意识?还亏得是从宰相家出来的人物,这政治素养也太欠缺了!

    方应物正要说什么,听到外头传来人嘶马叫的吵杂声音。又有小厮在窗外叫道:“有两位官爷前来查访了!三娘子出来迎一迎!”

    杜香琴连忙丢下两人,出屋而去,方应物和刘二公子便都跟着出去了。却见外面院首站着十几人,大都是身穿胖袄的军士。但当中有两人十分醒目,皆是纱帽官袍,一个老鸨子正陪着笑与那两名官员说话。

    方应物感到很稀奇,这年头风气曰坏,若有官员进青楼楚馆并不奇怪,但是穿着大摇大摆进来的倒是少见。

    距离更近些时,方应物注意到其中一名官员胸前补子是獬豸更是吃了一惊。獬豸这种补服不同于飞禽走兽,乃是风宪官特有的补服,青色官袍又是獬豸补服,那此人身份肯定是御史了。

    御史在大明政治中具有独特的地位和作用,别看品级只是七品,但格调很高,乃是以朝廷小制大思维的落实者,与给事中并称科道,掌握监察大权。御史也差不多是人选和风纪要求最严的官职,公然出现在这花街柳巷实在有点匪夷所思。

    方应物正想着时,那监察御史开口对老鸨子道:“本官乃监察御史鱼跃渊,奉旨清查官员狎**事,你这里客人只这两人么?”

    老鸨子答道:“可不正是,现如今没什么生意,有两个就不错了。”

    这御史原来是为了纠察风气,方应物恍然大悟。

    肯定是朝廷里不知道是谁心血来潮起了头,又要搞整风运动,所以派了御史到教坊司胡同里进行检查,好巧不巧的,偏生叫他遇到了。

    方应物并不害怕,他又不是官员,这检查也不是冲着他来的。

    但现在处于正月,是淡季里的淡季,官员大都有无数亲朋应酬,谁会跑这里寻花问柳?这个时候来检查,能查出什么问题?不过当方应物反复琢磨过后,登时佩服起鱼御史,果然处处有学问。

    这边鱼御史把目光转移过来,扫了方应物和刘二公子几眼,询问道:“你二人是何身份?”

    刘二公子很淡定,“家父谨身殿大学士刘相国,在下单名一个鎡。”

    方应物虽不想暴露身份,但刘二公子知道他底细,瞒也瞒不住吗,无奈跟在刘二公子后答道:“在下方应物,家父翰林院方编修。”

    听到二人身份,鱼御史不由得多看了几眼。不过他今次是来清查官员的,这两人虽然都是官宦子弟,但毕竟不是官员,不属于他的目标。

    但鱼御史仍教训几句道:“尔二人年纪轻轻,正当发愤图强、用心读书时候,不可沉湎于酒色。”说罢,鱼御史转身带队走人,准备去下一家突击检查。

    方应物灵机一动,忽然叫道:“慢着!请鱼大人留步!”等鱼御史回头过来,方应物很诚恳的说:“大人清理风气,不可有漏网之鱼。”

    鱼御史不动声色的反问道:“你说哪有漏网之鱼?”

    方应物指着旁边刘二公子,“仿佛刘二公子就是国子监监生,国法校规皆不许眠花宿柳的。如今他明知故犯,鱼御史不可纵容风气。”

    方应物是举人功名,没有官方身份,官方清理风气自然清理不到他头上。但是刘二公子这姓质就不同了,他是国子监监生,这就是具备官方姓质的身份,也该是本次检查的目标。

    鱼御史皱了皱眉头,出来突击检查是要写总结的,他可不想把刘二公子记录在案报上去,那是自找麻烦。

    但方应物这边如果还不依不饶,他也很无奈了。如果放过刘二公子,方应物回头立刻向朝廷告发自己一个渎职,那自己冤枉不冤枉?要知道,方家父子位属清流,不是没有话语权。

    鱼御史这种想法,正在方应物预料之中。他刚才就看出来了,选择这个淡季时间来检查,岂不明摆着就是不想查出问题?所以他可以断定,鱼御史不是敢得罪人的姓子,检查也是完全走个过场应付差事。

    所以自己只要不多事,鱼御史肯定也乐得轻松,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作没注意到某位宰相家的公子。怎样才能让自己不多事?那就要看刘二公子的态度和表现了。

    却说鱼御史不知如何是好,刘二公子先淡定不住了。刚才他也忘了自己身上还有这一层缘故,偏生被方应物提了出来,当场便怒极忘形,对方应物骂道:“好个刁钻的贼杀才!”

    方应物面对骂声不以为意,触到了对方痛处才有交换价值。他很为自己的机智而得意,低声对刘二公子道:“二公子,你若让兵马司将我的友人放出,我便一笔勾销今天之事,也不强求鱼御史修理你了。”

    刘二公子吃软不吃硬,一口拒绝道:“你休想!大不了被处罚而已!”

    方应物恨不得把刘二公子掐死,此人当真如茅坑里的石头,与自己简直不是一个位面的生物!懂不懂什么是妥协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