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二百二十三章 一份名单

第二百二十三章 一份名单

    项成贤被方应物说的有些冒火,“傅兄这次实在不地道,明知如此,竟然不与我明言!险些叫我做了糊涂鬼。”

    他又看了几眼依旧风轻云淡的方应物,疑问道:“方贤弟你不生气?”

    方应物无所谓道:“生什么气?刚才你没听西湖诗社的几个人议论么?这次西湖雅集将用上可容纳几十人的巨型画舫,醇酒、美人、管弦、佳肴应有尽有,堪称是花费不菲。

    使了这么多银子办一场令人瞩目的盛会,那当然要让自己人沾光,捧自己人的名气才是正理。说不定还是这个被捧的出钱,我们生什么气?

    只怕在主事者眼中,我们能参加就是与有荣焉躬逢盛会,还想别有所求,那就是得寸戒尺、得陇望蜀了。”

    “你真做此想?倒是能想得开。”项公子很是怀疑的问道。在他印象里,方应物手段多端,很少吃亏。

    方应物不知道自己有什么想不开的?上辈子那个时代,造星炒作不都是这样么?但要说不爽,还是有些许自认主角却被拉来当背景的不爽。“花了钱的自然是主人,还能怎样?”

    项成贤嘿嘿笑了几声,“去年县学岁试之前,你说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不必争一时之短长,然后呢?”

    方应物无奈道:“那是个意外。”

    又走了一段,项成贤忽然大发感触,“经你一说,我倒是有所感悟。那傅兄肯引荐我参加,大约是因为我叔父位居参政的缘故;请你参加,好像是因为我提了一句你是商相公的学生。

    本是一个闲情逸致、以诗文会友的文人雅集,感觉全都变了味,这西湖诗社所作所为真是令人情何以堪。”

    方应物反过来劝项成贤道:“习惯就好,所以这才叫太平盛世。若逢乱世,能活着就不错了,哪还心思在这些上头?尤其杭城这种都会地方,不会再像我们老家那般纯粹了。”

    两人辞别后,各自回到寓所安歇不提。

    到了次曰,方应物起身梳洗过,又坐在院子中发了会儿呆,便又动身向外走。不过这次他没叫王英跟随,独自出了门。

    昨天方大秀才初来乍到,自然闲逛一番熟悉环境,另外旅途劳累,以休息为主。今天他觉得精神气恢复了,照过镜子气色不错,便出门去拜客。

    他要去的,既不是巡抚察院,以王恕的脾姓,见了不如不见,多见不如少见;也不是王魁王员外那里,若是懂事,王员外应当主动来拜访他,哪里需要他方应物上门去拜见?

    方应物要去的,是按察使司衙署。到了这里,他递上帖子,然后便在门房里等。

    门子瞧此人衣着简素却气势不凡,心下猜测必然是所谓的“才子”,这样的人最是恃才傲物不好侍候,稍有不满就要大吵大闹。便小心陪话道:“我家老爷今天多半是不见客的,朋友你还是不要等了。”

    方应物上下大量几眼这门子,“你是新来的?”

    “这位朋友真是目光如炬”门子话音未落,却见里面有仆役匆匆忙忙奔了出来,到了门房这里对方应物叫道:“有请!”

    门子恍然大悟,此人虽然单人匹马排场小,穿戴也不出众,但原来是老爷的老交情。

    按察使朱绅见到方应物,就想起了去年的省城官场大动荡,朝廷突降浙江巡抚,两个布政使齐齐滚蛋,只有自己这个按察使记过留任了。这一切,就是眼前这个年轻士子一手掀起并善后的。

    别人都以为他根基深厚,亦或是有什么关系,才得以留任。但自家事自己知,朱老大人很明白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他之所以能留任,主要还是朝廷和王巡抚出于稳定地方的考虑,然后方应物也默认了,并没有穷追猛打自己的包庇和枉法罪名。

    面对方应物,朱绅暗中使了半天劲,也摆不出正三品按察使大员的谱了,只得客气问道:“方朋友许久不见,有何贵干?”

    方应物叫朱老大人挥退左右,然后他从怀中掏出一张纸单,递给了朱老大人。

    朱绅展开看去,却是几个人名和地名。“这是”

    方应物言简意赅的说:“这是省内几个教官名字,还望廉宪老大人留意。”朱绅恍然,立刻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了。

    一省乡试有主考、副主考,还有分房阅卷的同考官。如今成化十六年的浙江乡试主考定了是提学官李士实,副主考由京城另派。

    但同考官则是另一种选法,与主考完全不同。在乡试之前,本省巡抚、布、按会面商议,从全省府学、州学、县学教官里挑选德才兼备者充任乡试同考官。

    在乡试之前三个月,方应物给了朱绅几个教官名字,其中含义不言而喻。肯定就是希望在选同考官时,朱老大人把这几个人推举上去。

    朱按察使手持名单,眉峰微皱,思忖半晌才问道:“这是你的意思?还是王中丞的意思?”

    王中丞自然就是巡抚王恕,朱绅想先弄清楚方应物是自作主张还是代表王巡抚来的。虽然王巡抚名声卓著,以刚正无私称于当世,但是谁知道呢。

    方应物不动声色的答道:“这不是王巡抚的意思”

    朱绅待要说什么,方应物又继续道:“这可能是在下的意思,也可能是大宗师的意思,还可能是的沈巡按的意思,最后希望变成老大人你的意思。”

    朱按察使很是意外,看了几眼方应物,又低头看了几眼名单,又过了片刻,才将名单收起来。“方朋友的意思,本官知道了。”

    方应物举手拜道:“多谢老大人诚仁之美。”

    这几个人名,其实是提学副使、乡试主考官李士实给方应物的。李大宗师虽然是主考,但却决定不了同考官的人选。

    在严州府会面时,方应物暗示了几句,李大宗师便提出了几个人名,委托方应物去运作。

    方应物可不敢拿着名单去找自己的便宜外祖父,但好歹他身份在这里,只能狐假虎威去找心理上对他很弱势的朱按察使。

    朱老大人答应下来,那至少妥了一大半,方应物轻松的走出了按察使司衙署,回青云街住处。

    青云街一带如今遍地是衣冠士子,大街上随处可闻“之乎者也”。方应物走到一处街口,忽然有人鬼鬼祟祟拦住了他,悄声问道:“阁下是来考举人的秀才相公么?在下愿助朋友一臂之力。”

    方应物打量对方几眼,这难道是舞弊的掮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