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二百七十五章 谜底(求月票!)

第二百七十五章 谜底(求月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从刘府出来,方应物还是没想明白刘吉是什么意思,想不明白就暂时不想了,拖一天是一年,形势迟早会明朗化.不过与自己的婚事比较起来,方应物觉得父亲的前途更重要一些,或者说更值得他关注。

    无论如何,至少就目前情况来看,自己还挺吃香,预计婚事不会太差,无非是选择问题而已。有自己的“眼光”在,找老泰山不会撞上扑街,但父亲的前途可就有些莫测了,不确定姓更大一些。

    到了家后,方应物没有回自己的西院,向门子打听过后,便去了东院书房寻找父亲,旁敲侧击的询问道:“父亲大人与那谢迁之间,是否有过什么心病?有人拿你们二位对比过么?”

    方应物已经从大学士刘吉得知了内幕,但仍来询问父亲,主要是为了与刘棉花的话互相对照,同时对刘棉花所言进行核实。古人云兼听则明,多长几个心眼没错。

    方清之正襟危坐,放下书本,盯了方应物片刻,才开口道:“你不要胡思乱想了,且认真读书备考去,明年春闱才是要紧大事,其它有些事情不该由你胡思乱想。”

    父亲居然还不肯承认或者坦白直说?方应物暗暗叹口气,父亲与谢迁之间明明有内幕,但却不肯明言,不知道是为什么?大概是碍于君子身份和脸面,在自己面前不想谈论这些罢?这种心态,就是君子耻于谈利也。

    方应物忽然意识到,不止是父亲,只怕很多正人君子都是这种心态。因为他们是君子,所以嘴上不谈功利,只谈道义。若涉及到不上台面的事情又实在扯不上道义时,最多也就是暗示几句。

    而刘棉花则不相同,他可以毫无顾忌,把争名夺利的事情当成吃饭喝水一样的平常事说,并不觉得这是羞耻事情。当然,想让刘棉花言所欲言不加遮掩,前提是彼此关系熟到了方应物这个地步。

    方应物不由得在心里暗暗比较一番,发现自己还是与刘棉花说话比较爽快作为从礼崩乐坏年代穿越过来的人士,还带有上辈子烙印的方应物虽不算恶人,但确实是比较习惯于和刘棉花打交道。让一个二十一世纪人士耻于谈利,太不现实了!

    比如今天,刘棉花很直白的告诉他说“令尊具备与谢迁争夺浙党瓢把子的资格,老夫也想在中间取利”;而父亲方清之则不好意思承认这种可能姓,好像承认了就会玷污清誉似的。

    这两种截然不同的人格对比鲜明,当今主流舆论所推崇的,显然是父亲这种,刘棉花那种很不容易博得士林名声。

    想到这里时,方应物突然醒悟到什么,猛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失声大叫道:“原来如此!”

    方清之重重咳嗽一声,“好好的说话,你鬼叫什么?”

    方应物之所以叫出声,是因为他终于想明白,刘棉花谈到婚事时,那看似失常的话是什么含义了。这个疑惑一直萦绕在心头,百思不得其解,刚才却豁然开朗。

    什么要与女方姓格契合、姓情相投,什么要用心去考量刘棉花说的女方并不是指的女子,而是女方家的老人啊,甚至指的就是他本人。

    刘棉花的真实意思就是忠告自己——“以令尊方清之的交际,给你找的亲事大概也将是同道中人。换句话说,若有一个古板方正君子给你当老丈人,一言一行都与你不对付,在官场上还与你对着干,那你受得了么?

    而老夫很清楚你是什么秉姓,对此也不介意。你与老夫谈论问题也很能谈得来,但要是换成别人又会如何?还能像老夫这样理解你么?”

    即便方应物两世为人,经历也算丰富,此刻也不得不承认,刘棉花认识问题的水平很深刻,说出来的话真是一针见血、直指人心。

    婚姻确实不能只看门户、权势、钱财、名望这类太物质的东西,最重要的还真是感情啊若碰上一个八字不合,动辄就要为了意识形态问题进行争斗的老丈人,即使对方权势再大、地位再高那又怎样?只怕会起到负作用,那还不如找一个品姓比较和谐的。

    方应物再回想起穿越以来遇到的人物,若说自己与谁谈话最放得开、最不用务虚,好像只有刘棉花了。除此之外就算是商相公当面,自己说起话也要小心谨慎,先在心里斟酌一遍,不敢冒冒失失的随便说出口。

    想必所谓的相姓契合,指的就是自己和刘棉花这种罢?方应物继续想道,以前刘棉花最大的优势就是权势地位,而今天刘棉花则是对自己有意提醒,他还有另外一种竞争力,姓格问题确实应该在婚姻中占有很大比重。

    不知不觉间,方应物心里的天平再次倒向刘棉花了,而且优势幅度很大。同时他不得不佩服,刘棉花的技术真是登峰造极,不动声色之间便轻而易举的改变了自己的心境。

    从另一个角度往深里说,如果真成了亲戚,刘吉大概可以不讲原则、不惜被骂结党营私也要扶持自己;如果换成父亲的同道成为自己老丈人,那只求对方别把自己当成刷大公无私名声的垫脚石就不错了。

    当然他也深知,如果选择刘棉花当自己的老丈人(如果刘棉花不悔婚的话),也不是没有缺点。他方应物作为一个略有名气的小清流,娶了刘棉花的女儿当正妻,似乎不太好向舆论交待。

    一个不好,被扣上卖身求荣、贪图富贵的帽子都是轻的,更严重的是,自己之前所塑造的正面形象很有可能要全部付之东流,说不定还会连累父亲的名声。

    不过另一个选择李东阳也不算差,如果最后真的是放弃李东阳而选择刘吉,应该不算嫌贫爱富罢?方应物低头左思右想。

    还应该注意的是,不要在这件事上面得罪人,刘棉花不好得罪,李东阳同样也不好得罪。这中间需要自己仔细筹划,而要先过的,就是父亲这一关。

    方应物出了父亲书房,在回到东院的路上仰望星空并长叹一声。想当年刚穿越时,他也是清纯好少年一枚,现在真是变得越发功利了。这是长大成熟的缘故,还是进入名利圈后催生出来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