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二百一十章 流言版本更新(求月票!)

第二百一十章 流言版本更新(求月票!)

    流言愈传愈烈,最新版本是商相公的好学生方应物得罪了首辅万安,但万首辅远在京城有些鞭长莫及,所以又遣了这巡按御史前来淳安报复方应物。

    最可惧的莫过于未知,情形不明时方应物不免有些惴惴。

    一方面自己给自己打气,他身正不怕影子斜,又是主场作战,还有巡抚当后盾,那巡按御史就是想挑他的错处也没那么容易;另一方面深居简出,两点一线,不给别人任何口实。

    此时令方大秀才苦恼的事情还不止这一件。有曰傍晚,项家仆役突然来到外院,向方应物传话,项大公子请方应物进内院一同用膳。

    方应物与项成贤的关系,也够得上通家之好的标准了,请他去内院一起用膳不算奇怪。

    跟随着仆役过去,方应物却发现项氏娘子也在场,便见礼道:“见过嫂夫人。”至于项成贤,天天见面,就懒得见礼了。

    项氏娘子笑眯眯的请方应物坐下,“方兄弟今年有十八岁了罢?也该考虑人生大事,不知可有意中人否?”

    她八成是想说亲方应物答道:“在下功名未就,目前科举在即,正当奋发进取,没有多想过成亲的事情。”

    项氏娘子进一步试探道:“妾身母家有位未出阁表妹欲寻觅佳婿,托妾身探探口风,不知方兄弟有意否?”

    又介绍起情况:“妾身这表妹有叔父在朝中做官,与你算得上门当户对。秉姓知书达理、贤良淑德、心灵手巧、俭省谦和,实乃正房的上佳人选。”

    方应物知道,项氏娘子出身县北何家,那也是本县历史悠久的名门之一,但

    他露出几分婉拒意思,“不过常言道父母之命,如今家父不在身边,不知其意下如何,故而还是容后再议。”

    项氏娘子便道:“若是有心,这些都不是问题,你多想想。”

    方应物回到自己院中,小妾王兰迎出来,手持一封信,对夫君道:“方才商相公打发了人来送信。”

    方应物接过信件,果然是商相公的手笔,主要内容只有一句话:“闻县北文昌何氏有意与汝结亲,汝自思量之。”

    方应物暗暗想道,这何家真没少用力气,连商相公的人情都搬了出来。

    虽然商相公并没有要求他一定答应或者不答应,也不算是出面保媒,可是从信中口气能看出,商相公还是很乐见其成的,不然连这封信都不会写。

    次曰去县学路上,项成贤悄声问道:“你我之间没什么不可说的,你究竟意下如何?”

    “不想。”方应物回答的言简意赅。

    项成贤没想到方应物如此干脆利落,忍不住追问道:“为什么?我家娘子说了,这表妹知书达理、贤良淑德、心灵手巧、俭省谦和,确实是一个不错的人选。

    而且她们何家也是县中名门,今年有人刚入朝当了正四品少卿,很有几分前途。所以这位何小姐并不辱没你的身份。”

    方应物叹道:“正因为知书达理、贤良淑德、心灵手巧、俭省谦和,我才不想啊。”

    项成贤忍不住吐槽道:“请说人话。”

    方应物便解释一番,“嫂夫人说了知书达理、贤良淑德、心灵手巧、俭省谦和,却没有半个字涉及容貌德容言工这四项里,为什么单单省去容不说?

    我想来想去,只怕是嫂夫人无法背着良心褒美这位小姐的容貌,所以她只能装糊涂不提这茬。由此可想而知,我能答应么!”

    “这”项成贤为方应物的精细半晌无语,然后才道:“娶妻娶贤,君子岂可以貌取人?而且先不要说笑,我看你的原因不止于此。”

    “哦?你说我还有什么原因?”方应物反问道。

    项成贤咳嗽一声,“你这个人,心气很高,我知道你想试试看自己将来有多大成就,然后再找一个不辱没自己功业的良配,因而你不想过早受到婚姻约束,免得成了拖后腿的。

    这个想法也不能说错,但是你想过没有?你的故里在淳安县,你终是要叶落归根的。你若纳了外地女子为正房,那么她在淳安本地有何影响力?不觉得这会叫方家势孤力单么?

    所以在我看来,你和淳安本地望族联姻,以姻亲为纽带互相扶持,这才是你们有利于方家长久的百年之计。”

    这话貌似也有道理,方应物沉思不语。这年头乡土思想很重,这方面观念完全不同于上辈子那个时代,本地人与外地人代表的意义差别很大。正常情况下婚姻都是在老家找门当户对的本地人,而从外地过来的大都是赘婿、流民。

    忽然方应物微微一笑,对项公子道:“这话谁教你说的?你没这个细密心思。”

    项成贤擦擦汗,愕然的答道:“这你都看得出来?是贱内不管是谁说的,你现在心里到底怎么想的?”

    “可以先谈谈。”方应物不禁叹口气,从商相公到项公子,如此多人情摆在眼前,这就是无形的压力。态度不便太过于生分和强硬,且走一步看一步罢。

    他想了想又道:“若谈过后,各方都合意了,再正式找媒证,并写信给家父也不迟。之前一切不做准话,成与不成的以免今后两边尴尬。”

    项成贤由衷的为方应物态度松动而感到高兴,这事要成了,那他也与方应物沾亲了,算是表姐妹的连襟,关系更进一层。

    但到了第二曰,项成贤又苦着一张脸出现在方应物面前,“何家那边说不谈了。”

    方应物没来由的松口气,这可谁也不得罪的皆大欢喜了。但他脸色却不悦道:“这是什么意思?何家与你们联手戏耍我么?”

    项成贤也很恼怒,“我也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只是突然得到口信!我现在就亲自去何家问个明白,讨个公道!”

    方应物拦住他劝道:“算了,这事怎么讨公道?”

    在县学中,顿时流言版本迅速更新了——方同学被县北文昌何家退婚了,更说明他如今处境不好!那何家是有人在朝中做官的,自然消息灵通,若不是断定方应物要倒霉,就不会做出这种举动!方同学不愧是主角啊,连退婚这种戏码都能遇上。

    方应物头一次发现,县学生员号称士子,但也是吃五谷杂粮的,八卦起来的鄙俗程度和山野村夫没有任何区别,这都叫什么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