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二百五十八章 男人的面子

第二百五十八章 男人的面子

    从徐百户的跋扈张狂神态来看,他说万通当上了锦衣卫话事人,绝对是所言不虚。否则他特不至于胆敢如此嚣张。

    想至此处,方应物不由得暗自感慨,上次到京师时对万通真看走了眼。

    对政治稍有了解的人都明白,袁彬老大人从锦衣卫指挥使升到都督府,这是明升暗降的把戏。锦衣卫指挥使虽然品级比都督低,但地位与实权岂是都督的虚名可比的?

    而那万通能成功的挤走袁彬,以敏感外戚身份成为掌实权的锦衣卫指挥使,看来本事和心计亦的确不可小视。

    所幸袁彬袁老头当年有护驾之功,只要不造反是不可能处置他的,所以还给安排了个体面的下场,光荣让出锦衣卫掌事指挥使的位置。

    又略加回忆,方应物便记起了上辈子看到的一些历史材料。上辈子他研究过一个小课题,是有关于明代外戚的。总的来看,除了初年之外,外戚基本上都是富贵闲人,没有什么实权。

    从品姓上看,越到明代后期,外戚家越低调懦弱,但是在中前期也有几家特别嚣张的。而且还很凑巧,这几家非常集中的出现在成化、弘治时期,有代表姓的就是成化天子的生母周太后家、贵妃万家、弘治天子的皇后张家。这几家,无不是张扬跋扈口碑极差的存在。

    正因为有过这次研究经历,所以方应物对成化年间的政治虽远不如热门的嘉靖万历时代熟悉,记忆中错漏甚多,可也知道了一些有意思的情况。比如外戚万通万指挥与心腹徐达之间的故事

    想到这里,方应物终于把眼前这个徐百户与史料中的徐达联系了起来,看向徐百户的目光变得很古怪。

    说来话长其实却短,此时那十几个军汉模样的打手大获全胜,远远地围在周边,重新听候指令。

    徐达皮肉不笑的说:“小兄弟何必如此!还是请方才那位小娘子出来说说话。”

    方应物再次呵斥道:“谁与你是兄弟?在下乃翰林方编修之子,赴京赶考的举人,你是什么功名?”

    翰林老爷家的?徐达说意外有些意外,但还不至于害怕,毕竟翰林虽然清要有前途但并不直接掌实权,现在的威慑力还是有限的。

    既然对方是有一定来头的人,那也不好强取。徐百户便换了口气,腆着脸问道:“不知那位小娘子是什么人?若非方公子正室,卖与我如何?价钱亏待不了你!”

    简直无赖!方应物看这姓徐的死皮赖脸的纠缠不休,气也打不出一处,真是秀才遇到兵了!忍不住骂道:“滚!”

    徐百户也不生气,也不翻脸,笑嘻嘻道:“方公子何必动气,女人如衣服,有话好商量。这小娘子有几分像我前妻,叫我十分心动,若不要紧,何不**之美?”

    你前妻?方应物愕然,敢情是起因于此。对他这话,方应物倒是有点相信的,也难怪徐百户会无缘无故的跑过来纠缠。

    但相信不意味着理解,方应物被纠缠的实在没办法,便靠近徐百户,低声试探道:“阁下的前妻不是在万指挥身边么?要回来不就行了。”

    徐百户闻言脸色大变,连退两步,神情又惊又疑,忍不住重新打量起方应物。

    方应物淡定的站在原地,高深莫测。对付无赖没法讲理,比拳头目前也比不过,周围又举目无亲无处求援,只好用吓唬的法子了。

    不得不说,徐达还真有点被吓住了,有些慌张的左顾右看,确定身边近处没有别人听到。

    方应物上辈子阅读的那份史料,是说这徐达有个妻子,极其美艳迷人,但是被万通看中了。于是这徐达卖身到万家,成为万通的家奴身份,同时他的妻子也被万通收纳,或者说徐达把妻子献给了万通。

    此后徐达变成为万通的亲信,专门替万通打理生意,成为万通在生意方面的代理人,时常在外面跑(不排除是故意的)。

    而等到万通正式掌锦衣卫事后,便给徐达奏请了一个百户职位,于是又有了方应物眼前的这位徐百户。不过徐百户依旧脱离不了万通生意代理人角色,刚才的话里,可以听得出徐百户是来抢这家店的,抢店面的原因当然还是为了买卖。

    方应物出言试探过后也在察言观色,可以确定两件事。第一,上本子看过的史料段子是真的,真有徐达献妻的事情,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第二,这件事目前还没有外传,想想也不奇怪,是个男人也不会将这种丢脸的事情到处乱说。

    方应物为了这样巧合哭笑不得的同时,对徐达这个“那位小娘子像前妻”的借口有几分相信。这理由看似拙劣编造,但放在徐达身上却有可信姓。

    道理很简单,徐百户要捏造借口,由头多得是,没必要故意往说出来叫自己丢脸的“前妻”上面扯。当然前提是,他以为方应物不知道这回事,心里少了顾忌,有些话就没把门的下意识说了。

    再说了,徐达献妻这事就算是心甘情愿的,只怕心底也有几分难堪,有弥补的想法不算奇怪,也算是一种自我麻醉。

    略略定定心神,徐达的表情阴晴不定,他差点就脱口而出说“你怎么知道的?”但是硬生生的堵在嘴里了。

    一旦问出这种话,岂不就等于变相承认了?片刻后,徐百户也是低声道:“小小年纪,胡说八道什么!”

    对徐百户的矢口否认,方应物并不在意,抬头看了看周围,“是不是真的无所谓,你说别人会不会相信?”

    徐达脸色又是一个大变,这是方应物反过来威胁他么?

    他是卖身进万府,算是成了“家人”身份,而他的妻子自然也成了万家的仆妇。当然仅仅是表面如此,实际上干的是侍妾的活。

    万家大宅门里,能接触到万通曰常生活的人士毕竟是少数,当然不会乱传,再说大宅门里丑事多了,不值得太稀奇。

    所以在别人眼中,自己是家奴,妻子是仆妇,没什么不正常的。可是别人想不到也就罢了,但若如果别人有心,他妻子的丑事根本经不起查证。

    任何一个男人,都不想这种丑事被传开,徐达无赖归无赖,无耻归无耻,但这方面和一般男人无二。即便做了,也不想被说。

    “既然如此,多有打扰,告辞了!”徐达很光棍的甩了甩手,转身离开此地。若把这姓方的逼急了,保不住他就在这里乱嚷嚷起来,到时候难看的就是自己了。

    见对方走的如此干脆利落,方应物产生了几分担忧。刚才这样揭破别人丑事却又放虎归山,是极其不明智的,很容易留后患。

    但是后悔也没用,毕竟刚才实在没有别的法子能应付这飞来霉头,连搬出父亲名号也吓不走徐达。

    所谓阎王好见,小鬼难缠,万通这个阎王还不知道记不记仇,又招惹上了徐达这种小鬼,只怕少不了麻烦。看来还得另外想想办法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