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一百八十一章 与我无关!

第一百八十一章 与我无关!

    听到这些消息,方应物哪里还有心思吃喝,起身出了人流稠密的酒楼,仿佛害怕别人指指点点似的。

    他自认虽然距离正人君子这个标准差一点,但是起码还够得上是好人,在亲朋眼里也算得上是好人。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听到传言,心里不禁有些不安和惴惴。

    若是真小人遇到这等情况,大概是毫不在意的,没有任何心理负担。

    方应物也想到了这点,脑子中忽的冒出股邪念一—即便自己真在这里公然欺男霸女了,又有谁会真正治罪自己?

    世间哪有那么多胆大包天的知县,也没有那么多闲得蛋疼的知府,布政、按察估计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是十五世纪,不是二十一世纪。

    想到这里,方应物忽然口干舌燥,仿佛眼前摆了一个潘多拉魔盒,受到了无穷的诱惑。

    但几个瞬间后,方应物强压下了念头,内心转而清明过来,连忙下意识念叨几句圣教咒语:“克己复礼,克己复礼”

    第一步把持不住,所面临的就是不停堕落的无底深渊了,那些歼邪小人谁不是这样一步步丧失底线的?

    明曰去王家问清怎么回事,然后再做计较罢,方应物盘算道。

    但目前这状况,显然是王家的人更耐不住。回到旅舍,方应物却在前门厅遇到王魁和王小娘子两人。

    王小娘子正坐着发怔,猛然看到方应物,立刻迎上前去半是询问半是质疑的问道:“秋哥儿!你不是你做下的罢?”

    方应物不想在这里谈,东张西望看了看,指着后院屋子道:“进屋说,进屋说。”

    “你先回答是不是你?”王小娘子盯着方应物道。只要方应物回答一个“是,”她立刻扭头就走,决不再留恋半分。

    王魁站在后面闭口不言只看着王小娘子抓住方应物问来问去。有些话与方应物有小暧昧的王大小垩姐可以问,但他不便去问,所以干脆就让他这侄女出面去说了。

    其实王小娘子这表现已经有点失礼了,但方应物不会与她计较也计较不起来。

    “你们还是先告诉我怎么回事罢!”方应物没好气的答道向后院走去。王小娘子和王魁对视一眼,连忙快步跟上。

    “说罢,到底是怎么回事?”方力物坐定了问道。

    这次该着王魁张口了,将王家丝织工场那边状况告诉了方应物。

    “首先说明,这与我无关!”方应物干脆利落的说。

    王魁又要说什么,方应物挥手阻止他说话,继续道:“但我也不会坐视不理,待我明曰去拜访镇守太监。”

    王魁疑色更重,“那李太监真会见你么?”

    “应该会罢。”方应物脑子中冒出了汪芷的影像。若搬出汪芷的名号诈唬一番,应该有点用处……

    太监这个群体特别是当到了一省镇守之高位的太监是可以不鸟文官士大夫的,更别说方应物这个目前只能算预备二代的。

    但太监内部的权势程度也是有高下之分的,明白人都知道,当前有四个最不能得罪的太监,也就是位于金字塔最顶端的四个。

    这四个太监分别是天子的头号打手汪直、天子的生活助理梁芳、司礼监掌印太监怀恩、天子的大秘书票昌排名不分先后。

    除此之外的太监全是喽啰阶层,只不过是大喽啰还是小喽啰的区别连东厂提督尚铭也不例外。

    镇守中官虽然是可以比拟为巡抚的高级太监,但面对四大太监估计也是不敢稍有触犯。要知道,太监内部修理人比文官内垩斗更残酷,真会丢掉命的。

    这时候,王魁与王瑜面面相觑,面上神色疑云重重的,叫方应物莫名其妙。自己已经够客气了,他们还想怎样?

    王小娘子心虚的瞅了方应物一眼,低头小声道:“奴家父亲说过,如果秋哥儿你一口答应帮忙转圜,并亲自去找镇守太监壶

    “那又如何?”

    “那更说明一开始你们就是勾结好了,这时候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而已。”

    方应物被噎的不轻,气极反笑道:“那我不管了!”

    王小娘子更心虚的看着地面,又小声说:“奴家父亲还说,如果秋哥儿置之不理,那说明就是你蓄意谋划,狠了心要侵吞王家家财。”

    方应物大怒,“啪”的拍案而起,“我不把你父亲修理一番,我就不姓方了!你们不要拦着我!”

    王小娘子也觉得自家父亲理亏,想为父亲辩解也无从说起,只能无言以对。

    王魁苦笑一番,自己这族兄,真是被猪油懵了心。一次又一次示好结交的机会,一次又一次的被放过,放过也就罢了,还把对方气到。

    他又瞥了瞥侄女,如果不是这族兄有个和方应物关系暧昧的美丽女儿,只怕早被方应物拍成肉饼了。

    王魁叹口气,劝道:“息怒息怒,德兄确实多有不是。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眼下烦请你看在同乡面子上伸手相助。”

    方应物想了想,又见王魁和王小娘子都还算明白事理,以后说不定还要委托王魁当自己的代理人。他便从怀中掏出小布包,拍在桌子上,打开后给王魁看,“你能认得出这是什么吗?”

    王魁不明白方应物想作甚,低头去看。王小娘子也好奇的凑过来,不过她什么也看不出来

    “一千盐引!?”王魁倒吸一口凉气,他大概认出这是什么东西了。

    这一张纸,几乎相当于他和王德两人的全部身家了,就这样轻飘飘的摆在桌上……

    关键是,盐业利润丰厚谁不想做,但也走出了名的难做。能想法子从边军那里抠出这种票据的,都是能人啊,他才不相信方应物真会变出千儿八百石粮食输送到边镇。

    “你们说,我用得着贪图你们王家的家产吗!”方应物像个暴发户一样叫道。

    王魁失神的摇摇头,现在他是真垩相信织造局修理王家的事情真与方应物无关了,因为方应物完全没有作案动机。

    王小娘子大概也明白了,呆呆的嗫嗟道:“他们织造局为什么找上我们家呢?”

    方应物冷笑道:“这世道狼吃羊,需要问理由吗?鉴于你父亲的愚蠢,已经失去了第二次机会,以后就不要怪我不讲究同乡脸面了,但这和你们无关!”

    王小娘子打了个冷战,“奴家就怕听这种话儿。”忽然她的心情有点失落,连家产都不如方应物了……

    方应物冷眼旁观,知道自己目的达到了。连王魁和王小娘子两个亲人都觉得王德不妥当,自己就占住理了,有理走遍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