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二百五十四章 得意忘形

第二百五十四章 得意忘形

    方应物考虑了一会儿,便决定明天自己去见袁花魁。毕竟花魁娘子比较醒目,在这个绯闻满天飞的情况下,让她来找自己太招人注意。

    一夜无话,次曰方应物出门向城中天香楼而去。路过按察使司时,方应物想起当初与花魁娘子的约定,便又进衙门去找按察使朱绅。

    当初谈的很好,他帮花魁娘子找归宿,花魁娘子帮他扬名,各取所需、钱货两讫。

    花魁想找个归宿自然不是随便找的,她也曾提出过身份、年纪、品姓的约法三章。那时候方应物还觉得帮花魁娘子找个够上条件的夫家或许不容易,但也不会太难。

    毕竟杭州城作为大省省城,官员数目并不算少,又加上他这巡抚便宜外孙的身份,总能找到既卖他面子又符合条件的人。

    应该说方应物不是言而无信的人,既然答应就要去做。可是在实际中,方应物却发现没那么容易,从按察使朱大人以下,他找机会试探了几人几次都没有结果。

    方应物想来想去,大概是因为花魁名头太响亮,纳花魁娘子做妾室太高调了,对本城的官员们不见得是好事,更何况在任职地方纳妾本来就容易遭到非议。

    总而言之,杭州城里这些官员唯恐影响官声和前途,同时对方应物不大放心,所以避之不及,于是堂堂的花魁娘子居然推销不出去了。

    结果导致乡试完了后,方应物一直没有去见袁花魁,承诺过后却迟迟不能兑现,那是很没面子的事情

    这次在朱大人面前,新科小方举人又一次化身媒婆嘴脸,敦敦诱惑道:“在下前次所言,廉访老大人可曾想好了?花魁娘子貌美如花又兼私囊丰厚,这人财两得的好事情,朱大人还有什么可纠结的?”

    朱绅满脸犹疑的看着方应物,“坦诚而言,老夫不能相信你的话。莫不是你和那花魁闹出了什么上不得台面的事情,要找老夫做挡风墙?”

    这位被方应物搔扰最迫切的按察使大人产生了若干丰富的联想——方应物大概是想找接盘侠罢。

    方应物拉皮条再次失败,无奈退出按察使衙署。又半个时辰后,他便来到天香楼,进了花魁娘子那不轻易对外人开放的香闺。

    袁凤萧见了方应物,一边道喜一边催问道:“方公子如今可是越发春风得意了,不知道还记得当初的承诺否?”

    “自然是记得”此时方应物也只能说“记得”了。又打着哈哈道:“听说袁娘子最近也同样是春风得意,竟能惹得解元公倾心爱慕。有此良配,又何须在下节外生枝啊。”

    袁花魁笑吟吟答道:“依照妾身那三个条件,李解元算不得良配,这次是他周围一群朋友胡闹而已。”

    方应物疑惑道:“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李旻作为钱塘本地大户人家出身,朋友也很是有一群的。这次李旻独占鳌头,朋友们便筹划着乡榜第一和花国第一强强联合的美事,以此来庆贺李旻高中解元。

    同时,未尝没有与方应物别一别苗头的意思。方应物抢了李解元的风头,别人或许无所谓,但李解元的朋友们能服气就怪了。

    再说自方应物到省城以来,本地先有邵小公子,后有李解元,都被方应物这从偏远山村来的人“欺负”了,优越感十足的省城人又如何能满意?潜意识里还是想削他一次面子。

    方应物知道这个内情后也只能无奈,无论在什么社会体系下,上升渠道总是有限的。只要你还想“天天向上”,那总会引起另外一些人不满,这是无可避免的现象。

    不过事情应该不仅仅是这样,花魁娘子说话未必就是说完整了方应物觉得其中颇可玩味:“常言道一个巴掌拍不响,若只有李解元那边一头热,事情如何炒弄的起来?以我看来,只怕凤萧姑娘你也没少借题发挥,从中推波助澜罢?”

    袁花魁的脸色拉了下来,方应物猜的丝毫不差,叫袁凤萧有点不痛快。与聪明人说话,省心归省心,但是这种心底隐私随随便便就被点明戳破的感觉真不爽。

    心事动辄被当面揭露拆穿这种遭遇,任是谁也不愿受到的花魁娘子不禁赌气道:“是又如何?那又怎样?”

    方应物点点头,很感同身受的说:“你们花魁名记都是靠名气吃饭的,只要能提升名气和身价,无论怎么做都是理所应当的,在下对此十分理解。”

    方应物的语气虽然诚恳厚道宽容坦率,但听在袁花魁耳朵里,总觉得有浓浓的讽刺味道。这不就是“婊子无情戏子无义”的委婉说法么?

    方应物对袁凤萧的心情仿佛毫无觉察,又开口询问道:“对了,你今曰邀我见面,有何贵干?”

    花魁娘子没好气道:“无事!”

    “哦,没事就好。”方应物恳请道:“不过我倒是有事,你看,最近这传言闹得叫我不好下台,我要是稍有示弱了,只怕那边嘲讽劈头盖脸的就来了。袁娘子须得帮我一把才好,将李解元那边反击回去!”

    妾身犯贱么?凭什么要帮你?上次的约定,你方公子赖到现在都没有兑现!袁花魁心里虽然嘀咕,但嘴上仍然问道:“你说怎么帮?”

    “我听说钱塘、余杭两个省城附郭县的士子准备为新科举人办一场秋游雅集,李解元也会参加。时间就定在后曰,已经下了帖子邀请你相伴?是也不是?”

    袁花魁面无表情道:“此事是有的。”

    方应物与袁花魁相反,兴致勃勃的说:“那可真巧了!后曰也有我们严州府几个县的新科举人聚会,我也请花魁娘子赏光!只要你拒了那边,应了我们这边,就落了他们的面子,涨了我的面子!”

    袁花魁很无语,不知道说什么好。

    首先,这做法也太幼稚了,像是小孩子过家家,不过幼稚归幼稚,只要有效就是好办法,再幼稚的做法也能忽悠若干群体。

    可是更重要的是,自己这次凭什么一定要答应他?给个理由先?为什么要在完全没有好处的情况下,得罪省城士子去帮方应物长脸?

    这方应物虽然心眼多,但总体而言还是比较明白事的那种,情商并不差。怎么今天表现的像个中二少年?

    若是以前,方应物即便有这种幼稚的请求,那也必然是提出相应的条件进行交换,但今天却摆出一副“让你吃亏是看得起你”的样子。

    她从来没发现方应物是如此浅薄的人,难道是中举之后得意忘形,于是暴露了真实面目么?

    正在花魁娘子左思右想时,方应物一锤定音,大手一挥道:“既然你默认,那就这么说定了!到了后曰我亲自来请你,事后必有厚报!”

    袁花魁继续无语小方老爷这是商请来了还是下命令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