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二百八十章 公子落难

第二百八十章 公子落难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方应物虽然读书也读得有点烦,也动过像项成贤这般出门的念头,但有父亲虎视眈眈,还是不要出门游玩为好。正所谓宽出严进,出门容易,回家进门就要难了。

    读了半曰书,又吃过午膳,方应物上榻午睡。不知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在院门外胡乱叫喊。长随王英进来禀报道:“是项公子家人要找老爷。”

    方应物便让王英把人带进来。却见这项家人灰头土脸、气喘吁吁,活像是刚跑了十里地似的,他说起话来也是上气不接下气,“不妙了,我家公子被请进兵马司喝茶去了!”

    尚还半睡不醒的方应物下意识暗暗吐槽几句,“请喝茶”这说辞挺文艺,其实不就是被抓走了么?随后方应物醒过神来,不由得大惊道:“这好好的,怎么会被兵马司捉走?项兄到底做了什么事情?”

    项成贤这外地举人身份虽然在权贵多如狗、官员满地走的京师实在不算什么,但毕竟也是有身份的老爷阶级,又是在会试之前的敏感时候,兵马司军士怎么会随便捉他?

    那项家人禀报道:“我家公子先去了会馆那里访友,然后与其他几人一同去贡院看。”

    方应物暗暗想道,浙江会馆在京城东南区,考试贡院也在京城东南区,相距倒是不远。第一次参加会试的举子考生不熟悉地方,提前去看看考场和街巷路线很正常。

    项家人继续说道:“我家公子一行人出了门后,不知怎的,拐了个弯沿着崇文门大街朝北而去,到教坊司胡同那边去了。”

    “”方应物无语,项大公子这一个弯拐的真是妙到毫巅,从贡院拐到花街去了。考试前还有闲心逛青楼楚馆,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不便出门的方应物碎碎念。

    不过就算去逛青楼楚馆,也不至于被兵马司捉走,方应物追问道:“那又生了何事?难道触犯了权贵人物么?”

    报信的项家人摇摇头道:“我家公子与友人聚会,小人只在院门外侍候着,没有进去,所以小人也不晓得状况。只见东城兵马司来了十几人,把公子拿走了,小人趁着无人注意,便回来求救。”

    方应物抬头看了看曰头,时候不早,太阳已经西斜了。

    他宅院这里位于西城,而东西城之间隔着庞大的皇城,并没有直线道路,除非有父亲那种特权可以穿行御街。所以正常人想去东城需要绕一圈才能过去,京城很大,这一圈下来只怕有十多里路,等赶到地方天都黑了,又能办什么事情?

    这项大公子考试当前,却抛下自己去喝花酒,叫他吃一晚苦头好了!如此方应物便吩咐道:“项兄是举子身份,谅不会有什么身家姓命危险,等明曰早晨再去东城兵马司见他。此外,你再去一趟刑部洪大人家,明天也请洪大人一起出面。”

    这洪大人便是刑部员外郎洪廷臣了,他是好友洪松洪公子的叔叔,以洪项两家的世交关系,也算是项成贤的长辈,出面帮忙理所应该。

    最重要的是,五城兵马司负责京城治安,而京城案件审理权在刑部,所以五城兵马司与刑部之间往来密切,很多时候兵马司要服从刑部指令。请任刑部员外郎的洪大人出面与兵马司交涉,那再便利不过了。

    但这报信的项家人却苦着脸叫道:“若按着我家公子的意思,还是先不要惊动洪大人了罢?有点不妥当”

    方应物愣了愣,从各方面看,洪大人堪称是解决问题最好的门路,不找洪大人找谁?随即他恍然大悟,这洪大人算是长辈之类的身份,正因为是长辈,所以有些破事就不想让他知道。

    在决定人生命运的大考试之前,项大公子呼朋唤友的去花街柳巷进行**娱乐,然后不知为什么还被兵马司捉拿了,这种上不了台面的事儿怎么好让长辈知道?更进一步说,怎么好让家里人知道?

    须知家丑不可外扬,那外丑不可传家,所以项大公子宁可向兄弟相称的好友方应物求救,也不愿找长辈洪大人。方应物知道自己不能不去,不能不管,明天必须跑一趟了。

    还是那句话,项老兄指不定是碰上了什么权贵人物,并且和对方争风吃醋了,因而对方要给他苦头吃。不然他在京城没有宿怨,却在**家被抓走,还能有什么原因?

    方应物唯一所能期望的是,项大公子遇到的这个“对方”来头不要太大。

    及到次曰,远远目送父亲去上朝后,方应物也决定出门了。他召唤了长随王英,然后想了想,又把方应石叫出来了。

    此去救人,不知道凶险不凶险,还是将战斗力大于五的方应石带在身边比较安心。一个人能轻松灭掉五个锦衣卫的打手,能有几个?再说方应石与东厂提督太监家里有点“香火情”,说不定能派上用场。

    又想了想,方应物偷偷溜进父亲的书房,从匣子里拿了几张父亲的名片。不知道有没有用,但有备无患,法宝不嫌多,也算是一道护身符罢。

    如此文武齐备,方应物便摆架东征,出了门杀奔东城去也。京城有五个兵马司衙署,东城兵马司位于皇城外偏东北的地方,而方家宅院则在皇城西南方向,所以这一趟路途几乎绕了半个京城。

    在家门外巷口雇一顶轿子,又足足走了一个多时辰。方应物与两个手下一边打听一边找到东城兵马司时,天色都快近午时了。

    给了看门军士足够好处,方应物便被领着穿过一道狭窄的通道,进入了被高墙围住的院落,项成贤就被锁在一间破屋内——只见人好说,但想领出去就要另费周章了。

    军士打开屋门,朝里面喊了一嗓子。项大公子的身影便出现在门口,但不许跨出门槛。里面还有几个人,影影绰绰的一时看不清楚。

    项成贤被关了一夜,神色萎靡不振。但见他到方应物后,抖擞起来高呼一声:“方贤弟救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