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大明官 > 第一百七十六章 两年前两年后(求月票!)

第一百七十六章 两年前两年后(求月票!)

    浙江左布政使宁良乃是湖南祁东县人,近日有几个从家乡来的年轻士子来杭州游学,登门拜了宁老大人的山头。

    到杭州的外地人,哪有不想去西湖观光的?于是宁老大人便让自己小儿子宁师古陪伴着几位客人游览西湖,却不料画舫靠岸时,与另外一艘起了摩擦。

    更可笑的是,对方也不知是何方神圣,竟然跑上来寻隙滋事。宁师古也是读书人,放在平常,若亮出名头吓走对方只怕也足够了。

    但此时情况不同,有家乡人在这里看着,脸面是万万不能丢的,怎么也要略施惩戒才是。

    不过对方那边忽的又冒出位朴素书生,自称是淳安商相公的弟子,方解元的儿子。这又让宁师古震动了一下,若这位方朋友真的出面打圆场,那也就只能就此揭过。

    可令宁师古啼笑皆非的是,方朋友不但不息事宁人,居然还主动暗示他去对那边下狠手。似乎这位方朋友与那边肇事者同坐一艘船,却不是一路人。

    本来他不太明白方朋友为何如此表态,但当他看到了王瑜小娘子后,立刻就懂了,只能感慨一声“年轻就是好”。

    “方贤弟几时到的杭州?住在哪里?明日我登门造访。”宁师古又寒暄道。

    既然碰了面又搭上线,明天不去拜访都不行了方应物连忙答话道:“在下暂住武林门外,但不敢劳驾宁前辈移步,还是在下前往藩台衙门拜访前辈好了。”

    宁师古合上扇子拍了拍手掌。“也好!布政衙门里有官舍,方贤弟大可入住。何须另觅他处。”

    “在下只是偶然路过杭州,住在北关外运河那里登船便利”

    说话之间。布政使司衙门仆役已经上去动手教训了。他们人数虽少,但巡检司郑少爷那边的人手却丝毫不敢反抗。

    俗话说官大一级压死人,这差的又岂止是一级?巡检是从九品,地方官员里品级最低的一级,布政使是从二品,地方官员里品级最高的一级,差距简直就是天地之别。

    看着方应物与布政使公子宁师古平礼相待、侃侃而谈,三言两语便定下了后约,王小娘子继续目瞪口呆

    方应物扯了扯她的袖子。“该走了!没甚好看的。”王小娘子恍恍惚惚、懵懵懂懂的随着方应物向北城走去。

    “要不要租轿子?”方应物问道。王瑜沉默以对,只是缓慢的摇了摇头,方应物自是无所谓,慢慢在街上走着。

    没走多远路,方应物忽然听到一声“对不起”。他左顾右看,最终确定这是身旁王小娘子说出来的。

    方应物叹口气,“为什么要说对不起?你不需要说对不起。”

    王小娘子低头看着地面,喃喃自语道:“奴家与父亲自从搬到杭州后,父亲为了站住脚十分拼命。每日里累死累活,奴家看在眼里十分心疼。

    奴家不能为父亲分太多忧劳,但父亲要奴家做什么,即便违心也只能咬咬牙去做。实在不忍心让父亲还为奴家操心”

    方应物阻止了王小娘子继续自责下去,“所以说,你不需要说对不起。若你与父亲闹了生分。岂不成了不孝之女?这我很明白,两年前就很明白。我不能强求你去做不孝之女。”

    在这个父母之命天经地义的时代,任是谁在这方面也无法苛责别人。所以方应物一直很理解王小娘子的难处。封闭山村里那个纯真、倔强的少女,终究还是要长大的。

    两年前么?王小娘子不禁想起了方应物在院中大树下的那番话:情窦初开是最甜美的,但初恋但也是最不成熟的,也是不可靠的,须知娇花最不经风雨

    这气氛不对头!方应物猛然醒悟过来,不由得暗自嘀咕,这是简直就是朝着分手的节奏而去啊!

    他赶紧停止了做心灵导师,故意另起话头道:“其实你做的很不错了,你知道今天你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情是什么?”

    “是什么?”方应物这个问题成功引起了王小娘子的好奇心,她回想今日,感觉自己简直是一塌糊涂,难道在方应物眼里还有可取之处?

    方应物笑道:“你最正确的一件事,就是刚才没有为郑某人等四个癞蛤蟆求情。”

    王小娘子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细细想来,与方应物相比,那四个人说是癞蛤蟆确实也不过分,无论是哪个方面。

    连她自己都奇怪,她居然还真是没有为了帮那四个人求情说半个字,她什么时候变成了这般冷酷的人?

    不过话说回来,虽然今天方应物变得陌生,但不变的事依旧讨人喜欢。两年前的她,喜欢两年前的方应物,两年后的她,则更喜欢两年后的方应物。

    可惜造化弄人,机会阴错阳差的被自己错失了,以后还会再有机会吗?王小娘子患得患失起来。

    “今日之事,我看你便不要对你父亲说了罢?以后的事情,还是我看着办罢,你就不要多想了。”方应物又吩咐道。

    王小娘子很言听计从,不问原因便点点头答应了。

    方应物将王小娘子送回了家,便回了自己下榻的旅舍。却在门厅那里看到了王魁,原来王魁已经在这里等候了一天了。

    方应物苦笑道:“王朝奉你这是何苦来哉?若是有事要说,留个纸笺便是。”

    “我是为族兄向你陪个罪,他昨夜委实无礼,还望阁下多多海涵。”王魁无奈道。

    方应物摇摇头,“在下对王朝奉你是没有什么芥蒂的。但在下向来以为,一个人做错了事,就应该负起责任并为之付出代价,那王德也不例外。不过王朝奉放心,在下不看僧面看佛面,心里也是有数的。

    你也不要再劝什么了,在下也有在下的尊严,方家也有方家的脸面,不可能任由别人羞辱而无动于衷。何况吃一堑长一智,对王德不见得是坏事。”

    “那你想怎样?”王魁担忧的问道。方应物对王魁悄悄耳语几句,王魁脸色忽的很是怪异,十分哭笑不得,“你这随便你罢!”(未完待续……)

    ps:吃完饭继续写,开新剧情还要构思细节,下一章更新时间大概在半夜12点到明早8点之间,看个人状态了。在此麻烦大家投票!