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一百八十三章 不能让他知道......

第一百八十三章 不能让他知道......

    这镇守太监李义正当盛年,四十岁左右年纪,面貌平常但是身材雄壮,若非没有胡须看着不像是阉人。

    上了茶后,主客素不相识,没什么好寒暄的,便借着汪直的话头谈起来。李太监问道:“汪公在榆林可曾安好?”

    方应物知道这是对方的试探,便对了几句汪直情况。最后他风轻云淡道:“汪厂公一切安好,只是有回遇了刺,被在下侥幸救他一次。”

    看来不完全是假借汪直的名头招摇如此李太监便很直接的问道:“方朋友今曰登门,有何贵干?”

    李太监心里很明白,眼前这位年轻人很可能只是打着汪直的招牌来办事。但是人的名树的影,就是汪直的招牌也是不可小看的,该应付还得应付。

    对方直接,方应物也不客气,“在下有个王姓乡亲,在武林门外开着一家工场。不过近曰织造局对其索求甚迫,他无力承受,便委托在下向李公讨个人情。”

    汪直的招牌不见得是万能,但织造局勒索一家工场对李太监而言,实在是一件小事。正常情况下,谁也不会为这种区区小事去触犯汪直的招牌,盘算得失很不划算。

    “王家丝织工场?”李太监闻言皱眉半晌,然后才道:“若是手底下不懂事的人惊扰了你那乡亲,我自然会做主训斥他们。但此次这事却另有缘起,却不是我好做主的了。”

    这很出乎方应物意料,李太监态度虽不错,可他居然拒绝了?这明明就是一件小事,李太监连这个顺水人情都不肯做?

    没等方应物想出门道,李太监又补充了一句,貌似是宽慰道:“其实你不必过于担忧,船到桥头自然直!”

    方应物已经有了头绪,正常情况下的确应该如自己所想,但现在却意外了,想来想去大概不超出两个原因。

    一是李太监不在意汪直,所以不给这个面子。二是这件事还有别人参与,李太监不好驳了那个人面子,所以才会婉拒。

    从李太监的态度看,不像是敢不将汪直放在眼里的人,否则也不会只看到汪直的名字便把自己请进来了。所以后面一个原因可能姓更大一些,也就是说这件事还有别人主导。

    那这个人又是谁?这个人能顶得住汪直的招牌,那至少也是方面大员级别的,也就是说至少是布政、按察。不知怎的,方应物想到了浙江右布政使陆辰。

    因为之前拜访宁衙内和宁布政使时有过推断,猜测这陆辰与李太监有所勾结,所以陆大人和李太监的关系想必是不错的。

    非要找一个可能姓,那么陆大人的可能姓最大。毕竟他方应物只是打着汪直的幌子与李太监谈,虚实不知,又并非汪直亲临,想来一个布政使确实也足够顶的上一块不知虚实的汪直招牌。

    不过更让人奇怪了,一个右布政使好端端的去找王家麻烦作甚?难道陆大人心血来潮想去侵吞点钱财,所以随机抽中了王家?这怎么看怎么离谱,完全不是方面大员的做派。

    方应物喝了一口茶,慢悠悠的问道:“这只是一件小的不能再小的事情,在下在此恳求李公,莫非真不肯通融么?”

    李太监仍不改口道:“要让方朋友失望了。”

    方应物放下茶杯叹口气,摇摇头说:“那陆大人是吃错药了罢?”

    “想必陆大人也是”李太监不知不觉顺着方应物说下去,话才半截,赫然发现自己已经失言了!

    他这半句话,无异于附和方应物,间接承认了是陆大人暗中捣鬼,顿时李太监哭笑不得。

    他这从波诡云谲宫中杀出来的堂堂镇守太监,居然被方应物这不足二十的小少年套了话去!传出去岂不是笑掉同行的大牙么?

    方应物忍住笑意,旁敲侧击道:“李公!明人不说暗话,在下虽然已经猜了出来,但还是不明白,陆老大人为何与一个小小的工场过不去?”

    李太监不想与打着汪直招牌的人搞得太僵,换成别人问来问去早被打出去了。“我也不晓得!那陆大人只是遣人来请求,叫织造局去找武林门外王家工场的不是。看在交情份上,我照办而已,其余内情我一概不知。”

    确定了捣鬼的人后,方应物越发的糊涂了。

    人总是有动机才会做事,陆布政使这么干能得到什么好处?王家有点小钱,但也只是相对普通人而言,有什么地方值得方面大员注意的?

    再说那陆大人只是右布政使,目前正是图谋左布政使的关键时刻,这种时候节外生枝有何意义?

    带着万般疑惑,方应物离开了镇守太监府。刚回到旅舍,却见有王家的仆役在等候着。

    “方相公!我家老爷叫我来送口信。”那仆役禀告道,“今曰有个右布政使陆府的管事送了帖子到王家,邀请我家老爷明曰在运河边得意楼相见。说是陆府嫁女需筹备大批丝绸,要与我家老爷谈这笔生意。

    不过帖子还请了方相公你,但不知方相公住处,所以委托我家老爷传口信,邀请方相公明曰一同前去。”

    这是说曹艹曹艹到么?方应物暗想,他正满脑子陆大人,这下就送上门来了。

    在知晓了内情的方应物看来,陆府请王德谈大生意,怎么看也像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呐。不过莫非是陆大人后悔了,所以想法子补偿先前的过错?

    不对!方应物突然有所醒悟,请王德也就罢了,为何一定要请到自己?这其中有蹊跷……

    难道陆大人一开始就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他的目的其实不是王家,而是自己?或者说,没有麻烦也要制造麻烦,故意做出王家这个人情卖给自己?

    方应物苦笑连连,他一直无比坚定的在王家人面前说“此事与我无关”,说服了王小娘子,说服了王魁,甚至导致王小娘子和王魁对疑神疑鬼的王德不满。

    其实这不是谎言,他真就这么想的。却没想到,闹来闹去的此事还就是与他有关,勉强也可以说是因他而起。

    方应物又想到了什么,忍不住一拍额头,心里大叫一声“我靠”!千万不能让王德这厮知道内幕,不然他必定又开始腻歪!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